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猴

大胃猴是我小学同学。初中的时候仍然在同一所学校。我在四班,他在七班。
1994年春天的时候,我们上初一。

大胃猴家离我家比较近,也就500米吧。所以每天放学都一起回家。

我们班有个美女fofo同学,童颜贫乳,跟我们也是一趟车同一车站下车。大胃猴对人家fofo有意思,时常帮着人家抢个座位什么的。所以如果早上上学的路上在车站遇到了,fofo也会主动跟大胃猴打个招呼什么的。
于是大胃猴童鞋就有了想法了。
整天打着找我一起回家的名义在门口等着盼着见fofo……
后来变本加厉,一门心思地想知道fofo家具体在哪儿,想当个护花使者之类。

起先他想从也是同一站下车的大姚或者七班的老虾手里买。我暗笑他是个SB的同时也没给他挑明——从女生手里买女生地址,这不扯淡嘛!
然后他又想从我们班老韩手里买。老韩那阵忙着追五班大猫,都不在那站下车了,根本没工夫搭理他。不过他可没找我,可能是不放心我的人品吧= =

于是他终于决定找机会亲自实施尾行。
没事的时候老来求着我帮他打掩护。我看在有报酬的份儿上,就答应了。

终于有一天,公交线路瘫痪,fofo同学在等待了20多分钟之后,终于按耐不住,决定要走回家。
机会来了!大胃猴抓着我就跟在fofo后面。
我把他拽住了,说:“这样不行。风险太高。两公里多的距离,被发现的概率太大。咱俩赶到她前面去。”
于是我们两个抄小道一路疯跑,不到25分钟跑到了我们平时下车车站300米外的人行天桥上。地方是我选的。我觉得,正常人急着回家的时候是不会往天桥上看的。再说,我们背对着她来的方向就更安全了。
等待是漫长的,我们一边讨论这次行动成功的可能性,一边紧张地观察往学校方向去的公交车。生怕fofo变卦又上车了。

好在都被我猜中了。半个多小时之后fofo跟大姚果然有说有笑地经过了天桥。于是我们悄悄地跟着她路过加油站,穿过市场,经过小花园……直到fofo进了楼。
大功告成!
大胃猴不无遗憾地说:“可惜不知道是几楼几号。要不要再跟一次?”
我说:“几号不知道,几楼我已经知道了。你要再跟不用那么累,直接在四楼藏好就行。她家在三楼。算我免费赠送给你的。”
大胃猴就作势要捶我:“你小子不地道,已经偷偷跟过了——”
我赶忙解释:“听脚步,数楼梯。三楼不算高。”
……

这就是我书架里那套《护花铃》的来历。

已有4条评论

  1. 就是一个广告商.挂了一周了也不见更新.正考虑换回googleadsense那

  2. 小学时候啊,不是我晚熟吧,小学时候,没想这么细啊
    那时候脸皮也薄

  3. 那我是不是更晚熟啊,我上初中的时候,有处朋友的我还拉我们同学一起说他们是狗男女呢,唉,往事不堪回首

  4. TF!阅读不仔细,同学是小学同学,但事情发生在初一!!

  5. 这就不厚道了,如果不是看上了那女的,一般我是不会这么干的.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