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国离职

刚才,阿国在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宣布,月底之前就会离开P记。
虽然没法跟俺这个老骨灰渣相比,但他也在P记干了6年了。

其实他离职的主要原因很简单:钱。
当初招他进来的时候,是以架构师招的。随后的两年里,他确实也在发挥着架构师的作用。但是随着4年前那个项目干砸掉之后,他就沦为了技术支持。2年前P记在估项目成本时,取消了技术支持的那一块,所以他又被分到了我们项目组。然后呢,就设计编码一肩挑,泯然众人矣。
单单这样也就罢了。上个月项目内部调整,把项目内部成本(工资)比较高的几个分开到不同的组里去。因为我有以前做Linux的经历,所以被划到了一个即将展开的驱动项目里去;而阿国就比较倒霉,被老陈好一顿劝之后,后续的任务是当前项目做完之后待岗。作为一个月还1W3房贷的房奴,他还指望年底的时候跟老陈掰掰手腕涨点儿卖身钱呢,怎么能容忍这么就被边缘化了?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创造money了?

次要原因就多了。
比如工作间封网让他万分不爽。
比如不能接电话让他老婆万分不爽。
比如忽然紧收的考勤制度让他无法翘班去监督装修进程和提前跑路接孩子从幼儿园放学。
比如他辛苦两个礼拜搞出来的内存池被小镇直接否决。

至于我跟阿国之间,属于那种永远说不到一块儿的亲密战友关系。——我是个笃信无政府主义的朋克,而他信仰大国沙文的强硬法西斯;我做东西喜欢单刀直入只实现有限的功能,而他喜欢设计复杂的包容性强的留有许多预留接口的庞大系统;我凡是不爱出头,客户说的变动但凡对工期没大的影响都会妥协,而他是个强硬的鹰派,“要么听我的干,要么拉倒。”比如对占中,他的看法是“这帮人瞎闹腾,对香港有什么好处”;再比如台湾的九合一选举,他的看法是“台湾完了”。每每辩不下去的时候,我的结束语是:“你有你的看法,我保留我的意见”,而他的是:“我不跟你说了,你那套根本就是错的。”
所以,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只比我大两岁的他已经跳槽了两次,工资也比我可观得多。我只是一只爱好和平的死胖子,在一家公司一蹲11年,薪水也只是个不上不下。

我们之间的脾性差异,几乎是所有同事都所共知的。所以下午小镇和小宇听说阿国离职的消息的时候,邀请他到楼下喝水的时候,只是象征性地问了我一句。意料之中地看到我摇摇脑袋后,他们仨丝毫没有意外地径直下去了。

莹莹还有些不解,他觉得这么多年的同事,我应该跟下去一起聊聊的。
下去干嘛?十句话不到就会吵起来好么?再说送别这种事,自己主动的才是正道,搭别人的顺风车一起实在太没品了。

何况最近为减肥,已经把酒肉糖水都戒了,到时人家一人一瓶饮料,就你自己空手陪着,多尴尬。

近10年来,阿国是唯一一个让我发文记念的离职同事,也算够有面子了。

已有7条评论

    1. 嗯.因为是不愿意动弹的懒蛋

  1. 这句有具新意“所谓性格决定命运”。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了,多少还是有点不舍的。

    1. 少了一个斗嘴玩的人

    1. 他不需要知道.实际上我没把blog地址告诉任何一个现役同事.

  2. 不知他看到你如此撰文纪念,作何感想!有这么一篇文章纪念,的确是对得起自己的回忆了

    1. 也就那样儿吧.君子之交点到为止.

  3. 活大这么大(比致哥小很多:),我最近的感觉是越来越不会交朋友了,发现人和人的差异还是蛮大的。如果不能有个共同的爱好一起玩下去,还真挺难交朋友的。看了你写的,我就联想起来前一阵自己的总结,和很多人(比如同事)交往,现在就讲究个“求同存异”。

    1. 只是同事.朋友的话我也感觉是越来越少.尤其有了孩子时间骤降之后.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