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三十七

我在我大姨家。一边洗脚一边吃毛豆。 电压忽然不稳起来。灯一闪一闪地,像鬼片一样。 大姨夫说:“大致,你不是学电子的吗,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往屋子的一个角上一指,一个台式机机箱大小的变电箱出现了。两根进线,四根出线,线表层的已经胶皮不全了,闪耀着犹如松鼠大战1一般的电火花。 “大姨夫,你不会搞不清楚强电和弱电的区...

启用主题《手绘》

又到了10月底,换主题的时间。 本来上个主题没打算用那么久的,但一直心有旁骛,加之没什么灵感所以一直没动手。直到十一前想起自己说过,纪念版主题没打算用上一年,才匆匆开始动手。 因为再往前一个主题用得比较顺畅,就在它的基础上又换了一套配色。主要的功夫花在抠图上——我盗取了自己喜欢的13位漫画家的15部漫画的插图,作为可变色的背景图片。...

每夫吐槽(038)

十一期间没去什么远地方。 只有2号那天为了磨新车,跑去了一个网红海滩。这地方比较远,离协弃市区200多公里,马上就要到营口了。 去的不是时候,没赶上退潮,所以有个最广为流传的角度根本拍不到。而且海滩是在悬崖下面,下去的路没修,对于我的膝盖太不友好了。 上边的悬崖及其延长线,别人拍的和我拍的放一起,比较一下,判若云泥。不过反正我也志...

每夫吐槽(037)

内部通气会,经过一年多的酝酿,我们BussinessGroup终于要重新扯旗起新名字,跟集团独立核算了。 预计到海航把集团抛售的那天,我们就又会成为完全独立的公司。就跟波罗的海三国相对于老大哥似的。 看来去年的因为集团回款不利导致发工资延迟的事件,高层们也很火大啊。 可能再过几天,“P记”这个标签就得改新的了。在公司快16年了,没...

新人离奇退职事件

老板娘忽然进我们开发间,找小谷。 ——“那个叫谁谁谁的,是你手底下的吧,试用期没过吧。” 小谷下意识回答:“对啊。” ——“我让他去办离职了。你要是人不够,就再找一个。”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那个X先生(9月份才来,我都没记住名)上厕所。 刚好老板娘也在隔壁上厕所。 X先生不知是在刷抖音还是看什么综艺节目,反正挺闹腾...

每夫吐槽(036)

一家三口去某购物中心逛街,老婆带孩子进店挑衣服,我在外面卖书的地方搂一眼。 一位70岁上下的大妈领着十几岁的不知孙子还是外孙路过。小孩也想上前瞅瞅,被一把拽走。 “没什么可看的,都是武侠小说,瞎编骗人的!” 妈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对武侠小说的执念还这么深?根本一本武侠小说都没有好嘛。这年头写武侠卖武侠还不得饿死。 老板娘安...

2019·夏·桂林游记

关于这次蓄谋已久出行,老婆大人的最终决定是报团去桂林。跟她的一个闺蜜小彩一起。我们一家三口,小彩带她的老妈和儿子小π。 Day1 【协弃-唐山-桂林】 飞机的起飞时间是中午12:15,团提前两小时在机场组成。一共7个家庭,大人小孩共计28人。因为是一起报的名,我们两家被算作一个家庭。 航班来自于名不见经传的桂林航空。这班飞机是...

2019本溪团建记

8月10日,久违的部门团建活动如约而至。 公司给发费用的,部门团建其实每年都搞。但是前几年部长嫌麻烦,只是组织到近郊海边烧烤,吃吃喝喝了事。今年……换部长了。 新官上任嘛,总得给手下点儿盼头。于是定下去本溪。 本溪位于辽宁省的东北偏北,要不是为了这次活动查地图,我都不知道其具体位置。跟协弃市离的属实有些远,邮件里说至少得跑5个...

家长会之五犯离场

去年的7月17号礼拜二,去年7月我老婆休周三周四。 今年的7月17号礼拜三,今年7月我老婆休周四周五。 还是得我请假参加。妈蛋负责给老婆排班的人生孩子浑身都是屁眼。 值得欣慰的是闺女这次考试没犯什么低级错误。 坏消息是即使这样,三科也都扣了10分左右。 一字记之曰笨。 果然跟实现预想的差不多,这半个多学期学校的工作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