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怜花淡薄

——重读古龙之《武林外史》

无论在当年,还是在现在,武林外史读起来都不怎么能让人产生什么愉悦的感觉。
这部书最大的问题是,脱节。
前一半写的是沈浪和王怜花沉湎于猫玩耗子耗子玩猫的游戏,抓完放了,“好,现在换你抓我了。”特幼稚。
后一半变成沈浪斗快活王,王怜花熊猫儿一下子变成了路人,只剩下在一边喊666的戏份,风格变化太快,接受不能。
本来前面2/3的故事都是以找火孩儿为线索,写到最后竟然把这事儿给抛诸脑后了,这实在太古龙了。

沈浪的形象接近于完人。所以在古龙的几大主角里,沈浪给人的印象是最低的,没什么出彩的武功,也没什么动人的故事。从王怜花和快活王手下的逃脱不像是一个大侠而更像是从隔壁詹士邦的片场拷贝粘贴过来的。
反正就是,知道沈浪厉害就行了。

女主角朱七七双商极低,除了热情找不出什么优点了。
难得的是古龙没在她身上玩什么翻转哏,没有像铁心兰那样举棋不定,算稍微有所加分。
朱七七这么蠢的女人同时被三个人看上,古龙早期的手法也是有够烂的。

熊猫儿的正确读法是熊/猫儿而不是熊猫/儿。从头到尾古龙都把他写成一个行为像猫的人而不是像熊猫。
作为男配,熊猫儿上半部的表现是合格的,下半部则非常失败,失去了自己的性格。
熊猫儿可以看成是后来胡铁花的原型。好酒、仗义、以及跟主人公抢马子。

王怜花是前半部分塑造的最成功的角色,甚至也是整部书里给人印象最深的角色。
武功高强、工于心计且臭不要脸,实在是恶人中的楷模。
无奈后面古龙收不住了,对王怜花实施了降智攻击,直接写成路人,实在可惜。
后面的书里再提到王怜花的时候,已经是跟沈浪一般的“名侠”待遇了。也不知道王怜花自己乐意不乐意被这么称呼。
反正留给龙小云的那本《怜花宝鉴》倒还是挺邪的。

白飞飞倒是写得很纯粹,就是为了复仇。
有板有眼有理有据。
可惜戏份太少。

书名武林,格局却不大,开头一堆名宿开会,被朱七七搅了局之后,就没出现过几个重要配角,就剩下沈浪集团跟快活王集团瞎闹腾。
“武林”写成了两个团伙非此即彼的斗争,挺失败的。

书的结局不能说没有新意。主角和团队跑路,两个配角干死了大BOSS。
但是这么写真的是很不过瘾啊!
花了好长时间,前期费劲记了好多人物,后期没了,这就很不爽。
好在这次有心理准备,前期就没怎么记。

这部书是古龙转型期的作品之一,本来在重读列表的边缘。
后来看有人分析阿飞的身世,说他是白飞飞和沈浪的私生子,发现自己第一次读的时候竟然完全没有印象。遂把本书列上,作为小李飞刀这一系列的重要成员。
果然,还是当年读得不细致,书里可是有白飞飞把沈浪XXOO了七天七夜的情节啊!咩哈哈哈。

已有5条评论

  1. 同名电视剧拍得还可以,片尾曲好听。

    1. 完全没看过。这部书很乱,电视剧想拍好估计得大量魔改。

  2. 文字完全看不下去,有拍電視劇的話會看看

  3. 每次到访都受益匪浅,看得很过瘾,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看一本原著,像你这样为了一条传言重看原著的行为,钦佩、鼓励、欢迎!

  4. 原网站挂了,重新评论一下!每次到访都受益匪浅,看得很过瘾,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看一本原著,像你这样为了一条传言重看原著的行为,钦佩、鼓励、欢迎!

  5. “书里可是有白飞飞把沈浪XXOO了七天七夜的情节啊”

    WTF?我看的是删节版?

