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趴

当年在每个星期三的晚上,俺爹都会问:“今天又领人回家了?” 俺总是嘴硬地说:“没有。”然后暗地里想究竟什么地方没弄好。 如今有了孩子,才知道轰趴的破坏...

路过凤鸣街

小长假,路过体育场南面的拆迁中的老街——凤鸣街。 一阵聒噪的《太阳最红,敏感词最亲》吸引了我的注意,指引我走进了一堆废墟之中。 过去,基本是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