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三十八

推开寝室的门,老四难得地没有坐在电脑前面打拳皇,而是趴在桌子上抄些什么。 老六在上铺笑嘻嘻地说:“老五你还知道回来啊,你都多久没上课了?” 老四终于抬起头来,扔给我六七张A4打印的材料:“看看吧,一会儿考试。老牛说这块必考。” 我打开一看,笑了。这不是XX项目的时序图嘛!全是我画的,我背个鸡毛啊。 还是问问老四吧:“一会...

复工一周

单位改成两个时间,错峰7:30或9:30上班。我选的9:30,这个时间点上,地铁中间站上车,有座。 某协弃最大的IT公司跟我们同一天复工,要求所有人不准坐公共交通工具,不准打车,只能自驾或者跟同事拼车或者步行。好在我司并未从恶如崩。 进地铁手腕测体温。很多人戴了护目镜,也有不少人戴了双层口罩。 单位大堂实名制测体温。具体来...

新冠时期的小事

老婆所在的银行网点,并不在第一批复工之列。 网点虽然不开门,附属的ATM可是要开机的——ATM是否开机,并不归相关的网点管。 不开门就不动账,ATM自己有另外的账。 但是。 现在的所有银行的所有自动存款机有个毛病,或者也算不上毛病。就是存新钞的时候,如果不把钞票一张一张捻开,两张钞票会很容易因为静电粘到一起,机器点钞的时...

家长会之六出祁山

本来老婆大人病假还没结束,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就应该她去。 可是她说手术完怕生气,还是指派给了我。 孩子的成绩,英语比平均分高2分,语文低2分,数学刚好持平,反正一切表现都很中庸。表扬也表扬不到,批评也批评不到,去参加这么个会也就是充当个人形背板。 桌子上放了张富含计划经济余毒的教育局告知书,越看越有意思。 神他妈的家...

每夫吐槽(041)

11月是寻摸服务器的季节。 货比十三家之后,弄了个年付15欧的新机场,坐标法兰克福。只求稳定不求速度。反正我也不怎么看视频。 没出一周连不上了。那叫一个心痛哟。赶紧临时弄了一个再确认一下。 原来是我们公司这边的问题,我手机上还是正常的。 分析公司可能是封了端口。灵机一动,把端口号改成53,好用了。 老婆新入蓝牙耳机一付,百...

梦三十七

我在我大姨家。一边洗脚一边吃毛豆。 电压忽然不稳起来。灯一闪一闪地,像鬼片一样。 大姨夫说:“大致,你不是学电子的吗,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往屋子的一个角上一指,一个台式机机箱大小的变电箱出现了。两根进线,四根出线,线表层的已经胶皮不全了,闪耀着犹如松鼠大战1一般的电火花。 “大姨夫,你不会搞不清楚强电和弱电的区...

启用主题《手绘》

又到了10月底,换主题的时间。 本来上个主题没打算用那么久的,但一直心有旁骛,加之没什么灵感所以一直没动手。直到十一前想起自己说过,纪念版主题没打算用上一年,才匆匆开始动手。 因为再往前一个主题用得比较顺畅,就在它的基础上又换了一套配色。主要的功夫花在抠图上——我盗取了自己喜欢的13位漫画家的15部漫画的插图,作为可变色的背景图片。...

每夫吐槽(038)

十一期间没去什么远地方。 只有2号那天为了磨新车,跑去了一个网红海滩。这地方比较远,离协弃市区200多公里,马上就要到营口了。 去的不是时候,没赶上退潮,所以有个最广为流传的角度根本拍不到。而且海滩是在悬崖下面,下去的路没修,对于我的膝盖太不友好了。 上边的悬崖及其延长线,别人拍的和我拍的放一起,比较一下,判若云泥。不过反正我也志...

每夫吐槽(037)

内部通气会,经过一年多的酝酿,我们BussinessGroup终于要重新扯旗起新名字,跟集团独立核算了。 预计到海航把集团抛售的那天,我们就又会成为完全独立的公司。就跟波罗的海三国相对于老大哥似的。 看来去年的因为集团回款不利导致发工资延迟的事件,高层们也很火大啊。 可能再过几天,“P记”这个标签就得改新的了。在公司快16年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