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新哥的故事

小新哥是我大姑的儿子,属虎,比我大六岁。因为年龄差距以及他工作性质的关系,其实我跟他来往不多。
大姑家有两个孩子,他上头还有个姐。小红姐后来嫁了个日本人。

他从小身体素质就好,经常在街上跟人打仗,却很少受伤,因为他跑得嗷嗷快。于是小学的时候大姑父就把他送去业余体校踢足球。后来十几岁的时候就进了专业队。铁老大辖下的火车头队常年在甲B晃荡,性质跟八一队很像,但不如八一队有钱。捧着铁饭碗,吃不饱也饿不死。有联赛的时候就出差去打比赛,联赛间歇期就半天训练半天去铁路局上班。十五六岁进国企挣工资说起来还挺牛叉的。

时间到了公元1993年,算命的跟大姑说你儿子20岁之前必须得转行,不然这辈子不得善终。小新哥自己也觉得踢球不如在外面混来钱快,就打了个报告,退役了。然后呢,如你们所知道的,1994年足球开始职业化,球员收入两年里涨了几十上百倍。当然当时本地的好球员都是辽宁八一大连先挑,我估计他也就是个甲B水平,可就算甲B一年也能挣个几十万吧。我不知道小新哥后来有没有去砍死那个算命的。
后来他常说:“本来他跟王鹏是同一期踢出来的哥们儿,后来王鹏进了万达队挣了大钱,自己比他早打专业比赛,却挣不到王鹏的一个零头,见面都不好意思打招呼……”(注:此处仔细琢磨有隐藏剧情。)

然后他就在社会上混。跟了个老大合伙干电游厅。做得最大的时候在全大连有6、7家千平米以上的店面,甚至最大的那两家有上万坪。他算小股东,所以不仅出钱还要出力,要在其中一个店里当经理。有时他叫我去他店里玩。但我不怎么爱去——那种前面游戏机后面赌博机的店,好玩的游戏没几个,更何况前面的纯游戏机,摇把按钮坏了也不及时修。
大概在03年左右的时候他达到了事业的巅峰,自己买了台帕杰罗。那年奶奶80大寿完全是他一手办的,把稍微沾点儿亲戚的都找了来,洋洋洒洒六大桌,好不热闹。
这个时候他还找了个嫂子小A,家里也有点背景,是吉林某县的一把手,俩人如胶似漆,经常飞到澳门去赌博。
他吹牛逼说,老大放话了,小新你将来结婚的那天,给包个100万的红包。

======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06年。五一的时候回奶奶家,大姑和大姑父通知说小新夏天要结婚。当时大娘多嘴,说:“都要结婚了怎么也不把人领回来看看,还是小A吗?”
大姑父却没好气儿的说:“小A早就让他气跑了。”

到了婚礼当天,气氛很诡异。
没安排接我奶奶,理由是老人晕车。
没往新房接新娘,说是才装修味道太大。哦对了,没买房,说用的是表姐去日本留下的房子。
娘家一桌没坐满,说是新娘家在黑龙江,没来亲戚,而且父母都没来。十几桌都是我们家和大姑父家的亲戚,大姑父以前的同事和邻居什么的。
婚纱照就一张。引导牌和舞台上都只有那一张。
证婚人找的是大姑父以前厂子里的领导,特意嘱咐人家:“在香港登的记,结婚证在路上还没寄到。”人老爷爷照吩咐给证了婚。司仪还重复了一遍,说咱就不抢证了。
我当时琢磨的是,哥你这是不是要玩重婚啊?
而且婚礼的酒宴结束很早,不到下午一点就清场了。我爹我大爷以及大姑父家的两个叔叔难得碰面,没喝上两杯,那边服务员竟然开始收拾桌子了……大姑父给的理由是晚上要宴请小新哥的那帮狐朋狗友,那帮人不好惹,要早点儿布置会场。
反正后来好事儿的,像俺娘和俺大娘这样的,后来几次家庭聚会的一个话题就是挑大姑家的理。

这个婚礼过后,新媳妇也没照过面。
10月份奶奶过生日,这年名义上表妹工作挣了工资,由她出钱办,实际上我跟堂姐还是每人赞助了500块钱,但大姑家跟小新哥一点表示都没有。
宴席当天中午,他倒是带着那个嫂子出现了。一脸的晦气,给奶奶、我爹和我大爷敬了几杯酒,就消失了。
气得大娘当场拍桌子,追着大姑父问:“你们家小新什么意思,姥姥过生日连口面都不吃就走,少教!”
大姑父一声不吭。

======
再过年就是07年了。
有一天中午忽然给我打电话:“大致你身上有没有200块钱?我把人车刮了,急用,你给打赧大姑账上。”
想也没想,直接给大姑帐号打了过去。

过了两天,又给我打电话。说弄了个笔记本,想跟小红姐视频,不会搞,让我去大姑家弄一下。
去呗。小新哥打车接我去买了个摄像头,又带我去跟他的黑社会朋友吃了顿饭。
这是顿揽生意的饭,某饭店的厨师长要领着手下十几号人跳槽,饭店老板试图商量着干到月末找人接手,谈崩。老板就联系了小新哥几个黑社会,要教训一下厨师长。
那个high过头的笑话就是在这个局上听回来的。
回大姑家的路上,他接到电话,说事儿不让他们做了。他气得直骂,说这种吓唬人的活如何如何不好找,黑社会挣点钱也不容易云云。

