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宁

王宁是我小学一到三年级时候的音乐老师。叫王宁这个名字的人实在是海量,光我就认识3个。

1990年春天,她参加一个全国的声乐比赛得了个二等奖,觉得是时候活动活动升升官儿了。就通过她当时的老公(当时在区文化局工作)给联系了一堂公开课。

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下午自习都会被拉到音乐教室,练习如何表演好这一课。因为她当时身兼大队辅导员,比班主任老师要高上一点点,而且小学低年级也没什么好争的,我们老师也由她了。
课的内容至今还记得,就是学习一首叫什么什么老师窗前的歌。这首歌并不在当时的音乐课本上,所以连歌词带歌谱完全靠生吃硬记的。所以至今还记得两句歌词:“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每当我轻轻走过你窗前……啊~每当想起你,我的好老师~~”

很吊诡的是,这堂课并没有在我们自己的学校上,而是联系了郊区的某所小学。
那天中午吃过午饭后,就来了辆大客车把全班往旅顺北路方向拉,跑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到了那所小学。然后就是等待,等学校领导,等教委领导。出奇的是领导来了之后还要等——电视台记者。
记者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立刻开始上课。
小家伙们,也包括我,见有人摄像一个两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举手那个踊跃啊。可能是事先背得太熟,场面显得有些假,王宁在上边教了两遍,所有被叫起来唱谱的楞是没有唱错的。更离谱的是她第一遍领唱,下边就已经形成合唱了。
现在想来,不过是为了给她谋资本走个形式而已,但整个形式却走了一个多小时,美其名曰“大课”。

从辛寨子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是4点多了,而我们本该4点20放学的。
回来的路上赶上高峰塞车,回到学校5点半。
进教室之后,王宁站在讲台上眉飞色舞地说:“孩儿们,今天表现不错,真给老师争脸。留意后天的大连新闻,现在放学!”
却浑然没有在意有两个同学晕车吐得惨白的脸。

这是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次因为音乐课拖堂而回家晚;
也是我生命中唯一一次由音乐老师宣布放学。

两天后的大连新闻,兴高采烈的同学们都是背景……好不容易有蟹子同学跳起来举手的镜头,还是个后脑勺。

已有6条评论

  1. 呵呵 没音乐细胞以前就不喜欢上音乐课啊

  2. 我好像一直不喜欢上音乐课~
    小学时候,去抬脚踏琴很积极,但是一唱歌就假装难受,哈哈。反正就是不喜欢唱歌,不过吹口哨了等等习惯我都喜欢。
    初中音乐老师似乎是个男的。
    高一音乐老师很漂亮呢,不过就上过几节课。

    ps:我也有个同学叫王宁

  3. 我也不喜欢上音乐课.主要就是因为这个风骚的启蒙女老师总喜欢叫我们”孩儿们”,觉得她像个老鸨.

  4. 喜欢听,不喜欢唱,所以我也不喜欢上音乐课.

  5. 建议你把flash放到more里面,一早上我都不知道那个网页,在那神神叨叨的,呵呵……

  6. 呃,下回注意.很久不贴东西,忘了flash有声了.歹势!

  7. 你写的是小说吗?
    为什么这么古老的事情还记得???当年有记日记?

  8. 真作孽个 那个歌词。。。挺囧的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