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厂吃厂

这次来个不那么光彩的故事,说说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家里的亲戚们是如何“薅社会主义羊毛”的。 本来这篇的起因是@林海草原曾经回复过我,说我家是城里的工人,所以我得的票比农村多。他这句话的逻辑没毛病,但本来我想反驳的是,工人和工人还不一样呢…… 但是吧,想着想着,从工人联想到福利,又从福利想到了占公家便宜。 当八十年代大锅饭的...

关于老姑的一些回忆

之前@阿钧写了一篇怀念十年前汶川地震的文章。看到后我立刻就回忆起了2008年5月12号所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那是无比屈辱的一天。 一切还得从之前一天——5月11号说起。那天我老姑从待了三天的ICU(重症监护室)里出来了,二姑坚决不让老姑再回家(原因后述),非要让哥哥嫂子给找个地方安排。我妈实在没办法,求到了我老丈人头上。老丈人一个...

那些年,我们一起怕过的老师

这个九月(准确说是八月),是我学生生涯开始30周年的纪念日。 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说来也没什么好纪念的。 刚好之前@依云兄晒过老师,再有某位小友亮出了自己对老师态度的观点。 那就借此机会把教过我的老师们撸(hei)一遍吧。 我一向认为,老师只是从事教师这一职业的人,跟别的职业并无不同,不比普通人高,也不比普通人低。是人...

第一次作弊的经历

上周五下午带孩子在某商场大堂演出,候场的时候出来买水,看到长椅上坐了四五个黑衣人,为首的是我初中同学老习。 她在给小弟们训话显然没注意到我,大概有十多年没见了,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能把我认出来。 这显然是在出任务,不知是收账还是绑人,我领着孩子就不跟她打招呼了。 擦身而过。 初中的时候跟老习就不怎么有交集,虽然曾经坐了很长时间...

我的第三本星座书

搬家时发现,这本名为《你的1994年》的书竟然还在。算起来,这件老物是本人购买的第三本星座书。 第二本是它的前篇《你的1993年》,那本书算是本人的星座学正式启蒙,里面对土水火风的概念描述得比较明确。对照第一本星座书进行比较,好多问题豁然开朗。 这本续篇,滥竽充数的内容实在是多了一点儿,并算不上一本好书。可惜第一本书在班级男女里转了...

我最喜欢的动画主题歌

入选标准: 1.本人通过电视或者电脑追过。 2.OP(片头)或者ED(片尾),插曲不算。 3.有词的才叫歌。 P.S:网易云的iframe我这边放不出来,如果各位也放不出来的话,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No.13《华斯比历险记》OP 93年统治屏幕了一个春天和一个夏天的动画。片子本身65集已经是够长了,结果大连台...

Say farewell to telephone

2016年7月31日,我去联通营业厅,为家里的电话办理了拆除手续。 宽带包年费用都是整月计费的,因此月末的时候营业厅里的人总是格外多。新宽带安装完已经10点多,我到达联通营业厅的时间是上午10:30。 排了个号,我前面有101个人。问了一下大堂咨询人员,我这种拆电话业务没有捷径可以走,只能排着。生生等了3个小时。 仅仅看小说,杂粮...

一只名叫Bob的青蛙

前日大博同学在遥远的德意志遭遇晨雾,于是从fog想到frog,然后想起一次高中测验,让写fog而露露天尊写了一只青蛙的故事。 显然大博同学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是因为他会拼frog,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1996年的冬天抑或是1997年的春天,班里的大多数人交钱参加了一次英语竞赛——万一中了,高考时加分了怎么...

怀念我的奶奶

小时候奶奶照顾过我很长时间。两周岁以前、上学前骨折的时候、小学初中时候的假期……包括且仅包括吃喝拉撒。 不仅是我。五个子女的六个孩子,从1969年出生的到1994年出生的,两周岁以前都是她带的。 三十多年来,奶奶亲手为我做过无数顿饭,擦过无数次屁股,洗过无数次澡,却从来没有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半个都没有。 因为她是个重度精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