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看不练的嘴把式

这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 家里没买彩电前,对于体育节目的记忆是极少的。 横竖也就一个88年奥运会本约翰逊喝药的事记忆比较深。 再就是本地姓焦的焦岩峰老湿主持的《体育大观》栏目,每周四晚8点大约40分钟的时间,持续了好多年。那个时候只有四个台,也不知道别的地方台是不是有这么早的体育专题节目。焦老师的节目品味还不错,连很多马术啊皮划...

在刀光剑影里煲汤的失忆人

这次接茬说电视剧。 我自己也意识到用家里的黑白/彩色时代做分割非常之不科学,上次好多朋友说的我没写到的片子,其实都是要在这篇里写。 我能猜出来朋友们会提出“怎么没有XXX”这样的问题。先统一回答了:如果是89年以前的电视剧,我在《完整的歌与零碎的画面》篇里回顾过了;如果是喜欢在假期里播放的电视剧,在《没有燕子没有蛇》篇里也回顾了;剩...

外篇三:永不消逝?的电波

我这人记事早。现在保留的最早的记忆是在1983年,不到三周岁的时候。本来我爸妈结婚后本来住在奶奶家,虽然家里还有两个姑姑,但地方也还够用。 但恰好我爸单位要分房以及二姑要招上门女婿,我妈当机立断在市郊租了同事一间偏厦子,一来厂里下来调查居住情况的时候可以秀悲惨,二来也是为了避免跟二姑产生矛盾。 后来听我爸讲,那地方我们一共也就住了不...

朋友,听说过VHS吗?

不是VHF,不是HIV,不是SUV,VHS是JVC推出的录像带格式,据说当年也是战胜了索尼和飞利浦之后才独霸的市场。反正从我懂事起,就没见过索尼和飞利浦的产品。 VHS是录像带格式,与之对应的当然就是VHS录像机。准确的说,VHS放像机。 “录”像机不怎么多见,更多的人家所拥有的是“放”像机,又叫单放机,因为市场占有率太高,也被...

外篇二:姐夫哥家里有有线

我妈家这边是个庞大的家族——老妈兄弟姐妹六人。大姨家的大表姐是下一辈的老大,所以表姐夫有一个班的舅子,两个亲的,五个表的。我是最小的那一个。 在九十年代,各个家庭间关系还是非常融洽的。 表姐夫当时也算年轻有为,结婚之后不久就分到了福利房,那房子地脚很是要得,要卖二手房的话现在最少要2w起。 90年下半年俩人决定要孩子,表姐常年...

世界那么大,不看不知道

拖延症啊!这一拖就是一年。这次的话题是小时候的综艺节目。 之前,贝总说AV台不懂综艺,她是对的。可悲的是我小时候,除了握有大把资源的央视就没谁玩得转综艺了。 《正大综艺》 在幼年的记忆里,提到综艺节目,第一反应必须是《正大综艺》。正大综艺60%的功力在杨澜女士身上。我坚持认为,杨澜之前的节目主持人都只能叫报幕员。国内(可能)是...

无线的痛并快乐着

曾经风光一时的香港无线电视日前关张大吉了,现今提起“无线信号”这几个字,人们的反应要么是网络,要么是手机,已经几乎不会往电视方面展开联系了。但在20多年前,对电视机+天线构成的系统来说,自身的质量只是内因,信号的强弱才是直接影响收看效果的最重要的因素。 信号的传播在当年靠的是电视塔和转播站。80年代末,大连在劳动公园旁边的绿山上修了一...

没有燕子没有蛇

学生党的寒假已经开始了,应个景,这次来说说小时候的寒(暑)假节目。 不管是前期的黑白电视还是后期的彩色电视,印象中在有线电视时代来临之前,每逢寒假和暑假,地方台和AV都会为小朋友们“精心准备丰富多彩的假期节目”。AV台的大约是每天8点半开始,到10点半结束;辽台是中午;大连台早期是晚上五点,后期上午也播。 少儿频道分出去之前...

天天天黑

按:思绪的流量一上来,360护舒宝花王海绵宝宝息壤叠加再叠加也拦不住。嘚啵完了才发现这是一篇炒鸡长的长篇。而我又非常憎恨把一篇文章分好几页的行为,这个自作主题里还特意废掉了分页功能。长就长吧,请忍受或换台离开本页面。 1989年初秋,大表姐给俺娘打电话,说能弄到外贸的彩电名额。于是我们家的电视升级成了一台带遥控器带防爆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