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自传(二)

PART2

怀念我混猫扑的日子

俺“青年”时代的故事没有什么太精彩的地方。仗着姥姥家有点势力,俺混上了个县委副秘书长的职位。这个位置很吃香,没什么太累的工作,只是每天收发点文书、送送文件什么的。当然,眼红这个职位的人也不少。平日里俺也少不得跟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他们一起分分赃、嫖嫖娼、洗洗桑什么的,联络感情嘛!能混到这个位置上,俺当然不是一无是处,当时俺可是号称东莱第一贱手的。俺对射箭可是相当有研究。在家里的时候俺一般用弓射没尾羽的筷子做练习,射俺家的那条老狗。最后俺可以做到百步之外说射PY绝对射不到JJ。后来俺哥们老吴说俺家的那是条母狗。

不过后来一次意外事件让俺在山东地界上出了名。某天,俺陪着县人大黄主任以及县委书记一起出差去徐州调研学习。晚上,俺们一起去徐州首富糜氏兄弟开的靡靡之音夜总会叫了几个小姐,听着当地著名歌手小环环的秀。夜总会老板糜老大,就是那个叫猪的,还特意送了一瓶从大食走私过来的极品葡萄酒给俺们,因为他想做走私怪蛙到邪马台的生意,想在东莱当地找几个合作伙伴,当然得先把俺们照顾好了。不巧的是当时的青州太守的小舅子,就是后来徐州公安局局长草包大人的老爹当晚也在靡靡之音happy,点名想让环环小姐出台。谁知道黄主任是环环小姐的铁杆歌迷,见状二话没说直接跟俺要了弓箭,抓起炉子上的一根烤肉钎子直射曹大人的pp。他又没有炼过,当然射不中PY了。

当晚曹大人吃了个闷亏走了,但他转过天回临淄后就借用枕边风黑了俺们一道。他怂恿太守大人写了一道关于东莱地区未能认真下发和贯彻学习合进大将军在两个月前发表的题为《团结士林,提倡学风,创建歌舞升平大汉》的重要讲话的检举信,着人连夜快马送往洛阳。这下乱子可大了。州里给拨的学习用专项经费已经被几个主要领导,在纪念孔子诞生666年的大会后的工作餐后扔骰子败光了,哪还能组织起什么学习。所以俺们决定拖他们下水。黄主任迅速起草了一份《关于 “青州政府无视中央政府三令五申,对青楼老板强行追缴5%个人所得税,导致青州经济萎靡,商人收入降低,朝廷官位需求下降、国库空虚”的若干问题的调查报告》,由俺骑着县委书记的宝马连夜赶回东莱加盖公章,之后又由俺单人快马赶奔洛阳。

俺是跋山涉水啊,是翻山越岭啊,终于被俺在大汉最高检察院门口遇到了青州使者。什么?俺怎么知道他是青州的?没看到他穿着青衣服么!!这小子明显比较缺心眼,连门卫要小费都没看出来,被拦在检察院门口至少3个时辰了。不过这正好便宜了后岸上的俺。“哥们,咱不让你进去呢?”“我也纳闷呢。”“484 你文件上的印盖偏了?”“没可能吧,你帮俺看看。”俺趁机抽出了平素用的修脚刀,那哥们觉得周围氛围不大好,就闪出了一丈左右,远远的看着。“你看你看,你们的印鉴就是有问题嘛!!”——其实俺不过是用刀在原来红色的印的地方来回蹭了两下,印的上方就一片乌黑,什么都看不见了。这可真是把宝刀啊!那哥们也还没有笨透腔,也知道他上了当了。便要来跟俺拼命。俺大喝一声,“你上啊!反正你也快没命了,俺就当被鬼压了!”“今汝遗书,杀慈则必死,若同返索印,或有存之道焉。”嘿嘿,这缺心眼的哥们还真信了俺的一番胡诌,乖乖滴跟着俺往青州返。因为同路,俺们晚上一起在一家中等旅店投宿。俺发现这个地方闹老鼠,几乎每个房间里都有一小盘装着泡了老鼠药的花生。俺就趁着他去更衣的时候,把他房间那一小盘倒掉,换成了俺随身带着的,泡过“我爱一条柴”的蚕豆……

结果,俺当然很顺利的摆脱了这个哥们,反身回洛阳,递交了俺们的小报告。有了糜猪这个土财主支持,案子处理的是异乎寻常的快。40天之后,俺们的小报告终于有了结果。朝廷判了青州太守一个违反上令,降俸五百担,调做交州刺史的处分。随后又发布政令,所有青楼妓馆的营业税上调7%……但是青州太守做了那么多年,朝廷里的一点关系还是有的,俺们这没下发何大将军文件的事终于也没有捂住。领导们居然秘密开会,打算让俺去背这个黑锅,非要俺去自己承认把帛书当了擦脚布以致上情无法下达。俺心说就那破东西,俺擦屁股的时候还觉得硬哩!不过既然领导都说到这份上了,俺总是得有点当小弟的觉悟的,揣上银子和假路引,俺走水路跑路去了辽东。

俺还在海上飘着的时候,大将军合进被干掉了。

那一年,俺21岁。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