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疫情叒过去了。有道是事不过三,被冷链这同一块石头绊倒三次,也是没谁了。 为此,我决定放弃协弃市这个令人费解的名字,改为更贴切更响亮更直抒胸臆名字——瘟都。 瘟都的这波疫情是从11月4号从庄河开始的。庄河这地方名义上归协弃管辖,实际上离的非常远。庄河市区离瘟都市区有170千米,其北部山区还要更远。 瘟都人眼里的瘟都就只有市区加旅...

16th anniversary

十六年了,小龙女都该爬上来了。 去年的时候,想起了纪念日,但因为是整数年头,故意没写。 前年是真忘了。 距离公司断网差几天满一整年。 经过一年的磨合,基本上实锤了:不摸鱼就是没法玩博客。 这一年里,更新的方式发生了剧变:整理素材都是在晚上纯靠脑细胞。 但是花白的鼻毛、日渐坚挺的颈椎和光速减退的记忆力无不在耳提面命...

重温老片《黑太阳731》

本片凶名赫赫。对一向荤素不忌的我来说,这是绝无仅有的童年阴影。 大约也就是1989年吧,我们班主任老师就在一次课间对我们说:“电视报上报这个礼拜X协弃台会放《731》,大家能看的尽量跟家长一起看一下,看看当年的小日本有多么残忍,对比一下我们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 谁叫咱种花家莫得分级制度呢,这部明明是香港电影分级改制后...

每夫吐槽(068)

过去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往github提交代码都是失败的。只当是大强发威,反正也没什么紧要代码要提,就一直没当回事。我甚至一度错误地认为,Github是不是终止了对于svn的支持。直到前几天补读RSS,发现某条旧闻说Github取消了密码认证,只能用令牌,才幡然醒悟。赶紧创建一个,涛声依旧了。 对不起大强哥,冤枉宁丫的了。 进...

每夫吐槽(067)

十一期过得波澜不惊,所以拖了这么久才写。 1号回我妈那里。下午两点多,正喝酒呢,臭宝的小伙伴小紫的妈妈跟老婆大人联系,说之前定好的3号的久石让音乐会的票没拿到,只能搞到1号的票,问我们晚上有没有问题。并且小紫的爸爸中午才下飞机,比较疲劳,能不能由我们家出人带两个孩子去。 人家请你听音乐会,改个时间或者说带孩子这样的小事当然不能推...

dokuwiki “Hogfather”与 Icons Plugin冲突的解决

dokuwiki在2020年7月份升级了一个大版本,"Hogfather"。这个版本的更新与我一直使用的icons插件产生了冲突。具体的现象便是,在编辑画面,点击icon按钮后,弹出的窗口中只能显示tab页标题,里面的图标一个也显示不了。 去年8、9月份还能摸鱼上网的时候,隔三差五就去插件官网查看解决方案,然而这个插件的作者就像死掉了...

重温老片《替身演员》

这次主要为了怀念上个月去世的法国艺术家——让-保罗·贝尔蒙多先生。 贝尔蒙多活跃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本不应该跟我这个年龄产生什么交集。但中国有个神奇的东西叫“译制片”,这东东从上世纪的八十年代风靡到九十年代前期,从我大爷那样的40后到我这样的83前,对于译制片拥有共同的回忆。而贝尔蒙多先生恰好是法国译制片中的一...

天降祥瑞迎国庆

刚过零点,一阵如同拆迁活动板房般的叮叮咣咣声从窗外传来,耳机里动画的声音都盖不住。 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天降祥瑞啊! 过了20分钟左右,冰雹停了,风雨仍旧很大。我再不管自己家的车也不能坐视了。去停车位置一看:天窗没碎,半夜视线不好看不清楚车顶,但隐约有两个大坑。前机关盖上十处左右的小坑。两侧车门上也有三五个坑。最惨的是风挡玻璃被撞碎...

电光光,心慌慌

上次在吐槽回复里说协弃就不应该跟省里一起玩。这波停电风波就光速证实了,说猪队友都算褒扬他们了,那就是一群猪。 问在电网工作的朋友。他说:“辽宁缺不电不清楚,但协弃肯定不缺。” 因为我们协弃市是有核电站的,各种原因造成目前核电站的产能一直都没充分发挥。而核电以外的保留的火电,早就改造成了烧油的,也不怎么受煤价影响。只是上级统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