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前,在乡下

1.应飞猪童鞋的要求,也为了给自己的回忆存个档。
2.注意,这篇我是在很认真的写,可能会很长,也不打算拆了。我希望各位也很认真的看。回帖要看贴。
3.涉及大量人物大量隐私,虽然都不是真名,希望知道部分真相的围观群众也不要过于刨根问底。有的东西是编的。

教育局(教委)是个很蛋疼的部门,它总会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折腾学校。学校再把这种折腾转嫁给学生。不过学校总是要折腾学生的,所以,对于学生来说,指令来自哪里并不是很重要。
但是,学农这个事儿,是难得的幸福回忆。

准备
虽然学农不是免费的。每个学生收120块钱。时间是公元1997年9月1日到9月56日。地点是大连市普兰店市元台镇二陶村。
全班60多个人,按脾性不同,分成了8个屋。大部分是自由组合的。当然,男女各有一个是非自愿强制凑在一起的。这点必须要感谢我们的新班任老妖先生,因为他刚接班,什么都不懂,所以才让自由组合。
要求是自带被褥。按说9月份还挺暖和的,但校方和家长都说北三县比市内气温能低十度,所以必须要带小薄被和褥子。事实证明,他们说的是对的,也是错的。
当然还有别的准备,俺特意去买了一盒(4*12)节电池给俺的小GameBoy用。换洗的衣服也带了几件。但实际上一周下来几个人里除了大娘以外,没有谁洗过衣服——连袜子都没洗过。不过阿飞这家伙的衣服,好像找哪个女生给洗过。
介绍一下这个屋里的成员:俺、队长(这货常来的应该很熟了)、小凤(以前提到过的纨绔)、阿飞、汤球球、大娘、棍儿。因为事后也没什么太多的交流,所以我说的故事就是以这几个人为主。

旅途
中午从学校集合出发。两个班的人挤一辆大客,跟拉生猪的车差别也不大了。刚开始的时候还好,还是有说有笑地,车过普兰店就有点不太正常了。好在带队老师在普兰店市区附近一个地方适时停了下车,让童鞋们下车放个风。40多个男生站在路边排成一排放水,那叫一个壮观啊!
在这路边停了很长时间——后面不认识路的司机跟丢了——直到最后也没等到,人家五班六班坐的车走的根本不是这条道儿!!
回车上仿佛听见前排有二班女生小声讨论:“xxx时间那么长之类。”于是开始淫荡地跟阿飞讨论起来这俩女生应该是谁。

到达
在小学的操场开完动员会后,老妖就带着我们往我们住的那村儿赶。老妖在路上不停地抱怨:你们男生也不帮女生拿拿行李!太没风度了。其实这事儿真不怪男生。竞争者众的女生,行李早就给分得一干二净;而有的女生吧,长得丑也就罢了,东西带得还多……那天俺好像是帮时任同桌的穆扛的行李吧。记得她一个劲在后面说不用你帮不用你帮。我说没事不累不累。她说拖地了你给老娘抬起来拿。

开战
我们7个分到村头第一家。房东是一对30岁左右的年轻夫妇和一个8岁小男孩组成的三口之家。院子里除了一头猪和几只鸡以外就没啥别的了。即使在村里也属于比较穷的那种。不过这家吃得好。一下车女主人就开始忙活包饺子——韭菜鸡蛋馅。
听说第一天没有什么别的安排,就开始战扑克了。7个人当然是没法玩了,大娘就躲在角落里,玩俺的GB,兼放哨。第一锅打了不到1小时,速败。小凤和汤球球跑到别的屋串门去了。大娘替了我上场,我坐在窗台上,放哨。
果然老妖在5点左右的时候来查房了。发现他们4个围在一床褥子边上,褥子上还有报纸,但没看到扑克。问:干啥呢?答:帮房东包饺子。老头把褥子一掀,发现蒙了一副象棋。“下棋就下棋,有什么好怕的!”就出去了。
他不知道象棋底下还有一床褥子,褥子底下才是扑克。

