无线的痛并快乐着

曾经风光一时的香港无线电视日前关张大吉了,现今提起“无线信号”这几个字,人们的反应要么是网络,要么是手机,已经几乎不会往电视方面展开联系了。但在20多年前,对...

没有燕子没有蛇

学生党的寒假已经开始了,应个景,这次来说说小时候的寒(暑)假节目。 不管是前期的黑白电视还是后期的彩色电视,印象中在有线电视时代来临之前,每逢寒假和暑假...

天天天黑

按:思绪的流量一上来,360护舒宝花王海绵宝宝息壤叠加再叠加也拦不住。嘚啵完了才发现这是一篇炒鸡长的长篇。而我又非常憎恨把一篇文章分好几页的行为,这个自作主题...

泛黄的黑白

黑白电视的时代,本来还有挺多可讲的东西的。但好像再继续下去朋友们的客套话就要用光了,那就集中在一起最后来一发吧。 本来,是打算写写那个年代的娱乐节目的。...

外篇一:门姥姥家的三天

1987年很快就过去了,小学一年级的生活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考完试之后,问题来了。 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学是怎样的,反正我上学那会儿,小学考完试之后是不会直接...

完整的歌与零碎的画面

我曾经固执地认为自己小时候是不怎么看电视剧的,但静下心来一回想,发现回忆竟然会像烂海带一样一串串地拽不到根。其实很大一部分是靠主题歌想起来的,而且只能想起主题...

啊哦,野猪拉屎了!

正愁标题咋起呢,老友gelemon自投罗网。 这次说说另一个印象深刻的时间——18:30,这个时间属于《米老鼠和唐老鸭》。 每个礼拜天,一集。这版是央...

从十点十五说起

按: 怀旧病又犯了。 一直很怀念没有互联网乃至没有PC以前的生活。当然,只是没卵用的怀念而已。 所以就有了这个系列。正好可算是网络系列的前传。 头几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