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枪的JB

周记No.551

周二下班,3P找了几个小学同学聚会。跟老庞小强小博上次聚会已经是两年以前的事了 。更何况这次3P找来了小时候心中的“胖虎”老姜。二十三年没见,怎能不浮一大白!
遂断片。

周三睁眼已是五点半,发现自己独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还在后悔没看成西班牙克罗地亚的小组赛,老婆脸色发黑地过来:“你裤子怎么湿成那样?是不是吐了?还好意思直接往沙发上躺……”
“不是我吐的,是小博吐我裤子上的,而且我当时就洗了……”
然后她直到周末都没理我。
招儿是污了点儿,要是能让她一直这么安静,倒也不是不能用……

喝酒的时候小强诉苦说他的停车场生意没法干了。“南方老板现在给小区停车场上设备根本不要钱,只需要开发商或者物业提供详细的业主资料。”
闻之细思恐极。

周中金雅琴女士去世,前年被推荐看《我们俩》的时候完全没想起来这老太太在《我爱我家》中还有过出场。
同事间又掀起一次怀念《我爱我家》的热潮。我tm都自行屏蔽朋友圈了,还是躲不过去。不是对金女士不敬,而是当年英若诚先生去世的时候就来了一拨,文兴宇去世的时候又一拨,可以想见将来杨立新宋丹丹英达梁天赵明明沈畅死的时候,这一拨一拨的还会来。这得怀念到啥时候是头啊?
关凌岁数还比我小,细思恐极。

周六又是跟小祖宗单独相处。上完课非要顶着大太阳去公园玩轮滑。“楼下地方那么小,我摔着了你不心疼啊?”
请示领导,领导说“你不怕累就随便”。于是,二十四孝老爹背了一身头盔护膝护肘防晒霜扇子矿泉水面巾纸,不仅要跟着轮滑鞋一路小跑防止重伤,还要在必要的时候扮成坏魔仙挨上那么一两记。
出力也就罢了,还没讨了好。闺女嫌我腿不好跑得不够快,老婆嫌我没阻止臭宝衣服弄脏。
我tm还是天天喝断片算了。

周日,拿着老婆大人早早给订好的票,继续去年未竟的事业,围观活体许巍。出发前老婆郑重提示我说:“新体育场那条道车少,你最好自己开车去。今天人肯定多,老许跟BIGBANG撞车了。”
我随口问了一句:“BIGBANG是什么玩意儿?”
回答我的是我们家臭宝:“BIGBANG就是权志龙。就是我最喜欢的AngelaBaby最喜欢的人。”
WTF?

我终究还是与自己的处女驾擦肩而过。——开车就不能喝酒了,没有啤酒的音乐节还有什么意思。

音乐节本身真的很好玩,很多有特色的乐队。互动啊即兴发挥啊这类的东西,无论什么音乐平台无论充多少钻都换不来的。当然也有吉他手掉线主唱跑调鼓手溜号的,各种有趣。
下午有个叫TOPY的乐队,印象比较深。主唱兼吉他常常高音上不去,词倒不错;贝斯手把贝斯玩得跟非洲鼓似的,各种刷存在感。
一个小孩子组成的乐队,在台上号称要成为花儿乐队第二。大张伟也能混到有崇拜者?
还有个激流核乐队“ICE MOON”的主唱站在台上叫嚣:“旁边是BIGBANG,tmd唱得有我好吗?凭什么他们在馆里吹空调咱在这儿晒太阳啊?干死他们!下一首歌《F**king Justin Bieber》,嗨起来!”

5点就不到处喝到处逛了,到主舞台找个好位置坐下,静静等老许出场。后面几只乐队都试图让坐着的人站起来一块儿嗨,然并卵。
7点的乐队出场的时候,人群不约而同站了起来。主唱也来了精神,跟吉他一起嗷嗷炫技。8点多离场还提出要再来一首,底下的人着急看许巍,没答应。从8点10分一直干站到9点,许巍也没出场。还以为耍大牌。回家查了节目单才知道,错怪了老许,节目单上应该还有一只乐队的,不知为啥跑路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老许,现场太棒了。100块钱8首歌比老婆大人动辄600、1200的张信哲梁静茹们经济实惠多了。何况还白饶了一只活体李延亮。

回程的时候跟三个海事的学生拼了个黑车。三个大二生跟司机聊得很开,管85年生的司机叫叔。可能觉得有共同话题,挤在我旁边的小白脸忽然问我:“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听许巍的啊?”
我:“1997年,我买了许巍第一张专辑。磁带。高二。”
小白脸本能叫唤了一声:“我艹,我那时还不到一岁!”
这趟短暂的旅程就此清净了。

已有30条评论

  1. 叫你老婆大人来这里抓证据,估计你还能再清静一周,嘿嘿。
    停车场生意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业主资料。。。。。

    你的博客还自带过滤关键字么???

