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老片《南拳王》

这片子早已在脑海里沉寂了好多年。 2016年冬天的一个夜晚,看到@姜辰发来的评论里出现了一个“跪”字,记忆犹如被扔了雷管的鱼塘一样翻滚不已。因为镜头上印象最深的一跪就来自这部电影。 今天,800多天后才开始动笔,充分说明了我是个记性很好的拖延症晚期。 这部片子很热门。 在八十年代,这部电影是有周边产品的——圆牌(东北...

梦三十六

跟一帮哥们吃饭,依旧是那个烧烤店的那个包间。 忽然有人敲门。 原来是高中同学X也在吃饭,过来敬酒。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父亲。”X说。 我一看,这不是六班的Z嘛?“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咱们同学吗?”我大声说。 “额,干爹。”X语气尴尬,神色却一点儿也不尴尬。 X继续介绍:“这位,是我的继母。” 我又跳脚了:“这不...

每夫吐槽(031)

最近大姨夫来得不怎么正常。 心情不好是一方面。之前说过了。 工作上也忙。因为换了组,回到了5年前离开的,之前我干了6年的那个项目。 这项目2005年就开始了,跟我博客历史一样长。全国范围不好讲,协弃市来说绝对是朵奇葩。 目前的Leader是我大徒弟,去年结婚后就一直吵吵今年一定要把孩子生出来。而之前的主力队员是我另一个徒弟,...

一个葬礼·两个葬礼·十个葬礼·不惑之年

正月初七,大姨葬礼;正月二十二,二姑葬礼。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心情始终不舒服。 我无法用词汇形容出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但我知道它的名字绝对不是悲伤。 最近的一个葬礼是二姑的。葬礼上,我照例是一滴眼泪也没掉。生老病死而已,虽然残忍,但也没什么办法。 可是回家的时候走进电梯,迎头撞上了肯德基的广告“所谓坚强,全靠硬抗”,就立...

人怜花淡薄

——重读古龙之《武林外史》 无论在当年,还是在现在,武林外史读起来都不怎么能让人产生什么愉悦的感觉。 这部书最大的问题是,脱节。 前一半写的是沈浪和王怜花沉湎于猫玩耗子耗子玩猫的游戏,抓完放了,“好,现在换你抓我了。”特幼稚。 后一半变成沈浪斗快活王,王怜花熊猫儿一下子变成了路人,只剩下在一边喊666的戏份,风格变化太快,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