回家后装上摄像头调通了,小新哥就说有事儿先走了。
大姑忽然跟我说:“大致啊,大姑跟你商量个事儿,赧哥啊跟人合伙倒烟,周转不过来。大姑有个3万块钱定期,10月份才到期。大姑跟你借三千块钱周转一下,算大姑的。让赧哥给你写欠条。”
我说:“大姑,我现在房子装修呢,我也得用钱啊。”
大姑说:“保证耽误不了你跟人结帐。”
亲姑张嘴了,那就借吧。反正我在装修,也没法推脱没钱。

这期间大姑父没事就往我家跑,陪俺爹喝着茶监督装修,有时大姑也来。我们爷俩还挺承他情。后来才知道他并不完全是为帮忙,后话暂时不表。

小新哥还挺关心我的婚礼进度,说能帮我联系车队。
老婆的选择困难症这时已经初现端倪。头车要什么定不下来,车队要什么车要几辆也定不下来。所以虽然这时隐约觉得不妙,但借此把车队的事情敲定的意愿更加强烈,就又给了他一千块钱定金。照样打在大姑的帐号上。

11月底要跟装修队结尾款,如你们所料,我傻眼了。怎么给他打电话,也没反应。
把欠条给了我爹。
老爸老妈直接打上门去。

几天后小新哥约我出去,还钱。
坐下了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那儿哭。说:“哥对不起你,哥这辈子废了,哥把爹妈都坑了……”
他说,自己赌球被以前的队友下了套,车赔进去了,所谓撞车就是试试我电话好不好用。
他说,在澳门欠了120万的赌债,把小红姐的房子卖了还差80万,澳门赌场的马仔直接追过来要卸胳膊。想起之前老大提过,结婚就给100万红包,就找到一个以前认识的马子,连婚前准备带婚礼,收了1000块钱友情出演,为的是把老大的红包钱弄来。
他说,奶奶过生日前一天他刚被从看守所里放出来,为了不在亲戚眼前出丑,马子姐姐再次友情出镜。被抓的原因很倒霉——他坐火车去吉林“干活儿”,身上带了把仿真枪,不巧车上闹小偷,警察搜查车厢把他抓住了,幸亏没带子弹。
他说,他身上命案没有,重伤害好几个,要不是钱顶着,早进去了,没个十来年出不来,每隔一天就要去派出所报到一次。
看他哭得太丢人,我给了他50块钱让他打车回家了。

那是我跟小新哥最后一次直接接触。
其实我并不怎么恨他,毕竟只是个混子。但我非常非常生大姑的气,我没想到她会一起来骗我。

======
后来才知道,大姑家从06年年初开始就难以为继了。
小红姐出国前留的家具家电连同房子都被卖了。
小红姐在日本是全职太太,从饭钱和零用钱里扣出来的一点儿钱全都寄回了家,等她拖家带口回来省亲的时候,连给鬼子姐夫住酒店的钱都没有。
大姑只能维持吃点糖尿病的药,神经分裂症的药停了。
为了挣钱,大姑父晚上去给人打更。白天来陪我爹装修,同时也是为了蹭饭。

以上情况都是大姑葬礼结束后,吃饭的时候小红姐哭着讲出来的。

2013年正月初七,大姑糖尿病综合症引发低血糖,昏倒后就再没醒过来。
从某种程度上说,可以算是饿死的。

出殡的当天,我去给大姑捧的骨灰盒。
因为某人被关在戒毒所里强制戒毒。
按照规矩,我不得不接了大姑父100块钱的红包。从殡仪馆回来的时候,我去买了两条烟,扔在了他家沙发上。
因为我注意到大姑父穿的是一件95年的毛衣。

都他妈的因为这混蛋吸毒!

======
大姑去世快三年了,大姑父只在两年前奶奶90大寿的时候照了个面,之后就再无消息。
至于小新哥,连他的死活我都不知道。
也许算命的说对了一半?

已有15条评论

  1. 跟看教育片似的,有这种儿子也是无药可救了。

    1. 慈母多败儿,也是我姑自己造成的。

      1. 慈母多败儿,也许真的是这样,身边不少这样的例子。

  2. 好好的去算啥命呢?这一算全家都没好命了。

    1. 其实大姑一开始的目的是想看看大仙有没有办法让他戒烟……

  3. 唉,一步走错,后悔都来不及了~

    1. 咎由自取,又不是每个退役运动员都在号子里关着。他太“作”了

  4. 吸毒、赌博这个害人啊,物力维艰,赚钱哪那么容易,这都是将人逼到邪道的强力驱动。

    1. 安贫乐道没那么容易.看着当年的队友一个个那样,自己再这样,心态很难平衡.

  5. 人,凡事还是有个度比较好。违法的事情少沾

    1. 心中无底线,也就进去了

  6. 像故事一样的看完了 很有教育意义 赌博吸毒均不能染上啊

    大致哥身边的故事真的好多

    1. 他一个经营过那么长时间赌博机的还能栽在赌上,脑子里简直全是猪大油.

  7. 看完,要追责看来就是那个算命的~

    1. 还是爹妈的事儿。怪不得别人。

  8. 我是顺着图片进来的,结果就一口气读完了。

  9. 你为什么每次都可以马这么多的字呢?

    1. 人老了,难免絮叨。

  10. 这文采,逆了天了~
    说的真精彩~

    1. 你这么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11. 在实验室打开你的网站需要一定勇气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