分床
房东家四进的房子,西屋没人住,把靠中间的一间房留给了我们。南边是火炕,北边一张床。大娘说他睡不得硬的,就先提出自己睡床上。剩下6个都不愿意去跟大娘一起睡。因为觉得“跟大娘一起上床。”这句话听起来太暧昧。就撺掇着把炕分了——强硬者如汤球球和阿飞,先把中间的好位置占了。我和小凤分别在两头。队长挨着我,棍儿挨着小凤。
房东特意找出来了他们家最好的被褥给我们。我们看了看褥子的颜色,给婉拒了。后来才知道,褥子那颜色不是因为脏,而是烤的。
tmd那是火炕!我挑的这头儿靠灶台的!傻小子睡凉炕固然要凭本事,可大夏天的睡热炕呢??!!

心太软
晚饭后再战扑克,这回撇下的是小凤。他一个人跑出去溜了。战至9点多,房东委婉地表达了他们农村人睡觉早,blabla……于是就关了灯夜聊。后来统统跑到了院子里,伴着猪圈的气味,躺在水泥地上看天上的星星。阿飞这个不良的,总撺掇我战猪圈上看下屋家小头她们洗袜子。后来发现她们屋里都没有人,人都跑房顶上了,躺在房上看星星来着。
杯具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小凤一脸沮丧地回到院子里。问:咋回事?答:我去找Basara看星星,谁知她却和鬼脚七在一起看星星。鬼脚七还把她们屋的另外的人撵另一边了,他们俩是单独在一起啊啊啊哇……就哭了。
看小凤哭得太伤心。也不知是汤球球还是棍儿起的头,唱起了《心太软》。起先这歌儿我和队长并不会唱。但听他俩唱得来劲,小凤哭得凄切,就也跟着合唱。阿飞也不知是为了宽慰还是想起哄,还教小凤唱“你把我的女人带走,你也不会快乐很久。”
不过唱得最多的还是“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

第二天下屋家谁还跑过来问,你们屋昨天晚上闹狼啊!还让不让人睡了!我们说,昨天晚上有人做噩梦了,梦见我们跟黄飞鸿打仗,被鬼脚七团灭了。

左边圈圈右边叉
其实唱歌的时候少了一个,那就是大娘。大娘觉多,9点局散了就躺下了。我们在外面嚎他也没起来。
回屋后就想帮小凤找点乐子,让他高兴高兴。只见大娘四仰八叉趴在床上,汤球球就来了主意。他和棍儿动手,把大娘裤子扒了,然后拿出油笔,在大娘左边屁屁上画了个圈,右边屁屁上画了几个叉。然后拍照留念。
回来后还总威胁人家大娘,说你要是不怎样怎样,就把你照片公布出来。
其实洗照片的时候我跟球球一起去的,老板说那张曝光太强,根本看不出来照的什么,不给洗。即便洗了,也看不到脑袋,谁认识谁啊!

爬山
第二天一早,前边JJ他们屋就跟房东吵吵了起来,好像是说他们半夜上房踩得人无法睡觉之类。后来房东被蟑螂同学用万能的人民币摆平了。但他们还是觉得憋气,就约了几个屋联合去爬对面的山。
那山也不太高,也就200米左右吧。我跟JJ爬了没50米就回来了。还算坚持得久的。至于女生屋的熊和rock之类,还没到山脚下,刚到河沟就折返了。算起来她们爬山的高度是负值。

气球
房东小孩中午回来,忽然问我们:“哥,赧玩不玩气球?”我们纷纷晃脑袋。
“血好玩,赧不玩我玩。”
于是爬上自家大柜,从柜顶上拿下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套套。
自顾自开始吹。
阿飞这个无良的,还教小孩,说你把气球扎个眼儿,放完了气儿再给好好叠回去。

