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自传(一)

——怀念我混猫扑的日子

PART1

俺叫太史慈。俺家在东莱。俺家那块除了一种很会装B的青蛙之外,没有别的特产。

其实,俺这个名字还是很有来历地~~~听俺爷爷说,俺家的祖上其实是司马迁大大。没错,我承认你们的质疑有道理,但是俺可不是仗着祖上的光在骗吃骗喝那号人。先祖是阉人没错,可是他可不是生下来就没有小JJ的,那是被姓刘的他们家的人砍下来的,所以,俺们家是他老人家年少时留下的一脉。后来,俺爷爷的老爹,因为嫌自己的爷爷是太监,就让人以“太史家的三少爷”来称呼他,他本人也貌似以“太史”二字为荣,到他有了孩子的时候,就擅自用了“太史”作为俺爷爷的姓,也因此被逐出了司马家的门强(当然俺们太史家的家谱写的是俺太爷爷立了功自立门户云云,其实那个官是捐来滴)。所以,就算河内伯达想认俺这个叔叔,俺还不想认他哩!

至于“慈”字就是另一番丰功伟绩了。俺家这边有个规矩,小孩出生的7天之内得找个有道之士沾沾运气,俺们家这一亩三分地地头上最有名的就算是“北海神童”孔融孔稳举了。算起来,老孔家跟俺姥姥家沾点亲戚,所以他只跟俺家要了25两出场费——别的人家价格是40两哩!那年孔融13岁。后来俺跟宫紧说起这事的时候,他竟然说他13岁的时候出场费是500两!!也难怪,国家承认的职称跟民间自封的就是有差距啊!孔融这小子还算有敬业精神,做戏做了全套。他把俺举在头上围着俺家锅台转了两圈。可是那个时候俺不干了,就“嗞”了一声,弄了稳举一身。这小子要报复,就提议给俺起名”嗞”。俺娘也是念过两年私塾的人,死活没让。她说得也比较有技巧,说名字里带口的,长大了容易犯口舌之争,就提议把口给换成心。于是众人皆欢。

长大了之后才知道,娘她最爱吃酱口条,但从来不吃猪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已有2条评论

  1. 不分段有乱码

  2. 莫非是传说中的东吴太史慈穿越时空到了现代??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