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连马拉松赛的回忆

在东那里里看到了他参加苏州马拉松的情况,对于我这个膝盖中了一箭的半残来说,甚为艳羡。加之上周五公司发了号召有能力的同事报名参加第28届大连马拉松的邮件,一下子勾起了我小时候当马拉松观众的回忆。

我是1987年上小学一年级,大连马拉松正好也从那一年开始。
不晓得是一、二年级太小还是当时马拉松影响不大,反正从三年级(1989)才开始第一次路边的加油助威。其实从老师到同学们都打心眼儿里抵触这个活动。

首先是冷。那个年代的比赛时间非常之坑爹——11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大连11月,基本是10摄氏度以下了。对于运动员来说是出成绩的好时节,但对于10岁不到的小孩儿可不是。尤其是运动员是用跑的,而小孩儿们则要坐在那儿,从早上8点半到中午11点多。再精神的小孩儿也冻得不爱说话了。89年的时候甚至家里有热水器的都没几个,冻一上午回到家,又冷又累,礼拜一总会有几个感冒了上不了学的。

再就是累。那个时候还是一周六天工作制,大人小孩谁不愿意在家睡个懒觉啊!不成!一大早排着队拎着小板凳从学校出发走到加油助威的地点,一坐一上午,运动员经过和有飞机航拍的时候还得扯着嗓子喊加油。然后呢,再颠颠儿步行着回到自己家。我在百度地图上简单画了一下小学三年为马拉松加油时步行的路线图。从学校出发,接近三公里。尤其对于带队的班主任老师们来说,绝对是个身心俱疲的事儿——领着四五十个孩子,走大道儿吧,怕车碰了,窜小道儿吧,又怕走丢了。金南路小学时期的三位班主任选择的都是小道儿路线,看看图里这一路小弯儿拐的!回程的时候基本就放羊了,小伙伴儿们三五成群地自己往家走,倒没出过走丢的事儿。
ditu_2015-03-30_15.06.13

下面具体回忆一下那些年的马拉松。

第一年(1989.11.5,第三届)
班主任曲老师头一天意外地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只是要求星期天7点在学校门口集合,白“晚霞子”黑裤子,带小板凳,戴红领巾,自备小白帽和花束。这套装备其实是历年开运动会时候的标配,不同的班级不同的年份只是偶尔把白衬衣黑裤子换成经典款的红蓝运动服而已。我妈怕我冷,在白衬衣里面给塞了厚厚的两层毛衣,换现在的我宁可冻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装扮。小伙伴儿们基本也是这样的扮相——外面穿大衣是没用的,反正坐下以后要把整齐的白上衣露出来。
第一次看这种公路马拉松,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尤其那个时候我还是班长,老师要求我带头给运动员加油。一有运动员跑过去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玩命地喊,谁不大声喊我还批评他。半个小时之后嗓子就哑了。老师好像也没预料到这种情况,也就听之任之了。跑在后面的,只有奇装异服的外国友人和女子组强人超越男子的时候,才能获得发自真心的喝彩。所以坐在那儿就显得有些无聊了。除了偶尔为了振奋士气跟一班(我们年级就俩班)拉拉歌,只能无聊地数拍摄用的超低空飞行的飞机。
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放水。那个时候,我们观战的国道后面就是一大片长满高度一米五左右的蒿子的荒地。面积也不小。想要方便的同学钻草地自行解决。我们年级的两个班主任达成了默契,男生女生轮流安排去。但架不住高年级的混蛋们跟我们不是一个时间表啊,就总有坏小子偷偷摸摸地想来占小萝莉的便宜。好在老师明察秋毫,女生上厕所的时候她会亲自带队过去。也就是这个时候,同学们可以站起来活动一下腿脚。

第二年(1990.11.4,第四届)
这年最累。因为头一天我们的新班主任乔老师领着在后面山上野炊,已经疯跑了大半天。下午全班上下回到教室才想起来第二天要有看马拉松的任务。于是,数学作业免了。语文的野炊作文可跑不了,但可以延后一天交。
跟前一次的区别是,乔老师对着装的要求低,随便穿。而且这次可以不用带花束了——全日空给发了一面三角形的纸质小红旗。全日空(ANA)一直是大连马拉松的主赞助商,近些年反日情绪被鼓动得异常之高,不怎么提罢了。在我看来这赞助费花得真值。知道直到网络时代以前,我都是只知全日空,不知日航。
因为班长的职位被撸了,所以也没有了带头的任务。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等结束。因为前一天玩疯了,所以四年级这一天都显得特别萎靡(俩班一块去野炊),据说班主任还遭到了区教委领导的点名批评。好在那一天秋高气爽,无人生病。

第三年(1991.11.3,第五届)
乔老师只带班一年就升任大队辅导员了。也有可能是明升暗降,不求甚解。新班任是老王婆
可能是我跟她不对付的缘故,他的一切安排在我这儿都能产生抵触情绪——比如,数学作业和为虎作伥的语文李老师布置的马拉松作文。而且这老变态还主动要求英语老师给布置背诵作业,不过被英语老师给拒了。
这次的扮相是白上衣+校服裤子。去年被束之高阁的花束又重新启用了。
这一年,每跑过去一个人,我们都会主动站起来,大幅度摆动身体和手臂,作出加油的动作。无它,天气太冷。
结束得也最早。10点多一点儿,女子组的头几名刚跑过去,就收队往回返了。可能是学校也怕把孩子们冻坏了。
回去的路上,先路过庞哥和小春的家。他俩约我下午到电游厅集合。我问:“那一堆作业怎么办?”小春答:“做个鸡毛,爱谁谁!”庞哥在一边用下巴点了个赞。我们仨浑然不知老王婆刚好从身后飘过……