拱猪
棍儿彼时总缠着穆;汤球球在跟rock搞暧昧;小凤在消沉哪有牌局去哪;阿飞更是跑两个村子到文科班去猎艳了。所以我们待在屋里的话是凑不上局的。于是我跟队长就总往宝宝和谢在的那屋跑。队长是因为可以跟大锅侃球;我是因为GameBoy被死党宝宝抢去联机了,连电池一起。
在那屋里可就一大坨人了,谢说人多,咱别打滚子,我教你们玩拱猪吧。几遍演示版下来,就开始真刀真枪PK了。
拱猪的惩罚都知道吧?就是边学猪叫边用鼻子把黑桃Q从牌堆里拱出来。
接着的一局我就输了,当然是接受惩罚。
老文说大致你学得真像,不过黑桃Q都出来了,就不用再叫了。
我说我没在叫啊。
窗外,房东家的猪在叫。

酒疯
这回是阿飞不在,依旧六个人打滚子。
汤球球说太渴了,跑集上买了一瓶啤酒装在水杯里,边喝边打。
他说要分我一半的。我尝了一口给拒了,太难喝。
结果那天汤球球不知道手上是不是抹了猪八戒屎,简直太变态了。我一个大王下去揽牌权,回手滚子方块10被他滚子方块K灭了;接着又一个大王揽牌权,回手滚子黑桃K又被他滚子黑桃A灭了。
扫兴之下我说不玩了,就往门外走,正撞上老妖往里进。
为了给屋里报信,我大声喊了句:“老师好!”
里面传来汤球球的声音:“别给我装哈,赶紧回来进贡。就算他老不死的真来了我也不怕!!!”
后来汤球球说他个人感觉高二一年,老妖尽给他小鞋穿了。

西瓜
因为怕水土不服,所以在农村的几天里都是去村头小店买的大桶雪碧可乐什么的。第二天晚上没水了,就全体出动去买水。夜路走到一半,就看两道黄光刷地照了进来,冲我们几个直按喇叭。
车停一看是小凤的妈妈。还正发愁怎么解释小凤正自怨自艾不肯见人呢,他妈说有急事还得回大连你们好好玩然后扔下一箱矿泉水两个西瓜后立刻调转车头就走了。
回屋以后先分了半个西瓜吃了。剩下一半让小凤给Basara她们屋送去。不一会回来了。一看西瓜不在,觉得事情或许有转机。
可看小凤的脸色更沮丧了。
问西瓜呢?
答小崔给收了。
问Basara呢?
答跟鬼脚七在房顶上呢。
问你就没跟她说句话?
答我说下来吃西瓜吧人家鬼脚七说不着急要不你给送上来吧……

半夜猪被杀
就是有西瓜的这天晚上,除了在外疯狂打牌排遣的小凤以外,剩下几个都早早躺下了。
我因为被窝实在太热,所以在趴着玩Gameboy。
忽然从门外进来俩彪形大汉,咣咣地砸房东房门。房东开门后呜哩哇啦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几分钟后从厨房架子上拿了把刀就跟那俩人出去了,下半夜才回来。
反正后面一排房子里杀猪的声音响了半宿。
第二天早上的早饭,除了煎鸡蛋、咸菜和稀饭,意外地还有一小碟煎猪肉。当然是当仁不让地给分了。
7点半多点儿,老好人八爪跑了过来。
“大致啊,昨天我们家的猪瘟了!听着了吧?半夜也不知道从哪找了个杀猪的,就把那个猪绑饭桌上就给杀了,放出来的血都是黑的!操他妈实在太脏了。今天早上俺屋人一口饭都没吃,看到那饭桌就犯各央。我特意来告诉赧一声,他们家一早上就把猪给卖了,今天有猪肉可千万别吃哈!!”
话音未落,大娘和小凤就跑去吐了。
这事儿跟八爪同学同屋的胖狐狸同学现场直击就给记周记里了。因为太激动,上去就写了半夜猪这几个字。觉得不对又懒得划掉,标题就成了“半夜猪被杀”。

劳作
话说这一天上午,泡妞的都出去泡妞了,我跟队长又到老文小谢他们屋混日子。忽然燕平进来报了个信,说集合了集合了,终于要劳动了。于是乎各个摩拳擦掌,只是谢他们这局的猪还没出来,我跟宝宝的三局两胜的热斗95也没结束,就跟燕平说马上就到。
也就10分钟不到吧,出来一看连根队伍的毛都没有。
燕平说不好意思,行动取消了。老农死活不让咱下地,昨天五班下地除草把苗和草都给拔了。

