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

俺从来没去过蒙古,也没去过内蒙古。今天说的蒙古是大学的一个同学。
班上只有一个蒙生(男),特招的那种。他的名字是呼和。意思是蓝色的。据说呼和是仅次于巴特尔而使用频率排在第二的男名。
虽然来自蒙古,但是呼和他爹却是个木匠,牧场是他奶奶和老娘在打理。
特招的蒙生“进出口”标准都比正常生源降低了很多。所以大学的时候,他是玩的最凶的一个。根本就不在乎挂科的那种。

包宿
有一阵校外网吧抓包宿的抓的严,警察经常在11点左右把学生样的从网吧撵出来,而学校10点熄灯,让这些人叫门有点儿惩戒的意思在里面。
话说,有一天,11点多被清回来一批,但是蒙古并不在其中。他们寝的纷纷猜测,可能这小子跑到稍远的网吧去了。
结果,12点多的时候,蒙古咣咣砸门,回来了。
第二天,问蒙古怎么回事。蒙古说:“别提了,妈的把人都撵走了,找不到人跟我玩CS了,我还在那待着干嘛?趁着没开始算包夜费,就回来了。”
又问:“那怎么别人都撵回来了,就留你在那了呢?”
“操操!本来一个警察都过来了,结果另一个给拦住了,说岁数大的不用管。”
——蒙古那张饱经风霜的40岁的脸呀!!

操操
刚上大学那会儿,蒙古的汉语说得还不是很溜,但是听懂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们发现他说话有个口头语“操操!”,以为是蒙古话,也没太在意。
有一天打扑克,这家伙抓了一手好牌,又忍不住了:“操操,这回把你们全闷里面。”
牌局结束,邢土鳖终于忍不住问他:“老五啊,你成天操操操操的,这操操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你们不是总说非常非常好,就是比非常好还要好吧?特别特别贵,就是比特别贵还要贵吧?所以操操就是比操还要操!!”
From then on,我们两个寝室联CS或者打扑克的时候,都是乌烟瘴气“操操操操操操操”的声音……

Counter-Strike
蒙古打CS的时候秉承他们屋老七的风格:攒钱买狙猫墙角,哪儿黑往哪儿钻。
他还找到了理论依据:“Counter-Strike就是‘在角落里打’。”

蔬菜
一日,本寝老二看见我又守着电脑肯熏肉大饼,就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老五啊,你得吃点儿菜呀……”
我说:“我不是不吃菜,只是学校食堂做得粘粘呼呼,看着就不想吃。”
老二不知触动了哪根神经,接着开始说:“我们那块儿老人都说,百菜不如白菜,人要是一年不吃个十几二十顿大白菜,是要生病的……”
蒙古刚好进门,听到老二的话,不屑道:“操操,我来沈阳之前就没吃过几顿大白菜。别说大白菜了,所有的蔬菜都很少吃。天天吃肉,也没见我生病啊!”
想想,可能觉得他自己说的不准确,补充说:“有一种蔬菜一个月还是要吃上两三回的。大蒜嘛!”

已有6条评论

  1. 大蒜也能算蔬菜吗 操操同学真可爱啊

  2. 话说饮食结构里面没有蔬菜的,自身细胞都相当猛。比如爱斯基摩人。

  3. 你说的是蒙生吧,后面都写的蒙古

  4. 应该提一下蒙古为了日本队的比赛没有参加考试的事情。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