    1. 第四十三章 奇念实难言

      ===========
      那是盘很丰富的食物,沈浪吃了个干净,他需要补充体力,那么等到机会来时,他才能应付。

        白飞飞也不说话,只是一口口地喂他。

        沈浪吃完了,白飞飞就站起来,目光凝注着沈浪,道:”现在你还需要什么?”沈浪道:”没有了。”

        白飞飞笑道:”你纵有需要,也不敢说的。”

        于是她轻盈地走了出去。

        沈浪目送着她背影,等她走出了门,沈浪还是在思索着她的一切~这的确是个十分奇怪的女子。

        屋子里又静得像坟墓,而”静寂”正是”寂寞”最好的朋友,寂莫……该死的寂寞,可怕的寂寞。

        世上又有谁真的能忍受寂寞?

        沈浪喃喃道:”我当真没有需要了么?我为何不说……”忽然,觉得身子里有了种奇异的感觉,一种奇异的热力,渐渐在他身体里散发了开来。

        他觉得自己像是要爆裂。

        但他既不能运功抵抗,身子也不能动。

        他只有忍受着——这在他来说,实在是一种新奇的痛苦,他的嘴渐渐干得发裂,但身上却被汗透。

        就在这痛苦的煎熬中,也不知过了多久。

        他忽然发现白飞飞又站在他床头。

        她手里拿着杯水,笑道:”你渴了么?”

        沈浪哑声道:”渴……渴极了。”

        白飞飞嫣然道:”这句话我知道你是敢说的。”她扶起沈浪,一口口喂他喝水,沈浪身子虽不能动,但身体里每一个组织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那香气……那柔软的……那温暖的胴体。

        白飞飞凝目瞧着他,一字字轻声道:”现在,你还需要什么?”沈浪望着她起伏的胸膛,道:”我……我……”白飞飞柔声道:”你若有需要,只管说呀。”

        沈浪嘶声道:”你为何要如此折磨我?”

        白飞飞轻笑道:”我几时在折磨你,只要你说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你不敢说,这是你自己在折磨自己。”沈浪满头大汗涔涔而落,道:”我……我没有。”他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挣扎说出”没有”这两个字。

        白飞飞大笑道:”我知道你不敢说的。”

        她笑声中充满叽嘲之意,她又走了过去。

        轻纱的长袍,终于飘落在地上。

        灯光朦胧,她莹白的胴体在灯下发着光,她洁白的胸膛在轻轻颤抖,她的腿圆润而修长。

        她俯身就向沈浪。

        她梦呓地低语道:”我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现在,沈浪的穴道已被解开了。

        但他却还是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不能动。

        这倒并不是因为兴奋后的疲惫,而是因为那迷药的余力,他目光空虚地望着帐顶浅紫色的流苏……

        白飞飞就伏在他胸膛上,等着喘息平息。

        然后,她轻轻搔了搔他的耳朵,柔声道:”你在想什么?”沈浪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对这句最简单的话,他竟似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过了许久,他才叹了口气道:”我本该想许多事,但现在,我什么也没有想。”白飞飞娇笑道:”方才我假如走了,你是不是要发狂?”沈浪道:”我只是想不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白飞飞道:”你真的想不出……你难不知我一直在爱着你,我一生都是空虚的,我需要你的生命来充实我。”她嫣然一笑,轻轻接道:”还有,我一心想为你生个孩子。”沈浪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白飞飞笑道:”生儿育女,这不是很普通的事么?你为什么要吃惊?”沈浪道:”但我们……我们……”

        白飞飞道:”不错,我们不能结合,因为你已快要死了,但是……生孩子却是另外一回事,你说是不是?”沈浪苦笑道:”我无法了解你的思想。”

        白飞飞阖起眼帘,悠悠道:”我一心想瞧瞧,我们生下来的孩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真是想得要发疯,想得要死……”她吃吃地笑了起来道:”天下最正直、最侠义、智慧最高的男人,和一个天下最邪恶、最毒辣、智慧也最高的女人,他们生下来的孩子,又会是怎么样一个人?”她笑得更开心,手支着腮,接着道:”连我都不敢想象,这孩子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无疑会比天下任何人都聪明,但他是正直的呢?还是邪恶的呢?他心中是充满了自父亲处遗传来的仁爱?还是充满了自母亲处得来的仇恨?”沈浪整个人都已愕然,呐呐道:”这……这……”这句话却叫他该如何回答。

        白飞飞轻笑道:”我想无论这孩子会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必定都是个十分杰出的人,他若是女的,必定能令天下的男人都为她神魂颠倒,拜倒在她的足下,他若是男的,那么这世界就必将因他而改变,你说是么?”沈浪叹了口气,这件事,实在令他不敢想象。

        白飞飞道:”有了这样的孩子,你开不开心?”沈浪叹道:”你叫我该说什么?”

