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都静默周记(下)

9月13日(二),静态第15天,开学第8天,居家办公第8天 上午开始,西岗区、甘井子区的数个小区,紧急封闭。因为西岗区出现一例混管异常。该管中包括一位医大一院护士,家住甘井子某小区,被派往西岗区一个测试点援助核酸测试。 所有接受该护士检测的人都再次被封回家里。 至晚间,警报解除。 虽然沙区白天允许外出,但是晚上还是有人把守的...

恶魔城2:诅咒的封印

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大概是在1994年的寒假。当时搞到一盘质量非常高的合卡,里面就有这个游戏。 当时我废寝忘食地打了两个白天,然后就因为“玩不下去了”而败退了。 恶魔城这个系列声名显赫,但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现在这种模式。开创性的恶魔城一代引入了鞭子、副武器、心、各种各样的恶魔敌人,以及斜四十五度楼梯结合密特罗德式...

瘟都静默周记(中)

9月6日(二),静态第8天,开学第4天,居家办公第4天 三天一次的出门卡可以用了。地图上看,沃尔玛离我家刚好1000米。 本来应该老婆开车去,但上午有邻居反应说,沃尔玛的地下停车场不让用了,马路边倒是随便停,但是电子眼却没有因为疫情而瞎掉。 为了多搬点东西,只能是我出动了。这也是本人自9月1日以来首次离家500米以外。 离家前特...

水浒传:天命之誓

光荣版水浒传是一个本人一直很向往却屡屡擦肩而过的游戏。 最早看到介绍是在95年的一期电软上,当时攻略里的一句话至今言犹在耳:“鲁智深拉了几个烂人,连李瑞兰都给分了40个杂兵。” (P.S:各位还记得李瑞兰是在什么时候出场的吗?我小时候刚好有这两回的小人书,对这个婊子印象很深刻。) 在1995年秋天的市场上,我兜里揣...

瘟都静默周记(上)

经历了2022上半年,本以为“瘟都”这个外号要被魔都抢走了。没想到她用实际行动捍卫了我这张“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的乌鸦嘴。 就像你们所知道的,2022年8月30日起,这座城市“静态”了。目前,静态期已经延期至9月11日,所以周记应该是两篇。我也衷心地希望只有两篇。 鉴于爱记日记的都没有什么好结果这一事实,我只写官方的和我...

忍者龙剑传:巴

最近单位属实有点儿闲,有点儿飘了,觉得自己又行了,便挑战了一下童年时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忍龙。 这是一款在红白机历史上有举足轻重地位的系列作品,也是脱裤魔公司没学会脱裤以前的代表作。无论讨论红白机最难游戏、最佳音乐游戏或者最佳画面游戏,都会被提及。 以我玩硬核游戏的水平来说,用“不可能”更准确,加个“太”字是...

钟楼

去年11月开始,搞了个小发明。窟窿越搞越大,时间耗费很多。差不多到上个月才出来个结果。 以至于大半年的时间都没怎么好好玩游戏。 目前功能实现得七七八八了,游戏时间可以继续了。 知新篇就是要探索没玩过的游戏。名单上面的名作又以SFC为最多,一点一点来吧。 说起恐怖游戏,其实俺跟很多朋友一样,接触的比较晚。摸过第一个...

每夫吐槽(076)

新来了个小孩,应届毕业生,2001年的。这是我的第一个00后同事。 这帮孩子不大会用键盘,这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想到这孩子生疏到这个地步——入职第一步是登录内网激活帐号改密码。一个12位的大小写字母数字特殊字符混合的手写的初始密码,除了一位上手写的k和R分不太清,另一位上大小写的C不太确定以外,其余部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也就是穷...

家长会之后会无期

小学阶段最后一次家长会果然就像是汤尤杯3:0之后还要打的后面两场,各方都无心恋战。 先放一段校长的录音,这显然是统一要求的。听校长三句话不离学校夏天的改造项目,就知道并不是针对六年级的,没啥用,开机,写代码。 校长的录音大概放了10分钟,班主任讲话。 跟过去一样,照例是先感谢这感谢那的,不同的是,时间状语从“这个学期”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