摸鱼
每天混吃等死的打滚子生活实在是太腻味了,我们决定去找点刺激。当然这个决定是在某个9点半的牌局结束之后做出来的——不光牌局结束了,后来用rock的应急灯进行的加时赛也把应急灯给耗没电了。
大概是12点以后了吧。可能是因为有女生在,我们决定去村边的水库去找乐子——据说8班有人在那抓到了蛇。带了两瓶1.25L的雪碧就出发了。
农村的晚上真的很黑。打着手电走小土路真的很糁人。于是把手里的亮儿都给关了,听着两边高粱地刷刷的声音,倒觉得宁静了许多。汤球球,rock,棍儿,奶猪和我又开始找小凤的乐子,唱心太软。熊说你们不能唱点儿别的,把高粱地里的人吓出来怎么办。
棍儿就冲高粱地大喊一声:“出来吧,都看见了!”
真的就跑出俩人来!相互都吓了一跳。我一直觉得其中有一个像燕子,可她后来死活都不承认。
到了水库边上,急需转移注意力的小凤和棍儿就下去找蛇。蛇就没看见,泥鳅倒有不少。小凤抓了一个就冲我喊:“大致,快找个东西装!”
那时我也傻,怕浪费了水,就一口气把一瓶雪碧给吹了。瓶子扔给小凤就跑一边去放水。也顾不上边上还有女生了。
提上裤子转回身,熊和奶猪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我,说你好强啊~~(要是现在还有女生这么说我该多好……)
小凤像疯了一般,也不顾自己穿着旅游鞋,跳水库河沟里就开始掏……他跟棍儿一共抓了19条泥鳅。

饮料
第二天早起,我那个渴啊。
朦胧中抓起一瓶水就往嘴里灌。灌了7、8口之后才觉得嘴里味道不对,夺门而出开始哇哇地吐——
我抓的就是半夜用来装鱼的瓶子,上边还飘着两条翻了肚儿的。
小凤和棍儿都不承认是自己拧上的瓶盖。


唯一的一次八个班的大行动,就是登了一次附近的据说是普兰店境内有名的山的有名的庙。
屋里的6个人都在犯懒。这次俺是独自行动。
山真高啊,路真远~
庙的正殿供的是释迦牟尼,上手观音下手弥勒;西边的殿里是孔子孟子和颜回;东边殿里是三清;门外俩偏殿,一个供关公一个供龙王。
我看得有趣,问门口的乡民:“到底哪个好用?”
乡民说:“我卖水的,你说哪个好用哪个就好用。”
回程下山,谢不知在什么地方抓到不知什么哺乳动物的幼兽。
老妖说可能是耗子崽。
我说那可以做三吱吃。
老妖说前提是得没有鼠疫。
谢就把那东西给扔了。

大腿舞
转眼就到了倒数第二天。村民们在操场上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会。由村民代表(主要是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和学生代表出节目联欢。穆和阿飞上去合唱了一首《极乐世界》,反应平平。
担纲主持的是七班的一个小子,叫什么忘了。一上台就是一句“I’m so sorry.”。结果被轰杀至渣。
最激动人心的节目是村里的小学生表演的舞蹈。就是。。嗯嗯,图片里的这种。
xin_5120303231354631277537
蓝色的校服裙子底下是各色各样的内裤和农村小丫头的小脏腿——

夜奔
这个晚上是阿雅同学的生日。我在村里的街道上乱晃的时候,看到JJ和燕平像小白兔一样在乱走。
我问他们,你们跑啥啊。
JJ说,今天是阿雅的生日,他要给阿雅弄个礼物。
于是我也跟着他们走。
gelemon看见我们在走,也跟着走;
胖狐狸瘦狐狸看到我们在走,也跟着走;
汤球球和rock不知从哪个地方钻出来,问:“你们走了好几圈了,干啥啊?”
我回答:“给阿雅庆祝生日。”
他们也跟着走。
转了好几圈,也不知谁说,这么多人给阿雅过生日,她也不露个面,太不够意思了吧,就散了。
我拍拍JJ,说了句抱歉我回去了。
JJ和燕平说没事没事,房东的猪已经抓回来了。

