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飞天德

这是个名字难产的游戏。某些合卡里被叫做《怪鸭历险记》,但被八零后所熟知的《Count Duckula》是另一个来自英国的IP,跟迪士尼可以说毫无瓜葛。另一些合卡里也有直接叫做《唐老鸭》的。但是红白机上另有《Donald Duck》和《Duck Tales》(两作),那才是更正宗的唐老鸭。现在资讯发达了以后,才确定是《狡猾飞天德》...

中国龙

这个游戏我不怎么熟。实际上IGS出的游戏我都不怎么熟。因为我只在1991(五年级)到1995(初二)这个时间段街厅进得多,而IGS却流行在1996年以后。高中时代,学校旁边倒有个街厅,不过里面的机器非常偏科——2台雷电,1台打击者1945II,1台合金弹头1,2台合金弹头2,1台合金弹头X,1台吞食天地2,剩下20多台都是格斗游...

摩登原始人2

最初接触这个游戏游戏是1995年初。寒假快开始的时候,我在北京街旧货市场买了一张4合1卡带。4个游戏良莠不齐,1个比较好玩,1个一般,2个非常烂。本作就是那个一般的。 该游戏发布的时间非常晚,美版在1994年的8月,欧版在1994年的2月,没有日版。美版出的时间点上,日版的红白机都已经停售了,PS都快出来了。加上一些杂七杂...

重装机兵:回归

哈喽,终于轮到若干个小伙伴心心念念的《重装机兵》了。 重装机兵的红白机原版(MM1)是少数几个在内地声望远远高于日本本土的游戏之一。这里汉化所起到的作用居功至伟。 但这个游戏对我来说却不存在任何童年光环,只是一次“一步之遥”的错过。 1996年9月末,学校秋季运动会的Day2恰逢中秋节,所以校领导闭幕式上的废话比较少,...

恶魔城2:诅咒的封印

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大概是在1994年的寒假。当时搞到一盘质量非常高的合卡,里面就有这个游戏。 当时我废寝忘食地打了两个白天,然后就因为“玩不下去了”而败退了。 恶魔城这个系列声名显赫,但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现在这种模式。开创性的恶魔城一代引入了鞭子、副武器、心、各种各样的恶魔敌人,以及斜四十五度楼梯结合密特罗德式...

水浒传:天命之誓

光荣版水浒传是一个本人一直很向往却屡屡擦肩而过的游戏。 最早看到介绍是在95年的一期电软上,当时攻略里的一句话至今言犹在耳:“鲁智深拉了几个烂人,连李瑞兰都给分了40个杂兵。” (P.S:各位还记得李瑞兰是在什么时候出场的吗?我小时候刚好有这两回的小人书,对这个婊子印象很深刻。) 在1995年秋天的市场上,我兜里揣...

忍者龙剑传:巴

最近单位属实有点儿闲,有点儿飘了,觉得自己又行了,便挑战了一下童年时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忍龙。 这是一款在红白机历史上有举足轻重地位的系列作品,也是脱裤魔公司没学会脱裤以前的代表作。无论讨论红白机最难游戏、最佳音乐游戏或者最佳画面游戏,都会被提及。 以我玩硬核游戏的水平来说,用“不可能”更准确,加个“太”字是...

钟楼

去年11月开始,搞了个小发明。窟窿越搞越大,时间耗费很多。差不多到上个月才出来个结果。 以至于大半年的时间都没怎么好好玩游戏。 目前功能实现得七七八八了,游戏时间可以继续了。 知新篇就是要探索没玩过的游戏。名单上面的名作又以SFC为最多,一点一点来吧。 说起恐怖游戏,其实俺跟很多朋友一样,接触的比较晚。摸过第一个...

光明力量2~古代的封印

这又是一款充满了美好回忆的游戏。1995年夏天,受“电软”蛊惑,我去买了盘汉化版的《赌神》回来。自己没玩几天就被死党宝宝借走了。玩着玩着就被他玩丢了。正好我又自己偷着买了MD,他就不知从哪里搞了盘《光明与黑暗4》还我。 事实上光明系列只有第一作叫做光明与黑暗,至今我也没搞清楚电软怎么给算成了4代。这个系列的命名如今早已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