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乱神事件簿(六)+梦四十

经历人:我 年代:2022年 忽然接到许久不联系的(大爷家的)堂姐的电话:“大致,你下午能不能来机场接我一下?” 我:“姐你回来了?你不用隔离吗?” 姐:“不用隔离,我都找好人了,我先装空乘,然后装清洁工,混出去。你不是有个同学在全日空地勤吗?你让他把你带进配货仓库里,我把行李放那儿。你帮我把行李带出来,上停车场找你姐夫车。...

怪力乱神事件簿(五)

经历人:(表)老舅爷 年代:1953年 张本政叫人枪毙以后,所有财产都充公了。 他家的家庙被改成一家织网厂,政府招了些女工,专门织网或者补网。 我舅姥就在那个厂子上班。 干了不久后,厂里就发生了怪事:工人带的饭总有被偷吃的。而且专门偷好吃的:那时候肉不多,但有肉、鱼、蛋,保准就丢;带咸菜、海菜都没有事。 厂里以为有野...

黄杯子,绿杯子

同事某芸,奉子成婚。如今马上八个月,她母亲从老家搬来照顾。 某日芸馋奶茶。但是她老娘害怕她得妊娠糖尿病,严禁她喝甜的东西。于是在微信里对她对象千叮咛万嘱咐:“你下班的时候给我带一杯XX奶茶。到家前20分钟给我响一声电话,我会带俺妈出去溜达。你上厨房找一个有盖的绿色大杯子,把奶茶倒进去,我回来以后找机会偷着喝。” 他对象照做了。 ...

怪力乱神事件簿(四)

经历人:二舅 年代:1978年 二舅跟他的舅哥(下称表叔)相约,摇船出海钓鲅鱼。季节不明,但想必是秋天十一之后。因为那是钓鲅鱼最好的季节。 二舅跟表叔当天收获不好,小半天时间只钓了十几条鱼。四点多钟就悻悻地返程了。表叔坐船头,二舅摇橹。 他俩往岸上看,远远地就能望见河口车站上的乱葬岗。两个人几乎同时看到乱葬岗的山坡上有一...

继三丧门之后

某小弟:哥,你最讨厌的品牌是什么? 我:三星。当年我找工作Blabla;我刻盘Blabla;我玩汉化Blabla……(参见这里) 某小弟:那你有第二个讨厌品牌吗? 我:有。中国移动。 某小弟:Why? 我:因为它十几年来一直在污蔑我,说我是三星的客户。 ...

新冠时期的小事

老婆所在的银行网点,并不在第一批复工之列。 网点虽然不开门,附属的ATM可是要开机的——ATM是否开机,并不归相关的网点管。 不开门就不动账,ATM自己有另外的账。 但是。 现在的所有银行的所有自动存款机有个毛病,或者也算不上毛病。就是存新钞的时候,如果不把钞票一张一张捻开,两张钞票会很容易因为静电粘到一起,机器点钞的时...

新人离奇退职事件

老板娘忽然进我们开发间,找小谷。 ——“那个叫谁谁谁的,是你手底下的吧,试用期没过吧。” 小谷下意识回答:“对啊。” ——“我让他去办离职了。你要是人不够,就再找一个。”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那个X先生(9月份才来,我都没记住名)上厕所。 刚好老板娘也在隔壁上厕所。 X先生不知是在刷抖音还是看什么综艺节目,反正挺闹腾...

怪力乱神事件簿(三)

经历人:火天哥(二舅的儿子) 年代:2018 之前火天哥捡回一只叫花花的小奶猫,后来又捡回了绒绒,再后来在我的催化下,绒绒和花花绒绒的孩子们都被送走了,只留花花在家陪我舅妈。 二舅家住七楼顶层,有个天台。后来二舅妈长期住院,火天哥和二舅经常忙不过来,就把花花放养在天台上。 有一次刮大风,花花从楼上掉下去过,火天哥下楼去找...

死而不僵的准生证

这两天,小皮快急疯了。 小皮两口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去北京闯荡了一年,又一块儿来到了协弃市。 不知听信了什么歪理邪说,他们的户口都留在了北京某个单位的集体户口上。 在协弃,他们结婚买房打圈,准备下崽。 怀孕的时候,小皮打电话给北京那面的人力资源,问怎么办准生证。对方一口回答:“早就不用准生证了,准生证取消了!” 小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