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麋窜

最近,公司内部有关班车的问题再一次被新来的小P孩儿们捅了出来,一时之间工作间里讨论得沸沸扬扬。

一小孩来问我:“王哥,你在公司那么多年了,就没提过班车的事儿吗?”
我说:“从我到公司起,每次填满意度调查的时候,我都给后勤个不及格,然后写上‘班车’二字。”
“那后来呢?”
“从06年开始,再也没让我参与过调查。”

=========================================
本来这个话题很快就悻悻地结束了。
如果不是本人追加了一句:“要是搬黄糜窜还没有班车的话,我就不干了。”的话。

周围的小孩儿们呼啦一下把俺围上了:“哥,什么是黄糜窜?”
看来好久不说大连话,这帮人都忘记我是半拉此地巴子了。
“就是黄泥川,黄糜窜是本地人的发音。”

“光知道大连人把川念成平舌,可是不知道把ni念成mi啊?王哥,你们怎么说淤泥?”
“烂糜。”
“泥鳅呢?”
“糜了够子。”
“青泥洼桥呢?好像没听人说过青糜洼桥啊!”
“站前或者街里。很少有人直接叫青糜。但是还是有叫青糜街、青糜派出所。”
“水泥!水泥!哈哈,王哥,平常可是听过你说水泥的!”
俺笑眯眯地白了他一眼,轻声吐出两个字:“洋灰。”

已有5条评论

  1. 赞!大连话就靠你发扬了

  2. 这几句方言和我们这儿的一模一样呀,虽然隔海相望……

    1. 嗯,大连这地方地理属东北,人文属胶东.

    1. 你看错了,我们分明是在向上级反应没有班车

  3. 五月份咱一起吃饭的时候就说要搬了,弄了一顿还没搬呀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