    1. 强电弱电布线,刷卡或车牌识别系统,计费系统,监控设备,防滑地面之类,全套下来价格不菲。天知道那些南方老板图啥。
      没关键字啊,你写什么非法字符了

        1. 那俩星是我主动打的啊。毕竟只是引用,JB也没砸过我家玻璃。

  2. 前阵子一混深圳的同学回来,小聚了一下,反正我还是一口一口喝的风格,倒是那同学一口一杯的干,最后去医院打吊瓶了。
    最大的感慨是外面喝酒太斯文了,我那同学好歹也是干销售没少陪客户喝酒,回来碰上那几个喝酒的同学,半道就翻了。
    不爱喝酒,但是像这种场合不喝酒也确实没意思,陪着喝点其实也还不错。

    1. 都是奔四的人了,发小聚一起没有虚伪的外壳,轮番讲自己现在的故事,都不容易。很快就大了。

  3. 最后一个与三名学生乘车的事很有喜感啊!1997,真的好遥远啊,想起来我最早听许巍是上小学的时候,晚上睡不着觉,那时候家里电视没几个台,到了凌晨这些频道都没节目,打开收音机,却意外地听到了蓝莲花这些歌,觉得好极了。第二天大概同样的时间,还是打开收音机,发现还是这几首许巍的歌,就又听了一遍。这事说起来,十年了吧。

    1. 我听许巍应该也是高二,不过我的高二快2000年了

    2. 我并不喜欢蓝莲花。我喜欢前两张专辑的那个抑郁的许巍,把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

  4. 3P。我就看到这词了。其他我什么都没看到的。

    1. 这是个特殊名词,是我一死党。你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5. 许巍啊,我喜欢温暖和曾经的你!我爱我家,我一集也没看过,在广东地区也从来没流行过,这算是南北文化差异了。。。

  6. 哎,你们好有激情!我听了那么多人的歌,愣是一个偶像都没有,情何以堪!近来听Ellie Goulding的歌多点。

    1. 当天这两首当天都唱了。《温暖》李延亮间奏solo的时候骚爆了!《曾经的你》大合唱。这些玩乐队的(我不觉得现在的老许还能算摇滚)还是现场更带感。我不喜欢《我爱我家》一是京味儿太浓,二是每集之间水平参差太大,不能保证每天都有趣。

    2. 没偶像挺正常的,我也只是喜欢老许前期的歌而已。乐队这东西还是要看现场。

  7. 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标题党!

    1. 为什么你看到这个标题要脱裤子?
      好恶心!离远点!

  8. 你比85年的司机看起来年轻多了,应该高兴还是?
    喝断片,结果裤子怎么湿的都不知道了吧

    1. 散了之后断的片,裤子湿的原因我说的是真的。
      因为胖得脸上没褶子,所以我长相一直很有欺骗性。

      1. 吐你裤子上,我脑补了下画面,挺美好的。。。
        发福表示生活太滋润了

  9. 97年我也高二。

    1. 我九九年才上初一。

    2. 你跳级了还是上学早?

  10. 要求停车场提供详细的业主资料?这么吓人的事儿,我忽然感觉不会开车and没车是一件相对安全的事儿

    1. 是的,感觉现在生活中处处是陷阱。
      开车就等于麻烦。

  11. 第二次点开,我其实是在意JB。居然躺枪了。_(:з」∠)_

  12. 酒实在是太难喝,从来还没喝断片过。
    白送设备是为了以后维护时好狮子大开口?
    97年我才小学,还记得香港回归学校放半天假让回去看电视写观后感。

    1. 我一开始跟你想的一样,以为是放长线收维护费,但人家说不是,就是要客户资料,不知是想骗还是想做大生意。反正就是不在乎修停车场这点成本。
      香港回归没放假,邓老头挂掉反而占用了寒假到学校集体默哀。

  13. 你的文章标题吸引我了,直截了当 啊

  14. 张一山岁数比你小多了……

    1. 光知道有个手枪打得好的张山。张一山是谁?

        1. 我爱我家里有叫刘星的吗?一点印象也没有。主角一家姓贾,媳妇姓和,保姆姓张。

  15. 我没啥特点,就是年轻

  16.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知道许巍是谁

    1. 我信。这很正常。

  17. 提供详细的业主资料——这个也是价值不菲啊,兲朝那是越来越没有节操了。

    1. 而且业主完全想不到会是楼下停车场把自己给卖了。

  18. 3P?JB?
    我那个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1. 看到JB就脱是个什么生活习性?

  19. 可能是那个乐队英文不好?要是想骂人应该用动词的。

    音乐节啥时候,这波妹赶上阿。

    1. fuck JB是动宾短语,fucking JB是偏正短语。我觉得都行。
      上个周六周日两天,许巍周日晚上9点出场攒底。

  20. 97年我还是五年级呢,你听许巍好早。
    我记得第一次听许巍的就是《故乡》,那已经是上大学以后的事情了

    1. 2000年以后的许巍跟之前的差别是巨大的。我不怎么喜欢第三张专辑开始及以后的许巍。

  21. 不喝酒的飘过

  22. 我是来看3P的

  23.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生

  24. 上学时候我看过《我们俩》留下的印象挺深,觉得挺不错。
    1997年你上高二,我上初二

    1. 《我们俩》里窦唯的配乐简直是神作。

  25. 又一次来到破袜子,博主依旧是辣么风骚,风骚的破袜子!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