出卖
就是这最后一个晚上。我奔走了一圈以后回房,只有大娘和棍儿在。闲扯了几句,老妖进来查房。
表情很严肃的样子,说限9点以前所有人各回各屋。
队长和小凤下落是知道的,大娘去找。
棍儿去找汤球球,我去找阿飞。
我知道阿飞下午在rock他们屋里扯犊子,所以直奔就去了。
刚进院就发现老妖站院里呢,想躲是来不及了。
硬头皮进去,说:“我来找阿飞回屋。”
老妖脸色越发发青,说:“你上女生屋里来找阿飞?哪有!!我刚从里面出来,她们都躺下了!!”
可能吼的声音大了点,从窗上只见从躺下的熊和小花身子中间爬起一个人来,睡眼惺忪地问:“谁找我?”

方块J
要回家了。小凤打扑克打得都要吐了。
等车的时候就直冒冷汗。
rock看他可怜,递过去个手绢,说:“擦擦吧。”
小凤一接:“你给我方片勾干什么!”

老妖
貌似之前说了老妖不少的坏话。实际上他是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好的一位班主任。
关爱学生,藐视领导。
有一点点小爱显摆。
话说等车的时候,实在闲得无聊,老妖就露了一手:双手握住路边柳树的树干,把整个身体水平地悬了起来。

其它
前面提到过,五班下地把老农的苗都给拔了。
八班有女生抓到了蛇,给扔到了七班的院子里,差点引起两个班的男生群殴。被七班老师一句话给扼杀了:“你们俩文科班加一起15个人有什么可打的,让农村人笑话吗?”
数学老师老徐身为五班代理班主任,带了一箱白酒。往回走以前全干光了。平均一天一瓶。
六班有人偷苞米烧着吃,点了老农一个柴禾垛。

后记
鬼脚七越发地过分,回学校后跟Basara换成了同桌,后奸情被老妖发现。因为我出卖过阿飞,所以可能觉得我比较老实,把鬼脚七换走,换成我跟Basara同桌。
小凤不久后去了米国,甚少回国。
大学毕业后跟Basara提过那一阵的事儿。她说,我也着急啊,磨磨唧唧也不说点儿有用的,可是他就是不让我下去,我总不能往下跳吧!?

从我们下一届起,下乡改到暑假期间进行。

已有10条评论

  1. 太nb了, 还能记得住这么多细节

  2. 那个I’m so sorry真是杯具啊,被说了一个高中时代。还有八班的妇女主任:“我代表我班女生说几句。”….啊,穿越了,妇女主任的诞生好像是在军训的时候。阿飞还声嘶力竭的唱了赤裸裸 – – 泡她!

  3. 妇女主任的段子不知道.我军训没跟你们在一起.

  4. 越早的事儿,记得越清楚.
    老了.

  5. 很厉害,这么久的事都能记得那么详细,在社会上滚上10多年,以前的事都模糊了

  6. 关键是印象深啊.高中三年就这么点儿乐子了.

  7. 赞叹呀~13年的事记得内么清楚写得介么水灵。。真入我8卦门来了。。。

  8. 同感,我就想不起来这么多,那这应该是好事吧
    当年好多快乐的事情~~~~

  9. 隐含的一句就是临近的事记不住.

  10. 膜拜博主了,梦游回去的吧

  11. 话说我年轻的时候还真是……
    最记忆犹新的就是在女生宿舍睡觉的那晚了,只记得熊了,小花是哪位?

    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为了Basara,当时有多少人不喜欢鬼脚七呀

  12. 哈哈…难得博主还能有如此一段美妙的回忆,那么现在故事中的哪些人现在都咋样了呢?他们还好不…你们还见过面没?

  13. 基于在这个文章里被提起了数次,Basara这个奇怪的名字还有个P隐私啊…大致老了可以省了买脑白金的钱了…我都不记得有说过这些话…我这一上午都没干活,光对着电脑彪了和求证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