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三十六

跟一帮哥们吃饭,依旧是那个烧烤店的那个包间。 忽然有人敲门。 原来是高中同学X也在吃饭,过来敬酒。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父亲。”X说。 我一看...

Byebye, 豆瓣

忽然之间,豆瓣点星也需要先注册手机号了。 我知道豆瓣挺无奈的,我也挺无奈的。可是不能记录的豆瓣真的没什么用啊。所以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祝我们都好。 ...

靠厂吃厂

这次来个不那么光彩的故事,说说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家里的亲戚们是如何“薅社会主义羊毛”的。 本来这篇的起因是@林海草原曾经回复过我,说我家是城里的工...

每夫吐槽(029)

高中同学小李子又被某高中同学坑了一次。大家都认识20多年了,没想到这么不地道。 哪怕是陌生人吧,做生意也没有这样的。去找他,竟然摆出一副老赖的嘴脸:“我已经...

家长会之四面楚歌

新班主任第一次见面。 这个学校流行性冷淡风,每次开会无论校长、教导主任还是班主任,都是清一色的藏蓝或黑色,死气沉沉的。而这位老师穿了一身#5080FF色...

2018年12月的挣扎

不换服务商是因为我真的在Linode存了不少钱。 好多的0.01是因为几乎每次分配的头几个IP都是被我用废掉的,或者是我不确定是不是被我用废掉的。而且我不知...

每夫吐槽(028)

这个礼拜,整服务器整得要吐了。 五天时间里换了6个服务器。 终于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终于被我搞明白了原因——之前一个9美金年付的VPS,起名成了我所拥有的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