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三十五

我走在大街上,感觉好渴,想买瓶水喝。 手机没电了,兜里只剩一张五块钱。 随便进到路边的快客,拿了个健怡,就去结账。老板在玩消消乐,头不抬眼不睁,找给我一块...

帝都三日暴走记

老婆上个礼拜被强制休年假,提前一天通知,国外是不能想了,只能选择在国内转转。 跟臭宝的老师打听请假的事,老师回复说她只能给一天假,超过一天的要校长批。 这...

怪力乱神事件簿(三)

经历人:火天哥(二舅的儿子) 年代:2018 之前火天哥捡回一只叫花花的小奶猫,后来又捡回了绒绒,再后来在我的催化下,绒绒和花花绒绒的孩子们都被送走了...

死而不僵的准生证

这两天,小皮快急疯了。 小皮两口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去北京闯荡了一年,又一块儿来到了协弃市。 不知听信了什么歪理邪说,他们的户口都留在了北京某个单位的...

小驴

小驴是我同事,在我们部门有八九年了。他是那种理解力特强执行力特弱的类型。说起设计书来头头是道,跟客户交流也是一把好手,但到编码就完犊子了。我最初带他的时候,曾...

6月30日的场外故事

2018年6月30日,周六。 黑老大在微信里喊,晚上出来喝酒看球,他6点去占座。 然后单独私信我:“大致,去问问,2:0,3:0什么赔率。” 下午,给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