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有没有体育场

俺老丈人给一个开修车厂的私人老板打工。这个私人老板租的就是体育场南门的一块地方。
29号老丈人回来说,体育场拆迁,这回真要动了。发通知说5月17号开始清算。

有点愕然。俺并不反对体育场的拆除。俺只是有点不好受。
而已。

之所以用“拆除”而不用“拆迁”,是因为“迁”这事儿,实在是不好说。
例子就是同样一年前公布了的“迁”了的体育馆,现在连鬼影子都还看不到。
姑且相信若干年后在南关岭会重建一个吧。

可是记忆也会重建吗?

1986年。俺娘领着俺探望住在长春路老房子的姑姥。路过凤鸣街的时候,俺问俺娘,“怎么那么多人?”旁边一个热心的怪薯熟说:“今天辽宁队来。”俺还问俺娘,“辽宁队的小朋友出门也需要手拉手吗?”
1991年。俺大爷婚礼(二婚),刚敬完酒,他的几个朋友就往外走,说早点去,占个好座。
1992年。转学到后,第一次参加大连“全日空”杯马拉松赛的开幕式,当观众。那个冷啊……(那个时候大连马拉松的固定时间是每年11月的第一个礼拜天)运动员都出发以后,教导主任过来说,区教委下命令了,前10名跑回来之前,哪个学校也不准走。所以,你们这段时间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许离开座位,谁跑了我请谁家长。于是我们班主任说,都别动,我去买扑克……于是边上闲得无聊的北甸小学跟星海小学的同学们为了争夺阳光开始了一场群架。
1993年。一段关于同样消失了的体育馆的记忆。中国乒乓球公开赛,预选赛阶段没有观众。离体育馆最近的富国小学的学生们又一次承担起了当观众的重担。连着看了两天的预选赛,出场的最大牌也不过是盖亭和刘伟乔云萍。最精彩的镜头是一个黑头发的运动员狂扣一金毛老外7大板,全场鼓掌叫好。最后他赢球之后大喊“雅达~”。第三天,俺们还想看的时候,人家说,到前8名淘汰赛,已经开始卖票了。
1993年。初中军训汇演。前前后后牺牲了4个以上的周日去踩场地。一班的某同学还在一次彩排当中踩到了草皮中间的坑里崴到了脚。结果到了正式汇演的时候,变成了只在塑胶跑道上转一圈而不进入草坪。当时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草皮需要维护。但是后来流传的版本是一班的那个同学的舅舅是沙区教委的什么什么干事。
1994年。服装节开幕式之后,看了彩排的人相当展扬地在吹牛B,“你们是没看着啊,昨天郑少秋唱了5遍……”
1997年。体育场改造。家住教师大厦的某同学信誓旦旦地说,他看见有人大半夜地在工地中间训练。后来消息得到证实,那不过是一群经历旺盛的农民工……
1998年。俺陪老汤中午时间跑去体育场边上买护腿板。下午回班级的时候迟到了。老汤不停地抱怨,“叫你图省钱去坐406,迟到了吧?要是听我的去坐23……”俺也反唇相讥:“是谁说时间够用,从体育用品出来就钻隔壁电游厅跑去看人家玩蜘蛛美女的?”丫还继续顶嘴:“你不也在看麻将吗?”
1998年。某天,同学们中间流传说,周华健来大连开演唱会了。第二天,又流传说,周华健把舞台踩漏了,险些摔死。
1999年。去看球。大连对天津。输球后季铭义坐在球门里嚎啕大哭。
2001年。Q说萧亚轩唱歌跑调。
2007年。项目组成立,博士说咱们去个交通方便又便宜的地方庆祝一下吧。于是去了体育场东来顺。花了快2000。一个月后项目组解散了。
2009年。有人逗到俺老丈人单位逗狗的赵明剑:“跟俺家大黄搞好关系,到时候裁判一给你牌,俺就放它去咬裁判……”

体育场的草坪确实比不上菜地。体育场可能真的是个赔钱货。可是我们真的就容不下黄金地段的一个体育场了么?比起市民对于一个大型ShoppingMall的需求,恐怕还是有关官员对于若干亿的引资数字的需求来得更猛烈些。80多年的历史不算什么。抹去记忆中的地名也是很轻松的一件事,安达圣岛和中海不过花了几百万就做到了;香港什么什么公司投资了那么多钱,让有关方面配送几个站牌和街道名还不是小菜一碟?


怅然若失的人,除了开宝马上班的体育场场长以外,怕真的是不多了。

若干单位竟然有体育场的产权,政府会给它们每坪2w的补偿。
人民体育场。
1997年的改造是为了大连人民的体育事业。2009年的拆迁也是。
操!

==== Update 14.11.03 ====
新的体育中心至今不通公交车

已有1条评论

  1. 这种官员任免和升迁的制度,使管理这个城市的人,却不是爱这个城市的人。

    允许我干死德仁10000遍,长个逼脸的犊子。

  2. 想升迁的官员还是要比只想捞的好那么一点点.
    怎么看夏大嘴都是个只想捞的货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