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10月23日

今天是星期三。下午照例放半天假。据说最近老师们政治学习的主要内容是海湾战争对国内的影响。

吃完泡的作为午饭的两袋华丰之后,照例去找3P出来玩。
到了他家楼下,俺忽然觉得像往常一样在楼下大声喊太不智能了。于是就照着他楼下停着的途胜来了一脚。
顿时,警报声大作。半分钟之后,五楼之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有本事,照保险杠踹啊!”
我勒个去,这可是你要求的,看我霹雳旋风腿、无敌鸳鸯腿、佛山无影脚、加加不罗跟……
这小子的报警器不知道是什么牌子怎么个设置,只要有震动就激发一次,还带连续叠加的。同时触发5、6个的效果绝对的振聋发聩!他家楼下生产电机的残疾人福利小工厂里那个重度烧伤得像舔食者的大叔受不了了,放下手里的活,追出院子来吓唬我。
丫的,难道你不知道平时我见到你那一副害怕的样子是装出来安慰伤残人士的?你还真当自己是舔食者了??

在俺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听到了清脆的“啪”的一声,双星与现代的交锋中,双星终于占了一次上风。
3P像痔疮发作了一样从楼上冲了下来,对着车头就开始狂笑:“终于可以去骗保险了!!哈哈哈哈!!!”

总得想着玩点儿什么吧?于是俺提议去小山一趟,看看能不能抓点儿什么回来玩。
3P说,先说好哈,再抓到蝌蚪不许咬死了;起码不能带回来咬死了;最最起码不能当着小MM的面儿咬死了!死胖子你实在太血腥了。

原来的小山早已不存在了,被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而该公司资金链断裂,无力开发,草草堆起了十数个巨大的土堆就销声匿迹了。
我们俩奋力爬上最高的那个土堆,鸟瞰全工地:在核心区域的几个土堆的阳面上,一对对的野鸳鸯在忙活着;而在背阴的一面,则有数个中年大妈,脖子上挂着“五块钱一发”的牌子……

晦气啊晦气!还不如回家看中西里菜呢!啊不对,这里是1991年,中西才三岁!回家后应该只能看到小室友里跟死鬼饭岛爱才对。嗯嗯,也不对,饭岛爱还没死呢。可是,人总是要死的……可可是,俺为什么要说死鬼饭岛爱,不说死鬼3P呢……可可可可是,叫3P死鬼这事儿实在太恶心了……可可可可可是,不反对是一回事,支持是另一回事,身体力行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下了小山,打算就在门口玩一会儿得了。去找老徐,老徐她娘说她不在家,买什么什么育儿指南去了;去找小崔,小崔她娘说她不在家,做美容去了;去找蝈蝈,蝈蝈他爹说她不在家,跟男朋友看电影去了;去找大野蓝,大野蓝她奶奶说她不在家,甘井子百货27周年店庆,shopping去了;去找白骨,白骨她爹说她不在家,兼职卖盗版盘去了。
喵了个咪的,逼我们找男生玩不成!!

好歹俺俩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了,两个人可以玩的也不少。

保留节目之一:踢捆儿。
3P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罐儿喷漆,对准地面,直接就写了一个“有人”。随即他就反应过来,应该是画圈才对。他不好意思地把喷桶交给了我。我随手一喷——“办证 135……”。于是又不好意思地把喷桶交还给3P。
总算安安稳稳地画了个圈儿画了条线,猜拳之后,他踢,我接。
这厮卯足了力气一个大脚,键子向远方飞啊飞啊,最后落在了一辆保时捷卡宴的天窗上。
于是产生了争议。3P说,键子落下了,就算他踢成功了,我应该站在车顶上扔键子攻圈。俺则认为,键子没落地就不算结束,俺只要爬到车顶把键子抓住就应该算3P失格。3P又说,应该参考棒球的本垒打,算他直接3捆拉倒;俺说不行,这满地是车你还让不让我翻身了。他说只要规矩定下来就是公平的,你要是能先爬到卡宴上把我接死我就认……
所以就没法玩了。

保留节目之二:插刀。
由于买不到一毛钱的小刀片而无法实现。

保留节目之三:跨步。
由于他脚上的华伦和我脚上的梦特娇而无法实现。

抱着头想了好一阵之后,还是决定去打电游。
去电游厅的路上,3P问我有钱吗?我说有2块钱但是不能花。因为我把作业包给30中的一个勤工俭学小组做了,一次2元。
3P听了大骂我笨蛋,说那个小组包月的话只要5块,还不限流量和科目。
于是我问,他的作业是怎么解决的。他说网上团购了,5点钟的时候凭借手机上的密码去领。
走到街厅门口,发现门上贴了张告示:“鉴于广大小朋友纷纷在家用模拟器提高水平之后,到本小店来进行表演,一个币的平均存活率均在50分钟以上,大大增加了本小店的维护成本并直接造成负盈利。鉴于此,在消灭模拟器之前,本店无限期停业。进来玩777和苹果游戏的除外。”

又去找了家用机的游戏店。3P拿出身上仅有的两块钱,开了40分钟的《四天明王》。
谁料想刚上手不到10分钟,停电了。
老板很客气,说给3P个VIP客户,钱就不退了,下次来可以直接玩一个小时。

没办法,找大酒和钢子打扑克吧。
给大酒和钢子打电话约好上线,俺俩就回到了3P家附近,他掏出iPhone我掏出上网本,开战。
为啥不开电脑?停电了呗!
为啥不面战?好作弊呗!
战了大约两个小时,4点多了。俺俩的设备几乎同时没电了。3P说倒驴不倒架,打扑克没有先跑的道理,上车里充电去。
连上充电器还不到10分钟,又都灭了。
3P还很诧异,说:“我的电平还很新啊,怎么这么萎啊!”
俺白了他一眼:“是谁任凭别人踹车让报警响了半个小时的?”
……
……
3P这下完蛋了,电平没了车就打不着,车打不着就不能给iPhone充电,iPhone打不开就拿不到团购码,拿不到团购码就完不成作业。
他用少有的恳求的语气跟俺说:“你不是还有两块钱吗?借我买蜡烛吧!今天晚上不拼命是不行了。”
好吧,一世人两兄弟,拿去~

买了蜡烛3P就匆匆回家赶作业了,俺也意兴阑珊地往回走。
刚到家门口忽然想起,钱给他了,我拿什么去买作业啊?!人家小本生意,不带刷卡的。

赶紧向3P家折回去,在楼下大喊:“分我一半儿~~”

已有4条评论

  1. 小山儿么, 中山公园啊! 俺小时候老爱去荡秋千了~~ 亮点太多, 看了好欢乐 ~~

    1. 不是.俺们家小时候住的偏,没住在五一广场那种好地脚儿.俺家在金南路,那小山15年前修了枣园公园.

    1. 其实他名字是波。但我从小就一直叫他三皮。谁知道这外号后来被整邪恶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