第四年(1992.11.1,第六届)
92年年初,我转学到了富国小学。跟甘区不同,沙区的小学生要到终点的大连市人民体育场坐看台,以另外一种形式给马拉松添人气。
全程马拉松的起点并不是体育场,但半程的是。带来的好处是,集合的时间比金南路小学要晚上不少。
头一天老师讲要求的时候,说的是可以带小食品,可以带漫画书,可以带掌上游戏机(俄罗斯方块),可以随便穿什么衣服,最好带个坐垫,必须带白帽子,必须带俩易拉罐,。我就真的带了俩强力荔枝。妈蛋坐下之后才知道,原来老师说的是带俩空罐,里面装上硬币,晃着出声用的。被一帮新朋友嘲笑土鳖之余,只能一口气干掉液体,塞俩小石子儿应付过去。
富国小学是91年秋天才从周边各个小学抽人重组的新学校,校长老师和同学们从上到下都一盘散沙,所以也没整什么排大字之类的幺蛾子。大会组织者几次点名纪律不好的学校,就是偶们——几个女生在跳皮筋,男生在打扑克。但全校上下都把那大喇叭无视了,依旧我行我素。要怪就怪天气太好,不玩点儿什么对不起自己吧。
当天的趣事是一旁的北甸小学跟黑石礁小学展开了大规模的群殴。起因是北甸小学的某位转校生,跟过去的老朋友开玩笑,放了丢纸团的大招。但误中副车,砸到了黑石礁小学带队的体育老师。该体育老师恼羞成怒,大骂着让北甸小学把丢纸团的学生交出来。而北甸的体育老师又跟这位被砸的早有间隙,继而俩老师对骂,继而全面动手……吃着虾条看着全武行直播,比看跑道上累得像死狗一样的马拉松运动员有趣得多。
跟大马路比,体育场的好处是没有那么大的风,坏处是必须要一直枯坐到颁奖仪式结束,所以第一次知道了冠军是谁。中国男选手里,成绩最好的一个叫孙日鹏,大连本地人。后来在某足球俱乐部当过一阵体能教练,带国门安琦去嫖娼的就是他。说来安琦年岁跟我相仿,不知道那天他是不是也在看台上。

初中的时事政治里,对大连的描述里有一条“足球城、田径之乡”的标准答案。但是其实大连马拉松因为其堵路的特性,并不怎么受市民待见。没办法,城区太小。南北主干道就那么两条,被占掉一条半,还要不要人活了。即使后来星海广场建成,改跑东西向——好吧,五条东西向主干道被干掉两条半。后来借着体育场拆建的由头,比赛挪到远离市区的金石滩,其实是大势所趋众望所归。
至少现在的孩子们不用上马路边上当背景了,挺好。哪怕时间也改成了春暖花开的四月。

已有11条评论

  1. 我小时候除了运动会貌似没啥活动可以回忆了,小学还有看电影、野炊、六一游行,到中学就只剩运动会了。

    1. 我们初中活动还挺丰富的,可能跟男班主任有关.到了高中也很乏味.

    1. 过奖.小时候的事情记得牢,工作了以后记忆的却像一团浆糊

    1. 2.9km不是运动员跑的距离,是小学生被组织去观战,单程要步行的距离。

  2. “那个时候还是一周六天工作制”

    我记得我上小学时,分大周末和小周末。

    大周末可以休息两天,小周末就是休息一天。

    大小周末轮流。

    1. 你说的这个,我们这边叫大周末。大连的大周末只在1994年实施了一年。那时候我都上初中了。

      1. 当你说1987年你上小学,我就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超过我的想想……
        从此很想叫你叔叔

        1. 称呼而已,无所谓的。路易大叔比我岁数小这是事实。
          如此看来你开博的时候还真年轻啊。

  3. 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哈。话说,以前怎么还会有看马拉松的任务哈。我是第一次参加,最后能跑完,围观群众的鼓励很重要。希望国内可以多举办几场,但要是影响到交通就算了。

    1. 小时候小学挨着体育场体育馆,这种任务多了.大连曾经办过一次中国乒乓球公开赛,前两轮没人看,拉小学生过去从4点坐到8点.等种子选手出场了,就不让看了.
      大连城市太小,现在在市内办马拉松的话保证全城瘫痪.

  4. 各有所好,运动是,睡懒觉也是。

    1. 被强拉去当观众可没有人愿意。

  5. 啊哈哈哈哈哈,看到强力荔枝我就喷了。因为易拉罐质量不怎么样,经常开不好弄一手,现在还觉得手里黏糊糊的。

    全日空杯我的印象也特别深,还去体育场当过背景。JAL很久以后才知道……

    1. 现在有一种大连汽水,很有当年香精+气+水的味道,我还挺爱喝的.

  6. 大赛的 PEAK的赞助服白色T恤的那款,我有烫300来件,下手毛了点衣服做得一般。

    1. 还真不知道.我对比赛不感冒,只是喜欢在电视上看比赛罢了.

  7. 这记忆,我看着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