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一)

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日俄战争
意本银跟老毛额打仗里时候,我爹(俺太姥爷)正好给俄国银额军官当翻译.那个军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好像四个副团长吧.意本银来里那个晚上,炮一响,我奶奶(俺姥姥的奶奶)就站在院子里往旅顺方向望,赶额望赶额哭,sei劝都不听.我爹听炮一响,顾不上穿鞋就往家(小平岛)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里,也不知道走里什么道,反正那个时候都四小毛毛道.天傍亮跑到家,两个脚cua2里不像个样.不过命倒是保住了.我奶奶就四谮么哭瞎了.
意本银太野蛮.咱邻居家有个朋友,四个意本银,叫师中(音).我印识他里时候他大概50多岁.我爹妈刚结婚里时候,他就跟我爹说,以后宁要闺女别要儿.生儿就去当兵.他二儿就四自己非要去当兵,当飞行员,开小燕飞机撞B29(俺姥姥的军事知识比俺厉害!),死了.
领意本银进旅顺里人姓徐,后来都说他四汉奸,四小平岛银.四赧姥爷他爹家里邻居,跟赧姥爷他爹从小玩到大.后来有银说他领意本银进旅顺,四因为家里银叫意本银zua了,其实根本不四.他自己跑去给意本银带道,为了领赏.咱也不知他到底领了什么.

旅顺大屠杀
我一个堂哥(俺姥的爹跟他爹同一个爷爷)四旅顺大屠撒活下来的36个银子一.意本银在旅顺到处撒银放火,介三十几个银吓里不行了,躲在个戏园额里.外面鬼哭狼嚎里,他们害怕啊,就早戏园额里面里东西,能抢锣里抢锣,能抢鼓里抢鼓,能抢镲抢胡琴抢喇叭里就抢.抢不着里就早些破左额破椅额个那敲.意本银进来了,看他们敲,以为四欢迎他们呢,就跟额鼓掌.越鼓掌介三十几个银就越敲.就谮么把他们放来家了.

苦草和卢布
苦草四个好东西啊.
我爹上意本做僧意,赶上贴额降价.贴额就四俄国银里钱,原来咱介边都用那个,大洋也用,但四没有贴额用里多.贴额原来不叫贴额,我没赶上,也不知道叫什么.我爹在意本,正好赶上贴额不值钱了,现在话讲就叫贬值.要四我爹在国内,怎么也能把钱倒腾回来,不自于赔那么多.结果我爹在意本,什么都干不了干着急,连银行里里加他自己身上里,连家里里,也不知道赔了多少钱.反正贴额从那以后开死叫贴额了,都拿来糊墙了嘛!
我爹介一股火放倒了,在意本住了三个月医院啊.意本医院就给他喝苦草,成天喝.病就真一天一天见强.后尾出院了,从意本带了一大包苦草来家.sei家有个伤风里,他就给银一包叫银喝.反正也不知道他拿多少来家,介东西一直到我三十多了咱家还有.反正一直也没有银告诉他介东西咱小平岛耗额洞火石窝棚那有里四.咱介边赧妈她老姨姥爷(中医)出门箱额里就有.

==== Update 15.05.19 ====
应大少要求,追加白话版.第一人称,”我”为我姥姥
日俄战争.
日本人跟俄国人打仗的时候,我爹正好给俄国一个军官当翻译.那个军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好像是个副团长.日本人打来的那个晚上,炮一响,我奶奶就站在院子里朝着旅顺方向望,一边望一边哭,谁都劝不了.我爹听到炮声响,顾不上穿鞋就往家跑.既不知道几点开始跑的,也不知道跑的什么路–反正那个时候也没有太宽的道.天快亮的时候,他跑到了家.两只脚被划得鲜血淋漓,但命保住了.我奶奶就那么哭瞎了.
日本人太野蛮.咱邻居家有个日本朋友,叫师中.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大概50多岁.我爹妈刚结婚的时候,他跑来跟我爹说,以后宁可要姑娘也别要儿子.生儿子就得去当兵.他二儿就是自己非要去当兵,飞行员,开飞机自杀撞美国飞机,死了.
领日本人进旅顺的人姓徐(注意,此人是历史上有名的带路党!).后来都说他是汉奸.他是小平岛人.是我公公家的邻居,跟你姥爷从小玩到大.后来有人给他洗地,说他带路是因为家里人被日本人抓了.其实根本不是那样,他自己主动去的,为了领赏.也不知到底赏了些什么.

旅顺大屠杀.
我一个堂哥,是旅顺大屠杀活下来的36个人之一.日本人在旅顺到处杀人放火,这三十几个人吓得不行,躲在一个戏园子里.外面鬼哭狼嚎,他们害怕.就找戏园子里的道具,锣鼓钗胡琴唢呐什么的,抢不到的就敲桌子凳子.日本人进来了,看这架势,以为是欢迎他们呢,就跟着鼓掌.越鼓掌他们越敲.就这样,他们被放回家了.

苦草.
苦草是个好东西.
我爹上日本做生意,恰逢俄国的卢布贬值.原来咱这边都用卢布,大洋也用,但没有卢布那么通行.我爹在日本,正好赶上卢布贬值.要是他在国内,怎么也能周转一下,不至于赔那么惨,但他在日本,什么都做不了,干着急.银行里的,身上的家里的,也不知究竟赔了多少钱.反正后来卢布被称为贴子了,就是拿来往墙上贴的意思.
我爹这一股火,病倒了.在日本住了三个月医院.日本医院就给他喝苦草.病就一天天好了.后来出院了,他特地从日本带了一大包苦草回来.谁家有个伤风的,他就给人一包.也不知道他究竟带了多少回来,这玩意儿一直喝到我三十多岁家里还有.一直也没人告诉他咱小平岛的耗子洞/火石窝棚这俩地方这玩意儿有的是.咱这边我一个远房姨夫的药箱里就有.

已有6条评论

  1. 口音太重,看起来很累,就不能用白话文?

    1. 不能。我怕自己回忆的时候想不出姥姥当时的语气。

      1. 好吧,等你哪天词穷的时候,写个白话版。

        1. 这个可以有.已经更新了.来看一眼吧.

  2. 辛苦了,感谢!
    日俄战争时,就有小鬼子撞美国飞机的戏码了?

    1. 这里我怀疑是日本人吹牛.可能是试飞的时候摔死了.

  3. 可算看完了,才发现下边还有一个白话版,上面那一版看得我那个着急啊

  4. 这是哪里的方言?

    1. 大连。胶东方言。

  5. 原汁原味的读完了,仿佛身临其境,能听出老人家的语气,很棒!读完才发现下面还有白话文版本,-_-||

    1. 白话文版本是迁站的时候应要求加的。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