        白飞飞柔声道:”你知道你将会有一个这样的孩子,你死也该瞑目了,而我呢……我有了他,你死了后也就不会寂寞……”她又阖起眼帘,悠悠接道:”我想起你的时候,只要瞧见他,也会觉得十分安慰了。”沈浪苦笑道:”听你这话,好像要我死的人并不是你……一个人既要怀念我、想我,却又要杀死我,这道理我实在想不通。”白飞飞娇笑道:”将来怀念你,我现在杀死你,这完全是两回事。”沈浪道:”世上除了你之外,只怕谁也不会说这是两回事的。”白飞飞笑道:”你不是早已说过,我和别人不同么?”沈浪道:”不错,我的确早已说过,你的确和别人不同。”白飞飞柔声道:”你也和别人不同,你是我这一生中最最不能忘怀的男人,过两天,你参加我婚礼的时候,我说不定也会望你笑一笑。”她常在说前两句话时,总是温柔得令人心神皆醉,但等她后一句话说出来,却又总是令人哭不出,更笑不得。

        沈浪失声道:”……你还是要和快活王结婚?”白飞飞道:”当然。”

        沈浪大声道:”当然?……天下最荒谬,最不合理的事,你却认为理所当然。”白飞飞道:”你认为不对?”

        沈浪道:”你……将你的身给了我,又要为我生个孩子,但你…你……你却要嫁给别人,这难道还没有什么不对?”白飞飞娇笑道:”生孩子和嫁人,更是两回事了。”沈浪道:”但你莫忘了,你是他的女儿。”

        白飞飞一字字道:”我若不是他的女儿,我又怎会嫁给他……”沈浪道:”这……这…这算是什么理由,我简直不懂你心里究竟想着什么,我见过的疯子也有不少,但却没有一个比你更疯狂,更不可理喻的。”白飞飞吃吃笑道:”沈浪终于生气了,泰山崩于前而神色不变的沈浪终于为我发了脾气,我实在应该觉得光荣得很。”她轻抚着沈浪的胸膛,柔声道:”但你也莫要生气,无论如何,我总是爱你的,天下我只爱你一个人,我爱你爱得发狂……”她痴痴地瞧着沈浪,温柔地叙道着……也就在同时,她轻抚着沈浪的手,已点了沈浪七处穴道。

        沈浪又完全不能动了。

        白飞飞附在他耳旁,低声道:”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沈浪长叹道:”我还有什么话说?……一个女孩子能一面躺在我怀里,说她爱我,一面却又将下手点我的穴道……”他瞧着白飞飞,苦笑道:”我遇见了这样的女孩子,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白飞飞娇笑道:”但这样的女孩子,也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你说是么……你本该觉得幸运才是,是么………她娇笑着下了床,就站在床头,缓缓穿起了衣裳,她目光终始没有离开过沈浪,轻轻道:”你好生睡一觉吧,我要走了。”沈浪苦笑道:”谢谢你的关心,我会睡的。”

      第四十四章 情缠死方休

      ========
      朱七七拉着沈浪,道:”别的不说,我先问你,你穴道是怎么解开的?”沈浪道:”穴道么?这?……”这的确是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白飞飞,他又想起了白飞飞……想起了在那神秘的石室中,那几天的悲惨的,狂欢的日子。

        每一次,白飞飞平时都先将他穴道解开,临走时再点住,她以为沈浪已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她还是低估了沈浪。

        沈浪永远是沈浪,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有他那超人的能力,一次又一次,他慢慢的培养起自己的能力。

        在最后一次,他终于完全闭住了自己的穴道,在那悲伤而又艳丽的奇妙时刻里,白飞飞终于被瞒过了一次。

      因为白飞飞抓住沈浪到快活王婚礼正好是七天,所以沈浪被弄了七天。

答对问题,留言框就会出现

珍爱生命,拒绝尬聊。
只要贵站的订阅通道畅通且言之有物,本人一定会回访。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