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妹

宝妹是去年新晋的同事。小地方来的,89年生人,刚毕业。

上周宝妹被派去了日本。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到倭国,紧张而又兴奋。上上周五临走前还被几个经验丰富的大婶教育,说什么在街头遇到“星探”搭讪千万别当真之类。

工作一周未满,大家都知道的,地震了。

下午一点到三点恰好是跟日方的视频会议的时间。地震发生的当时,几个出差过去的同事也都在场。镜头刚一晃动,经验丰富的丹丹就嗷地一声就钻桌子底下了。宝妹有点儿犯傻,静静地坐在那里没动。
日方的几个人到底经验丰富,正襟危坐。
一个说:“大概有六级了吧……”
另一个说:“差不多吧。不知道这回换衣间的吊灯有没有擦干净,不然灰尘掉下来弄脏衣服回去又该被老婆骂了……”
第三个说:“还是得注意点,警报来了就跑吧。如果我们biu地一声消失了就抱歉了中国的米娜桑。”

半分钟后,晃动停止,继续开会。宝妹控制不住,哇地一声就哭了。
日本大叔很人性化地叫了助理进来,让带宝妹去用公司电话给家里人报个平安。

当晚,东京交通瘫痪。丹丹领着宝妹步行了快7个小时,十多公里才回到住处(街上人多走不快)。
第二天(周六),第一次出远门的宝妹早早地就拖着丹丹,兴高采烈地逛街去了。
第三天,宝妹又哭了。这回是因为害怕核辐射。害得一帮同事在拉面馆里给她普及物理知识。

多提一句那位怕老婆大叔,因为路远,周五下班后出门转了一圈就回到了会社,加了一个通宵的班。把本应该明天(周二)提交的计划,提前发了过来……

已有5条评论

  1. 工作比老婆好对付有没有

  2. 在日本国?要注意安全呐,可怜了人民了,哎

  3. 这篇文很友爱。。。

  4. 比较佩服那位怕老婆的大叔。。。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