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花

各种拖延,以及各种不完善,我终究还是把主题的配色换掉了。 无它,实在太不喜欢灰白色的背景了。 之前说过,目前用的主题customizr功能很强大,唯一...

旧警察故事

两年前,表妹和妹夫以及公公婆婆七拼八凑,在刚投入使用的北站附近盘了家小旅店。 某晚9点多,只有表妹在前台看着。一对一看就是用什么约出来的男女来开房。小伙...

悠短假期

春节假期,自从学生时代结束之后,便始终与“悠闲”二字无缘。 今年孩子大了,老婆也难得获得了连续五天的假期,所以竟然过了结婚以来最悠闲的一个春节。 二十...

最后一日

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中午,可以想见的萧索。公司周边只剩下一个饭店营业,而且是限量供应。就那么三十几份儿面条,卖完回家。连周边的小店也只剩下罗森一家...

这该死的糖瓜

因为是小年,还在休产假的小姨子带着小宝宝去了自己的婆婆家,所以丈母娘大人难得从带孩子的苦海中脱离出来,到老丈人家,跟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聚了个餐。 席间,泰山...

杀虫大战

首先要特别感谢秦大少。正是他在给我的回复中提到了一句“千足虫”让我脑洞大开进入刨根问底强迫症模式: “千足虫就是马陆吧” “跟蜈蚣有区别吧” ...

肾大点儿事

周六回我爸家,给他调新换的手机。临近中午,大姨、大表姐、大外甥这祖孙三代意外来访。 大外甥小名橙橙,我都好几年没见着他了。我妈自然也是尽力招待。到午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