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はよ

铃木,加藤和猪木元是俺滴三个来自日本滴临时同事.他们是日本知名医疗器械生产商O记派到大连某医院的.因为跟我们部门有合作关系,就在俺们这里蹲着.

三个日本人都很有礼貌,每天早上都热情地跟你打招呼,偏偏他们还属于上班来得早的那一类型.跟俺几乎每天都是脚前脚后地,不打招呼实在不要好意思.可是真要是认真打招呼的话,他们各个瘦了吧唧鞠个躬不算啥,俺可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肚子.

介几个日本淫倒还蛮用功的,一般情况下早上是拿中文和日文各问候你一遍.而且他们还身具钻研精神.经常把俺们的Leader给问神经.
“妖桑,你们中国人出来问早上好,还有什么问候的方法?”
“跟你们日本人一样,简化成’早’.”
“那要是熟悉的人呢.”
“…吃了吗?”
“有没有本地化一点的方式呢?”
“… …歹饭了吗?”
“除了吃就不能谈论点别的吗?”
“… … …上哪啊?”
“没有更亲切的了吗?”
“… … … …你彪吗?” 😐
可能是这句他们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于是满意了.

不由得想起了高中岁月.那个时候俺也和现在上班一样,每天到学校都很早.可是那个叫毕什么的副校长,到学校也很早.最恶心的一次是那天本不是俺值日,到班里的只有小猫两三只,值日生都还没有到齐,俺在座位上抄作业来着.好像是rock吧,需要人帮忙撑垃圾袋,就喊了俺.
“好啊好啊,俺最乐于助人了.”俺屁颠屁颠地过去鸟.
“—那位乐于助人的同学,出来谈谈…” 😮
俺觉得那次事件以后,俺滴第六感得到了空前滴强化.

虽然遭殃滴是俺,可是池鱼们却长了记性,从此在早上出来谈论谁扫地谁倒垃圾以外,很少有什么语了寡外的声音.唯一的例外就是一声”早”.因为学校有规定,见到老师和同学要打招呼,所以问个早是legal的.于是俺这种到校很早滴银,一个早上就有了至少说十几个字的机会了.因为大多数银都是坐车到学校,一波一波跟咸带鱼一样,所以一旦202帮,709帮和406帮接上头,那音量也可以称得上是扶摇直上鸟.曾经数次看到老毕先生站在俺们班门口,听着蛤蟆吵湾一般的”早”声,却只能干瞪眼.尤其是最过分的每天踩着铃声进教室的小头同学在门口的娇滴滴怯生生油腻腻地一语”老师早”更堪称整人极品…

回过头来说这几个日本人,上个周末,他们要回去鸟.俺们部门长为了显示重视(因为还有银木有走),就组织了一个小型欢送仪式.让介三个银轮次讲话.
铃木说,他在大连很高兴,大连风景很漂亮,大连美女很多,H记对他很照顾
加藤说,他在大连很惬意.大连吃的东西很好很便宜,米线奥义西,烤肉奥义西,海鲜也比日本的便宜,还有高质量的海贼版DVD,以后还要来.
猪木元说,他在大连学习到很多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大连的很多管理方法和使用的工具都跟日本的不同.尤其是,他的汉语水平与时俱进.为了感谢大连人,他决定用最本土化的方法跟俺们道别:
———————————
“你们彪吗?”

已有3条评论

  1. :em25: 你记性真好,能问下那个”rock”不是我吧?小头是谁啊?

  2. 不是你還能是誰?
    Happy.Week

  3. 俺每天的精神粮食就都靠您了!

  4. 樓上滴這位,目前俺換了個忙的組,現在每天加班.而且又要籌備婚禮和裝修的好多事情,這陣更新比較慢.
    想找樂子還是看新浪吧 :em60: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