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

陈平是我家以前邻居,五楼居民组长奶奶的孙子。大我两岁。
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多吧,就用真名好了。

1987年,我上小学了。我爸在送我上了一天学之后就不干了。接下来的一周是由当时的无业青年小亮哥来接送我上下学。
一周之后,小亮哥也不干了。

我那无所不用其极的老妈灵光一现就想到了楼上的居民组长奶奶。说,大娘,你看能不能让平平领俺家大致去上学?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陈奶奶就答应了。
于是每天早上陈平哥哥都下来找我,然后让我跟着他一起去学校。
其实最让家长担心的也就只有一条8排道的马路,过马路的时候我还是很老实地紧跟在他的身后;过完马路就各走各的了,因为都会陆续碰上各自的同学。

两个多月过去了。
某个下午,一年级的小孩被野放在操场上玩,三年级的小孩在围着操场跑操。
我老远就看到了陈平跑在他们班队伍的第二排,于是几个加速冲了上去,照他后背一拍,大喊一声:“平平哥!”
然后他就“嘭”地一声倒在了地上,口鼻流血……

我当时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他们班的班主任好像知道点什么,指挥同学把他背医务室了。然后转过头跟我说:“你怎么没轻没重的,不知道陈平鼻子爱流血吗?好在刚才我看了,嘴里的血是从鼻子里呛进去的,应该没事。你走吧!”

放学后我专门等在学校门口给平平哥道歉。他只说是老毛病,没事儿。但是衣服上还是血迹斑斑的。

那天以后我们就再没一起去上学。
所以,每当现在我妈对外吹嘘说“大致从一年级开始就自己背书包去上学”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陈平。

已有3条评论

  1. 恩,童年的回忆总是那么青涩美好!!!!

  2. 老实说,我育红班就是自己背书包上学了, 双肩包,淡黄色的,一直没坏,后来送给邻居小妹了。
    记得椅子好像是各位同学鸽子从各自的家里拿,我的小椅子挺板正,我爸还在上面写了字,怕混了。

  3. 我的育红班上得老有喜剧色彩了。等有空写出来跟你分享。
    我的第一个书包是经典单肩黄书包。学校提倡双肩包,给否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