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27)

似乎是没啥事儿了,那就恢复更新。 感谢期间所有提供帮助的朋友们。 按时间顺序详细描述一下,这些天都发生了些什么: 11月26号一早,发现55R不好用...

每夫吐槽(026)

这周末出了件大事。 周日晚上开始,服务器无法访问。因为我的梯子也是架在服务器上,所以连想验证是否被墙了也做不到。 德国的gelemon同学帮我确认了被强的...

每夫吐槽(025)

本地区有关猪流感的各种谣言,这几个月来就没断过。 同事有个版本,说他老家的政策是100斤以下的猪不补偿,100斤以上给补偿,所以小猪都等着来人之前杀了,所以...

每夫吐槽(024)

同事小黄的孩子疑似多动症。今年上小学,第一个月被找了9次家长。 小黄苦不堪言。从号贩子手里买了个北京什么医院的专家号,打算去确诊一下,究竟用不用治。 结果...

我最喜欢的金庸人物

写了那么多篇古龙,一直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写金庸。 因为我不怎么看得上金庸啊。 就趁这波热度,写写金庸笔下的人物吧,故事大家都熟,没啥可说的。 No.1...

每夫吐槽(023)

三舅家的表哥上个月经历了一件奇葩事:证明一个死人活过。 三舅家以前的老房子准备卖。房地产交易市场那边说光有房主的授权不行,加上三舅妈的死亡证明也不行,必须要...

每夫吐槽(022)

8月20号,协弃市遭遇台风的尾巴。从19号傍晚到20号上午,一直在下雨。 风不大,水大。 差不多是1985年以来最强的降水,城市瞬间进入观海模式。 横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