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自传(三)

怀念我混猫扑的日子
Part3

还是再说说孔融。后来的人每每提及他,就会称赞他让梨的故事。但事实上跟孔融一起聊天,一旦聊到这事,他就不停地摇头,嘴里说:“我那时真傻,真的。”关于这梨的故事,也真的就有不同的版本。

官方正式版来自孔融的老娘:“俺们家融融,从小就懂事,他四岁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虽说俺家还算比较有钱,可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梨这个东西虽然在咱青州地界不算希罕,可那客人给咱家送的可是东瀛走私来的进口货。咱家是名门之后,老老小小的40多口人呢,那四斤梨拿了几个给俺公公,就想给俺家那几个小小子分一下。哎呀俺家稳举那个懂事啊!他那几个哥哥都挑大的,就他挑小的!”

但是他老爹的版本就有不同:“稳举啊,从小就老实,这倒霉孩子打不过他哥,甚至也打不过他弟弟,窝囊啊……他四岁那年,眼瞅着大梨被他兄弟抢走了愣是不敢吭声啊~~”

当日一手负责洗梨侍奉客人上梨的翠花小姐的描述是这样的:“那批梨从东瀛过来的时候,大多都烂了。越是大的烂得越快。俺不得不把烂掉的部分剜掉。俺也算小心了,尽量把没烂的一面朝着人。稳举少爷从小就不老实,他从俺胸前挂的银锁的反光里看到了最小的那个梨没烂,就先嚷嚷着把大的让出去了。”

《商人周角回忆录》里则是这么描述的:“那天走得晚了,到孔家庄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才想起来除了合同没带点什么礼物。人家老孔家可是世家,不带礼物怎么行!俺们兄弟几个就凑了二钱银子,在孔家庄外面的农贸市场买了人家收摊之前的几个梨带过去。要不怎么说孔四少爷鼻子灵呢,他老远就闻到梨大部分烂了。四少爷眼光也好,一眼就看出了最小的那个一点都没坏,就抢着把梨让出去了。”

后来俺跟孔融也很熟了,有一天晚上俺们在靡靡之音喝高了,他亲口给俺讲了所谓“让梨”的典故:“虽然俺只有四岁,但是俺知道他们是跟俺家一起贩私盐的.他们是俺们家的重要客户俺这个神童当然知道轻重了.虽然俺看出了他们带的梨就是从俺家门口王二麻子那买的——俺当然知道了,成天去偷能不知道么!王二麻子人长得不怎么样,梨可是真甜。越大的越甜。”说到这里,稳举忍不住泪流满面 :“都是俺家家传的那本《霸王百科全书》孤本害的,上面说什么甜的东西吃多了会得什么‘糖尿病’,俺知道拒绝客人的好意是不礼貌的,不得已挑了个最小的吃。结果呢:现在弄了个‘大未必佳’的名声。你知道我现在这个县长当的多么辛苦么!成天有人找我沟通感情啊!我要是真得了糖尿病,哪还用现在这样整天喝酒吃肉,青菜豆腐是多么惬意的生活啊!!”俺看看他手上端的文景特酿女儿红,只能撇撇嘴。

稳举当时在做北海县县长。由于他的名声还不错,再加上俺们青州这一带向来有走私和贩私盐的传统,故而北海的官库是颇有几陀钱粮的。这就引起了社会上最大的非法传销组织“黄巾军” 的注意,他们把罪恶的黄手明目张胆地伸向了北海。

还是得说点题外话,黄巾军其实一开始是生产女性卫生用品的正当企业,同时也是张角他们家的家族企业。朝廷在开始的时候对黄巾军的发展是不闻不问甚至是鼓励的态度——因为有税收可以拿么!可是日子一长,广大人民群众纷纷以在朝堂做官为耻,以在黄巾军发展下线为荣。这下皇帝可坐不住了,因为他手上的官爵立刻成了滞销商品,皇庄告急!要不说人家怎么是皇帝呢,就是聪明!他发了诏书,主要说了这几点:第一、黄巾军和“黄天牌”的宣传手段和销售手段是非法的,是邪教的,限期立刻整改。第二、我大汉王朝尚黄色(注:周以火德灭纣,秦以水德灭周,汉以土德灭秦。土色黄。),黄巾军悍然使用国色作为妇人秽物之容器,实在是生可忍熟不可忍!限期全国各大商场、超市立即将黄巾军产品下架。同时,朝廷推出了“苍天”系列个人卫生用品,欢迎广大市民选购。

张角立刻就怒了,他手下怎么说也有了数十万的下线,怎么可能说放就放!便揭竿而起,喊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虽在架子,天下大吉。”的倾销口号,强行组织非法武装,往各个地区的超市商场强行送货。

自从张角起兵,俺就偷偷地从辽东回到了青州。毕竟现在全天下关心的都是朝廷反暴力倾销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跟俺们东莱领导班子有矛盾的省级领导都因为镇压黄巾军不力被发配到交州摘椰子去了,谁还有功夫搭理俺这个犯了P大错误的小官?回来以后,原来的领导对俺真够意思,给俺挂了个东莱县防外星人办公室(防人办)主任的虚衔,整天吃吃喝喝,好不快活!直到有一天,俺的远房亲戚稳举找人稍口信过来,求俺这个青州第一贱手去帮他解围。

相关链接:
太史慈自传(一)
太史慈自传(二)

已有3条评论

  1. 不错不错
    继续继续 :em44:

  2. ………..看看下回又糟蹋谁…

  3. 你也算熟读三国了,下面该谁出场还不知道么! :em18:

  4. …..下个出场的按顺序应该是袁熙…..
    你Y不厚道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