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59)

托三儿市长的福,协弃市从来就没禁过燃放鞭炮。 只不过后来出台了详细规定,三十初一初二十五24小时可放,其余晚上9点前可放,过了十五就不让了。 不过从来也没人查过。 今年政府仍旧没说不让放,但却不给发卖鞭炮的许可证,不让卖了。 年前买鞭炮像二十年前买小电影似的,先对暗号,然后领到小胡同里挺这段五菱宏光里买。 老婆大人在某个购物群...

每夫吐槽(058)

由于某种需要,从破烂堆里扒拉出08年买的本。重装Win7未遂,只能转而装XP。 什么叫光驱啊,什么叫光盘包啊,什么叫ghost啊,什么叫keygen啊,什么叫OfficeXP啊,什么叫主板驱动啊,就像一个个老朋友。 上次装XP,还是2009年呢。 不管连什么网站都报https不对的感觉好特别。 网易邮箱一直被我用来注册国...

每夫吐槽(057)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第一天开机,office就给来了个惊喜。excel打开后标题后面飘了一个括号(未验证版本)。 你奶奶的,老子的正版智商税白交了不成! 摩拳擦掌准备跟客服小哥掰斥掰斥的时候,又消失了。嘿! 某日,在单位一边查代码一边写中文资料。忽然发现,Visual Studio的Ctrl+Shift+F快捷键(工程内搜索)...

每夫吐槽(056)

上次说的断网,因为公司网络部门提前预演调整网络而被提前了。现在除了公司内网和邮箱,哪儿都上不了。 于是摸鱼时间变得抓心挠肝。心率不齐,记忆力下降,视力下降,便秘,颈椎腰肌手腕胃口太阳穴哪儿哪儿都疼,仿佛真的来了大姨夫了。 下班在家的时间,无论是读博文还是写博文,都差很多意思。需要进行很多技术调整。如果真的调整不过来,我怕是也就此消失...

每夫吐槽(055)

小猫抱回来的时机不太好,天气降温,却没来暖气。 头几天,连猫窝都没有。老婆的顾虑很多。放厅里怕它冷,放笼子里怕它害怕。 她们娘俩又怕被猫抓。于是打发我跟闺女换床,把猫跟我一起关进闺女卧室。 倒是有猫砂盆和水盆食盆,小家伙也是从小训练过的。 猫不是都喜欢暖和的地方嘛,就往我被里钻。扔下去就钻进来,扔下去就钻进来,后来熬不过它,太困...

也许再见

最近十年以来,在单位上网都是要翻墙的,小墙大墙一起翻。 这个周一回来,忽然发现两把梯子都坏掉了。而且是酸酸乳和木马都不能用了! 双份的双保险都不好使了,我真的没有准备更多的手段。不使用手段的话,能打开的网页是白名单,所有我所识的VPS供应商都不在白名单上。SSH也是封掉的。惶惶的一个工作日。 回家后调查一番,原来其中一个是真的...

添丁

昨天半夜,领导出去逛街,返程时带回来个大领导。 在家里的地位又下降了。 唉! 实在是太丑了...

每夫吐槽(054)

喜迎双十节,我家这边,我的博客服务器彻底连不上了。 上Linode官网都要挂梯子。而且所有国家的所有节点都全面飘红,不是超时就是600ms以上。 也知这次是临时的还是长期的。忍很久了,直接就给换了。换成之前有朋友提到过的香港服务商。也没特意找什么优惠,自己觉得合适就那样了,贵贱也差不离。 本来4号的时候就买完了,但这种事情只有开工...

每夫吐槽(052)

7月初的时候手机摔了一下之后屏不亮了。联系老婆家那边的一个在胜利百货卖手机的嫂子,去修一下。 因为疫情,有一半的门不开。没手机也不能问路,究竟哪个口能下去只能靠撞运气。 一路走去,只有大约1/3的摊位是营业的。多是美甲的。最多的服装鞋帽类的,十家能有一家开业就不错了。 二嫂所在的手机广场倒是有很多人。等换屏的功夫,跟二嫂聊胜利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