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79)

这不到一个多月的风向实在是转得太快,是我四十多年生命中从来未曾经历过的。 记得若干年前,某位博主说过:“在贵国,只要活着就是一件魔幻的事情。” 这位已经当成公知给批倒批臭很多年了。 关于小阳人这件事,本来是应该写个单篇的。 闺女阳了,老婆阳了,我也跟着居家了两个礼拜,却啥事没有。 但是这一波居家,补了11月以来各位朋友们的...

17th anniversary

啊,又是一年啊~~ 年前疫情,4月疫情。9月份居家静默的21天更是这辈子绝无仅有的经历,尤其中间还有个父母连饺子都没吃上的中秋节,一边是百感交集,一边是更加不想说话了。 快两年不能摸鱼写博客了,连带着读博客的兴致都不高。即使居家工作期间有大把的摸鱼时间,却没有捡回看博客的习惯。我也曾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不喜欢表达了?” “我想我还...

每夫吐槽(078)

之前开大会,老婆大人单位要求观看开幕式,并通过视频会议检查。 开电视机后看到尴尬的一幕——开机报APP过多需要清理,然而无论点确定还是取消,程序管理界面和主页都进不去。我只装了2个额外的APP,这就是自己不断升级把自己搞死的垃圾创维。 翻说明书找到,电视后面还有一个物理的复位键,按住后重新开机就能恢复出厂。选择恢复出厂以后,不出所料...

每夫吐槽(077)

静默前的两天出勤产生了4张打车票。3张出租车的实体票,1张滴滴的电子票。 因为嫌公司的报销系统麻烦,所以从3年前公司上了现在的报销系统之后就没用过。这次钱数(约¥30 * 4)确实有点多,不报太亏。 先要在手机上下载一个APP,输入员工号后提示说初次使用要给手机发验证码激活。连弄5次,又在茶水间等了15分钟,屁都没收到。 想想觉得...

Mission:Indium

今天下午,老婆大人忽然把电话打到工位座机上,布置超紧急任务—— 臭宝的新班主任老师突施冷箭,通过微信给老婆布置了任务。给她一张班级的人名表A和学校通过某软件获取的软件使用情况表B,要求把B中没在A里出现的名字标红底;A里的名字没在B中出现的,单独报给她。 用人类能看懂的语言再描述一次,就是求(A - A ∩ B) 和( B - A ...

瘟都静默周记(下)

9月13日(二),静态第15天,开学第8天,居家办公第8天 上午开始,西岗区、甘井子区的数个小区,紧急封闭。因为西岗区出现一例混管异常。该管中包括一位医大一院护士,家住甘井子某小区,被派往西岗区一个测试点援助核酸测试。 所有接受该护士检测的人都再次被封回家里。 至晚间,警报解除。 虽然沙区白天允许外出,但是晚上还是有人把守的...

瘟都静默周记(中)

9月6日(二),静态第8天,开学第4天,居家办公第4天 三天一次的出门卡可以用了。地图上看,沃尔玛离我家刚好1000米。 本来应该老婆开车去,但上午有邻居反应说,沃尔玛的地下停车场不让用了,马路边倒是随便停,但是电子眼却没有因为疫情而瞎掉。 为了多搬点东西,只能是我出动了。这也是本人自9月1日以来首次离家500米以外。 离家前特...

瘟都静默周记(上)

经历了2022上半年,本以为“瘟都”这个外号要被魔都抢走了。没想到她用实际行动捍卫了我这张“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的乌鸦嘴。 就像你们所知道的,2022年8月30日起,这座城市“静态”了。目前,静态期已经延期至9月11日,所以周记应该是两篇。我也衷心地希望只有两篇。 鉴于爱记日记的都没有什么好结果这一事实,我只写官方的和我...

每夫吐槽(076)

新来了个小孩,应届毕业生,2001年的。这是我的第一个00后同事。 这帮孩子不大会用键盘,这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想到这孩子生疏到这个地步——入职第一步是登录内网激活帐号改密码。一个12位的大小写字母数字特殊字符混合的手写的初始密码,除了一位上手写的k和R分不太清,另一位上大小写的C不太确定以外,其余部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也就是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