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离奇退职事件

老板娘忽然进我们开发间,找小谷。 ——“那个叫谁谁谁的,是你手底下的吧,试用期没过吧。” 小谷下意识回答:“对啊。” ——“我让他去办离职了。你要是人不够,就再找一个。”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那个X先生(9月份才来,我都没记住名)上厕所。 刚好老板娘也在隔壁上厕所。 X先生不知是在刷抖音还是看什么综艺节目,反正挺闹腾...

怪力乱神事件簿(三)

经历人:火天哥(二舅的儿子) 年代:2018 之前火天哥捡回一只叫花花的小奶猫,后来又捡回了绒绒,再后来在我的催化下,绒绒和花花绒绒的孩子们都被送走了,只留花花在家陪我舅妈。 二舅家住七楼顶层,有个天台。后来二舅妈长期住院,火天哥和二舅经常忙不过来,就把花花放养在天台上。 有一次刮大风,花花从楼上掉下去过,火天哥下楼去找...

死而不僵的准生证

这两天,小皮快急疯了。 小皮两口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去北京闯荡了一年,又一块儿来到了协弃市。 不知听信了什么歪理邪说,他们的户口都留在了北京某个单位的集体户口上。 在协弃,他们结婚买房打圈,准备下崽。 怀孕的时候,小皮打电话给北京那面的人力资源,问怎么办准生证。对方一口回答:“早就不用准生证了,准生证取消了!” 小皮信...

被开除的小布

我们这儿有个小男孩儿,93也不是94年的,叫小布。 小布是我工作14年来,部门直接开除的第一人。 我觉得这孩子实在太蠢,被开除一点儿不冤。 小布的农药打得特别好,俨然部门技术指导的样子。 2017年以来吧。 乐乐小姐姐、楠楠小姐姐和婷婷小姐姐都迷上打农药,午休的时候常常缠着小布,让小布带她们升级。 总体上说来他们还是...

大妈戏鬼子,海关伤老农

客户部门重组后的新负责人本月莅临我们部门考察。他们在沈阳有个自己扶持做硬件的第二方。所以客户这次计划先去沈阳解决硬件问题,再来我们这儿看驱动开发情况。 因为是头一次接触,双方都很重视。部长特意给客户的第二天行程安排了市内观光、购物和樱桃采摘。其中樱桃采摘部门助理打了十几个电话才找到一家能开发票的。 然而日本邮过来的硬件在海关卡住...

饮水间内的无限循环

第0日 饮水间用的是美的的净化水设备,一个净化的主机,四个出水的分机。一个分机坏掉了,不能加热。这东西设计上有个毛病,电源灯跟加热完成的指示是一样的,所以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为接的是热水,其实接的是凉水。 第3日 有人发邮件向物业投诉。 第9日 物业回复说我们买的服务已经到期了,公司只给了物业换滤网的经费,没给维修设备的经...

连睡不好觉都是雾霾的错

--臭宝,别再半夜喊爸爸妈妈了好不好? --我也没办法啊,不是害怕嘛! --为什么害怕呢? --中午老师给放的《黑猫警长》,我一想起来就害怕。 --老师为什么给放动画片呢? --这你都不知道?因为雾霾,中午老师不让上操场玩呗! ...

开发间爱情故事

烟鬼和黑妹,互为前男友/前女友。 三年前俩人几乎同时加入我之前所在的组。烟鬼是离职后二进宫,黑妹是应届生。 烟鬼身材高大,185以上,体重也很高大,可能有220。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烟鬼。因为他身上烟味很重。 有人问黑妹多高的时候,她总会笑着说:“170”——凡是这么说的都不止170。身材也很好,据说不到100斤。除了...

小峰跑路事件

我并没有见过小峰。我只认识他爹——一个河南来的务工人员。开始给我妈厂子拉货认识,后来租了厂房的一角。因为跟我父母相处得不错,我妈一般让我喊他爹冯舅。 冯舅家里行末,上头两个哥哥。因为家里太穷,他年纪轻轻就给同村另一家人当了上门女婿。所以小峰跟妈姓,并不姓冯。冯舅两口子结婚不久就出门打工,在广州杭州都待了不少日子,在协弃市更是一住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