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重读古龙之《大地飞鹰》

没去过拉萨的郑钧写出了《回到拉萨》,一举成名。
没去过拉萨的古龙写出了《大地飞鹰》,江河日下。

飞鹰

文中多次提到大地无情,那么,地上的飞鹰又是什么意味呢?在《九月鹰飞》的时代,鹰是猎狐的,狐即肥肉;而到了大地飞鹰这里,强调的并不是飞鹰,而是无情的大地。鹰是强者的标志。在无情的世界里混出来的强者,怎么可能是仁慈之人呢。
卜鹰为了引吕三出洞,自己假扮猫盗偷自己的黄金,杀起自己人来毫不手软。他与吕三、班察巴那根本是一路人。俗称枭雄。
本书的后半部分,古龙把卜鹰写丢了。这次很可能是故意的。因为主角小方始终把卜鹰当作好朋友,可事实上卜鹰很可能与吕三、班察巴那一样,都是枭雄,也跟他们一样在利用小方。卜鹰跟班察巴那看似一伙,实则未必,起码后半部分黄金的去向就很可疑。心甘情愿也好,两肋插刀也罢,小方对卜鹰充满了敬意。不出场,大家还可以维持友好的关系,一旦出场,可能所有美好都将不复存在。
古龙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格外心软。破天荒地提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儿子,所以我想最后不写卜鹰,可能是为了保留一份温情。

丝缕

大地飞鹰这本书的背景很牛的。古龙这边只开了个头,那边电影的改编权已经卖出去了。所以除了老年古龙常有的怀念楚留香、陆小凤、沈浪、叶开的日常之外,大地飞鹰还提到了一些有的没的。
卜鹰这个名字,在古龙最后的遗作《猎鹰·赌局》(生前未出版)中再次出现。主流认为二者并不是同一人。我觉得这并不重要。即使是一个代号,青壮年版的与老年版的也完全可以有不同的心态。
《猎鹰·赌局》中的卜鹰拿了一把刀,名叫“小楼一夜听春雨”,众所周知,那是《圆月弯刀》中魔刀的名字。
班察巴那是本作中最有魅力的反派。而在《九月鹰飞》中,班查巴那则是“爱欲”的意思,是魔教天王东海玉箫的代号。
还有个叫卫天鹏的龙套,在《九月鹰飞》里同样是龙套。

我有个猜想。这时期的古龙玩电影为主,在这部电影里他有意跟《九月鹰飞》产生强关联。这样,能够掩饰他经常把人写丢的弱点。不管在哪部,先弄个名字。以后拍电影,随便扯个名字就能拍,反之,电影里出现的人也可以再写外传小说丰富背景。
这不就是迪士尼的漫威大法么!
可惜古龙死的早,大古龙宇宙也永远无法自己的验证存在。

被动的浪子

这部书的主角是小方,方伟。
小方的女人缘很好。先后遇到了阳光、波娃、苏苏和齐小燕。
可惜,阳光是卜鹰派来麻痹小方的,波娃是班察巴那的人,苏苏是吕三派来的,齐小燕是独孤痴手下的杀手。都是女人倒贴,小方从来没主动过。虽然都动了情也上了床,一个二个也都作依依不舍状,可古龙的世界里,女人终究是不可信的。
比较难能可贵的,小方比萧十一郎之类的前几任好在,没失踪过。镜头始终以小方的视野为主,自我中心派。而且小方也是诸多浪子之中最自信的一个。
只不过他处于两个牛B人物斗法的中心,智商没人家高,只能相信手里的剑。
玩技术的还真就不怕玩资本的。

神秘的结局

本文的最后,班察巴那匆匆死掉,吕三活着,卜鹰生死不知。一个结尾写得跟没写差不多,却又不像《白玉老虎》那样戛然而止。
说好听点儿开放式结局,说不好听的,又烂尾了。
烂尾这事儿干得多了后,古龙算是玩出心得了。
这个时候的古龙,力有不怠,已经无法驾驭两个枭雄的勾心斗角以及主角在二者之间的摇摆,真的是老了。

已有4条评论

  1.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2. 古龙后期日日买醉,写书也更加云里雾里。

    1. 古龙的巅峰期太短,早期作品和后期作品都不好。

  3. 我读金庸但没读过古龙,因为对他那种跳跃的文风不习惯。
    最近我们单位搞什么英雄榜,我莫名被冠以为沈浪,于是查阅了一下资料,发现这个人设还挺有意思的。

    1. 千万不要因为好奇去读《武林外史》,那部书风格还没形成,写得挺乏味的。

  4. 《大地飞鹰》应该是我读的第一本古龙小说,那还是在很多年前,那时的我还在读小学(最多不超过初中二年级)。暑假回乡下亲戚家玩,在一个废弃的谷仓里找到的,只有上集,故事情节早就忘了,只记得有个人物叫卜鹰。

    1. 经历差不多,小时候没头没尾的故事都没少看。下集里卜鹰消失了。

取消回复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