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他无计,去便随他去

——重读古龙之《英雄无泪》 歌女的歌,舞者的舞,剑士的剑,文人的笔,英雄的斗志,只要是不死,就不会停止。 说完这句话,古龙就被砍了。 按照出版时间,这部作品是古龙被砍以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同样可以算作是他最后的名作。 《英雄无泪》类似《拳头》,可以看作是《离别钩》的衍生作品。但是除了开篇提了一句杨铮,后面跟离别钩的关系...

何年劫火剩残灰

——重读古龙之《碧血洗银枪》 这是部短小却不精悍也不无力的量产型古龙作品。 故事说的是“碧玉山庄”公开招女婿,庄主邀请四位后起之秀前来面试。这四位参加面试前自己先小聚了一下,喝了顿酒,一下子被毒死两个,重伤一个…… 红叶 沈浪->精神继承者李寻欢+私生子阿飞->李寻欢的徒弟叶开+傅红雪->沈红叶。 沈红叶就是红叶公...

香风扑吹红雪

——重读古龙之《天涯明月刀》 古龙自己曾经说过,这部书是他写过最痛苦的一部。这部书堪称是古龙作家职业生涯的滑铁卢。当年古龙创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心求变,夹杂了大量结合散文和诗的笔触。但是读者们并不买账。大量的读者来信惹怒了老熊,他一气之下把一份报纸上的连载给腰斩了。 倒也不奇怪,虽然古龙无论在此前还是此后都夹带过私货,也出现过无病...

南来飞燕北归鸿

——重读古龙之《九月鹰飞》 《九月鹰飞》这部书,是古龙大成期的成熟作品,人物、故事都很完整。但缺点是在众多作品中,不够鲜明。 鹰飞 九月鹰飞这部书,最大的亮点是其标题。或者说对标题的解释。 郭定沉吟着,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去猎过狐?” 叶开点点头。 郭定目光似已到了遥远处,徐徐道:“猎狐最好的时候,通常是在九...

绿杨巷陌秋风起

——重读古龙之《边城浪子》 第一次读是在1997年。当时的印象不深。因为之前先读过了真伪难辨的《边城刀声》和《飞刀又见飞刀》,对叶开傅红雪这两个主角已经有了一些认识,回过头再读就很难代入。而且依稀记得《边城刀声》里有些情节跟《边城浪子》是有冲突的,所以不禁腹诽古龙这个老骗子车轱辘情节骗钱。 20年过去了,当时的情节差不多忘了个干...

多情自古伤离别

——重读古龙之《多情剑客无情剑》 其实小李飞刀差不多是不用重温的。从初一第一次读,到大四毕业,从头到尾捋过五六遍。毕竟老熊的书里,精品的数量其实不算太多。 当年也就是第一本古龙读了这最有名的,算入了坑,如果不是它的影响,后面也真不会读那么多。 多年过去,《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情节依旧历历在目,本来以为是不必再重读,可以直接写感想...

人怜花淡薄

——重读古龙之《武林外史》 无论在当年,还是在现在,武林外史读起来都不怎么能让人产生什么愉悦的感觉。 这部书最大的问题是,脱节。 前一半写的是沈浪和王怜花沉湎于猫玩耗子耗子玩猫的游戏,抓完放了,“好,现在换你抓我了。”特幼稚。 后一半变成沈浪斗快活王,王怜花熊猫儿一下子变成了路人,只剩下在一边喊666的戏份,风格变化太快,接...

欲买桂花同载酒

——重读古龙之《大人物》 这本书非常有趣,如果有朋友想领略一下巅峰古龙风采的话,我强烈推荐这本,它配得上短小精悍的评价。 《大人物》在古龙的所有作品中,是很不起眼的一部。因为它故事一点儿也不曲折,也没什么恢弘的场景,讲的其实是古龙对“江湖”的又一种理解。 但是这部作品又非常重要。因为他的男主角是个长相普通的小矮胖子——...

纵使青春留得住,虚语,无情花对有情人

——重读古龙之《绝代双骄》 当年 《绝代双骄》并不是我读古龙的开端。第一次读是在1994年的寒假,过年之前。那个下午,AV1在播《包青天》之《乌盆记》,我跑去书摊瞎逛,恰好遇到珠海版的质量还不错的盗版卖20块钱一套,盘算着还挺合适,就收了回来。自己连着读了两遍,开学后借给宝宝,就肉包子打狗,再也没见回来。 也就只读过那么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