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70)

进入2022年,原来的部门拆分成了两部分。几个项目经理和管理人员变成了营业部,归日本那边遥控。原来的部长一直待在日本,上周五下午,营业部召开年会。 要求全体参加,所以被遥控的几个人必须开着视频会议,看那边聚会吃吃喝喝。 谁知,塞翁失马,三份大奖中的两份花落这边。 唉~~~某大型超市的5万円购物券。括弧位于日本东京都的大型超市扩死。...

家长会之李代桃僵

这个期末考试,臭宝考得比较田忌赛马:最好的数学最差;比较好的英语最好;最差的语文一般。 所以也找不到角度批评她。 数学没考好的原因可能是考前最后一次实卷测验,全班3个满分有她一个,被老师表扬后飘了。 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的丈夫1月8号从天津出差回瘟都,然后她一家三口就被居家隔离了。开始说14天,19号凌晨发现两个天津回来的学生...

向WordPress的后台文章列表中添加按标签过滤功能

这个功能是最近开发插件的副产品。作用是在后台的文章列表里增加一个下拉列表,选中后再点击旁边的Filter按钮,可以通过标签对列出的文章进行过滤。效果见截图 实际意义并不太大。因为这个方案的缺点很明显:一次只能过滤一个标签;并且使用的标签比较多时,下拉列表并不是很容易找到过滤项。 我猜这也是WP没添加这个功能的原因。 阅读下文时...

2021读书记录

本年度读书38本,超额完成了去年定下的小目标(35本)。总页数更是比去年提高了2500页,小有成就感。 其中18本是实体书,这从学生时代结束后还是第一次。 主要还是得归功于工位断网。毕竟现在的摸鱼时间除了睡觉就只能看书。 今年没有看什么特别大部头的书。最长的一本书是李天飞的《万万没想到》,但是这种文学评论读起来飞快,毫不费力。...

每夫吐槽(069)

12月9号,臭宝复课一周后,之前被暂停的疫苗接种计划重启。流程跟疫情前通知的差不多,只不过从六年级断后变成了六年级打头阵。这样起码时间不像上次那样“等通知”了。 学校怕早高峰交通不便,特意把这第一波出发的时间定得特别早:所有学生7点前到校,7点10分准时出发。同时家长要在7:30前自行前往打针的地点前集合。 怕早上打车困难,提前跟闺...

情怀不是你想卖,想卖我就买

我们这辈人,早已是被卖情怀的重灾区。儿时候熟悉的形象都在翻着花儿地想办法刷存在感,有能力的出新电影续集前传,没能力的就搞什么重映版重剪版修复版。 什么叫美国的变形金刚、忍者神龟、特种部队、真人快打,什么叫日本的吃豆人、城市猎人、机器猫、街霸、三国无双、口袋妖怪,什么叫欧洲的蓝精灵、丁丁,什么叫国内的黑猫警长、天书奇谈,甚至李雷和韩梅...

苦难的终结和延续

下面全是真事儿,但你们不妨当成笑话看。 奶奶家的房子,小学是重点,但初中就不是了,所以并不是特别抢手。 三年前的公元2018年秋天,我二姑的外孙女还有一年就将上小学。表妹也动了学区房的心思,她以为两个舅舅都同意了,会很顺利。 但她此时完全不知道这套奶奶留下的房子没法【直接】过户到她那儿。 先说说这房子的过往:60年代我爷...

C’est la vie

疫情叒过去了。有道是事不过三,被冷链这同一块石头绊倒三次,也是没谁了。 为此,我决定放弃协弃市这个令人费解的名字,改为更贴切更响亮更直抒胸臆名字——瘟都。 瘟都的这波疫情是从11月4号从庄河开始的。庄河这地方名义上归协弃管辖,实际上离的非常远。庄河市区离瘟都市区有170千米,其北部山区还要更远。 瘟都人眼里的瘟都就只有市区加旅...

16th anniversary

十六年了,小龙女都该爬上来了。 去年的时候,想起了纪念日,但因为是整数年头,故意没写。 前年是真忘了。 距离公司断网差几天满一整年。 经过一年的磨合,基本上实锤了:不摸鱼就是没法玩博客。 这一年里,更新的方式发生了剧变:整理素材都是在晚上纯靠脑细胞。 但是花白的鼻毛、日渐坚挺的颈椎和光速减退的记忆力无不在耳提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