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船长

岳船长是我客户。国家公务员。

岳船长是跟我有深度接触的人当中,级别最高的一个。他是享受处级待遇的国家公务人员。
稍微解释一下。中国的公务人员,待遇是跟级别挂钩的,如果你不到那个级别,就享受不到那份工资和福利。偌大的大楼里,总得有那么一两个人干活儿吧?所以往往给这种干活的人提高级别,以便让他们更好的干活。
岳船长是某方面的专家,确实很有那么两把刷子。处级待遇,就是说他还不是处长,有实而无名。所以称呼他被国家招安以前的头衔“船长”就是大家都能接受的。

说实话这一篇博其实很危险。因为如果长期跟踪本博的话,会很容易推论出这个客户在什么地方工作。而如果真想人肉我的话,说不定会给我安个攻击国家公务人员的罪名。

我尽量不夸张就是。

说实话我们的那个项目确实做得挺烂的。一方面是项目被层层转包拆了个七零八落。总体架构是总包设计的,而数据传输又是另外一个公司在做。沟通起来那叫一个费劲啊……
另一方面公司人员变动也大。这个项目到我手里之前,在公司里我已经有那么七个八个前任了。
再说,在PB上我完全是自学成豺,功能实现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什么容错啊效率啊安全啊之类的,做得是一塌糊涂。

所以每次去北京,我都是头天晚上火车去,第二天晚上火车回。去了就是为了挨岳船长骂的。

那一次,我又挨骂了。跟我们经理一起进的京,然后经理就闪了,送我自己去挨骂。那天要挟的还特别狠:“小王啊,你知道吗?在你们这个项目上我们已经发了好几个文件了,你以为我们的印就是那么好盖的吗?回去告诉你们领导,要是再弄不好,你们是要承担政治责任的!!”

确实,当天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都为了我们总包商的验收进京开会了。验收就是走个形式,因为我们这块儿没用上,竟然也能通过了验收了。晚上是皆大欢喜的宴会。我和我们经理为了搞好关系也硬着头皮参加了。
我拼命为领导挡酒的样子让岳船长看到了。他走到我跟前拍拍我,说:“小王啊,其实吧,你们那个系统,也不是不能用——但是吧——你知道为什么用不起来吗?”
我硬着头皮说:“部里的要求跟地方的要求不一样。”
岳船长笑笑说:“果然是干活的啊,光从业务上想问题。我就跟你说一句哈,你们这个东西啊,拖的时间太长了——我负责用,但是我不负责给钱啊!”

也就是因为这句话,后来经理找我,我也死活没回过国内项目。
而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政治责任究竟是个什么责任。

挺没劲的吧?
其实记录这个人的意义在于,就是这次出差回来之后,才有了本博及第一篇博文

从06年开始,变得有点儿不好写了,因为有趣的事基本都已经记录下来了。

已有5条评论

  1. 前半截就像看杂志 《东方少年》。后几篇,如你所言没有好玩的东西了

  2. 明天的故事比较有趣,敬请期待。

  3. 还周末放假不写啊。。。

  4. 博主在中间谈话中提及政治责任,末尾又问,其实是老一辈拿它来吓唬人的,真要是能贪上政治责任那就得考虑考虑你们公司的对外性质了。像你们这种事情顶多说你们殆工误时和对工程质量问题,往大了说豆腐渣工程。这得看法院怎么定义嘿嘿
    马不吃夜草不肥,流传了几千也不是白说的

  5. 才注意到吗?我已经很久不在周末写东西了

  6. 我懂啊.所以我以后再也不想跟他们打交道了.

  7. 跟这些人打交道是非常郁闷的~还是私人公司好说点,成就成,不成就拉倒。来得干脆一些。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