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509)

过去的纪念日假期的头两天,老婆带孩子回娘家住了。真是快乐啊快乐!

周二,给老婆买第二天午饭的时候忽然灵光一现,多买了一只鸡腿给臭宝。
回到家之后,臭宝果然对这份意外的惊喜非常满意,除了给了我一口之外,不到10分钟就啃光了。
晚上老婆加完班回家,说:“你下次买鸡腿的时候给咱闺女带一个,今天早上送她的时候闻到味儿馋得不行了。”
臭宝听了就在沙发上打滚、笑。然后跟她妈妈说:“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周三终于攻克了那个驱动。上次的结论还是不准的。最终的结果是这个controller接收的数据长度,是由发送的数据决定的,收发一体。想收到7byte的数据,就必须先喂出去7个波形,即使命令只有1Byte。
这玩意儿在文档上有讲,我也看到了,但没理解。英语不够用了,也没处说理去。
所以这个晚上只能独自加班整理代码。其实弄得还满快的,这行干得久了,实在感觉不到创造性coding之外的工作量。

反正加也加了,家里也没饭,剩余的时间弄了会儿新主题。进度是到ajax-comment。在大发那儿留言得到了授权。
可能是被那个转我的网站闹的,越来越重视版权的事儿了。他可以说不介意,但我不能不问。

四虽然家里只有自己,但我还是跟臭宝在家一样的时间段就起床了。打开电视听着直播,偶尔瞅两眼,这边开始攻关大计。
微信群里一早就集体兴奋了。尤其是转学后的第二个小学那个群,也不知道为啥一个两个的都那么热衷于时事。后来原来的体委直接点名我要我发表看法:“死胖子说句感想!”
我艹,我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发表个感想还不得把你们弄封号啊!?
我想来想去,回了一句自认为不那么敏感的:“中山装不适合胖子。”
这个世界清静了三分钟。然后军迷和伪军迷及大大麻麻粉们继续热情地讨论。好像我不曾存在过一样。
随便吧。

打幽白的时候一度把音乐关了,开网易云的私人FM,随到了郑秀文的《眉飞色舞》。然后就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伸着小手指头拿把扇子跳大神的记不住名字的女棒子。
记忆里扇子玩得能让我记住的,就只有郑少秋(楚留香)、郑少秋(乾隆)、不知火舞和她了。google了一下名字:李贞贤。果然还是记不住的节奏。棒子女星能对上号的就只有两个半:张娜拉、全智贤和半个金喜善。并且金喜善不能和其他人一起出现。
找到几个视频,但对不上。尤其我记得当时广为流传的是蹦蹦哒哒唱“巴锅,巴锅,一起来砸大锅”的《眉飞色舞》,而不是能找到的《独一无二》。又架起梯子翻了墙,在油条帮上终于得偿所愿。一定是我优酷的打开方式不对。
lizhenxian2003
lizhenxian2013
几个视频看下来,对自己的棒子国脸盲症释然了。这tm能对上才叫见了鬼。我确信自己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棒子国=。 =

周五的晚上就开始噩梦了。
老婆要继续去拔罐,因为都是熟人,而且臭宝不愿意在家里待着,就一道去了。尤其传说中还有能治膝盖的仪器。
波波嫂很热情,反正也没有其他客人,就直接送了我一个排毒疗,说让我“舒服舒服”,体会一下拔罐的乐趣。
25分钟过后,我的胸口和肚子上一排排的大水泡……
波波嫂倒丝毫不觉得尴尬,指着我的罐印:“你这个大水泡是胃不好,你是不是胃不好?”
我点头。
“这个红的水泡是胆不好,你是不是胆不好?”
我又点头:“有胆结石。”
“你看看你这么虚,赶紧吃‘几丁质’……两瓶肯定能调回来。你先拿着吃,等我问问他们进价多少blabla……”,说着就塞给我两瓶药。
哦对了,还把水泡挑破了,把这玩意儿的药面扬了上去,说消炎。
标签上是“津食药证字”。
如果说我对中医是心存怀疑的话,对保健食品这玩意儿就只能是呵呵加呵呵了。
何况还tm不免费!
倒没有怪波波嫂的意思,不把自己催眠成信徒,也干不了她这一行。

老婆的疗还得继续,于是带着波波先生和臭宝出去吃了顿饺子,还给楼上的两个女人带了两份回去。
饺子馆的旁边意外的发现了一家庆丰包子铺。不知是这玩意儿发展太快还是大连级别够高,呵呵。

再回到楼上,才开始正儿八经地弄膝盖。
“大致,做仪器就不收你钱了,精油和膏的钱从赧媳妇儿的钱里扣哈。”
我只能木然地“哦”了事。
怎么着也不能让人赔本不是,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周六带着臭宝去参加一个9块9三次的美术体验课。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她们的推销什么的我就当没听见。
进门收了我十块钱,然后我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收钱那人。
3分钟以后,她才反应过来:“那个,这位爸爸,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没零钱,你是要开发票吗?”
显然她是想结束尴尬,或者鄙视一下我的锱铢必较。
可她实在太小看叔了。咱直接跟她说:“早说,我有!”给了她5个硬币,楞是让她找回了一块钱。
妈蛋,专治各种不服。

没料想转头就被人治了。
把臭宝送到姑丈人家里吃午饭之后,为了快一点儿回家,我决定去搭地铁。
在安检被拦下了:“先生,您的口袋里有一小瓶液体,是什么?”
我:“碘酒。”
安检小哥:“对不起,按照规定,有酒精的东西不能带上地铁。”
我:“现在的碘酒好像不含酒精了吧?”
安检小哥:“要不您打开对着摄像头喝一口?我们有监控,能打开喝的就让带。”
你妹!
三块钱白瞎了。
我就是差钱了,怎地?

已有17条评论

  1. 半个金喜善……

    这个说法太可爱了。

    认脸这点,我一直挺佩服自己的。不过在认韩国人这点,尤其李贞贤也是前一阵子在新闻上看到后,完全找不到一点点当年的“基础款”……

    1. 从我这儿论,金喜善得感谢韩国足协和TCL.

  2. 李贞贤,我那个年代的~~~~~

  3. 拿扇子能让我直接想起来的,李贞贤可能排第一啊,当年自愿不自愿的听了她很久……

    1. 对啊,烂大街,想不听都办不到.

    1. 一肚子火泡,爽得要死.

  4. 话说地铁安检还查碘酒吗?上海的地铁的安检人员大多数都是个摆设。。。

    1. 大连现在还是试运行,热乎劲儿还没过去呢.

  5. “老婆带孩子回娘家住了。真是快乐啊快乐!”我也有过这个感受,感觉很自由

    1. 可惜只有两天.

  6. 水泡你确定不是被烫到了吗?
    然后涨工资木有呢?传说中的红包呢?

    1. 木有烫到,木有涨工资,木有红包,木有鱼丸,木有蛋。

    1. 六月债,还得快。

  7. 三次体验9.9好便宜。好想遇到这样的好事

    1. 正式价格太狠了,198一个半小时,交一年的也只能省到160左右。
      所以,他们做起活动来也不遗余力。

  8. 能做主题,那是杠杠的,期待ing

    1. 不要抱太高的期望。我的审美异于常人……

  9. 我有李贞贤4张CD,舞曲风格,其人瘦小却很激情。

    1. 我非常不喜欢韩国货,要不是当年满大街都是,我是不会主动听她的.
      倒一点儿不讨厌JPOP.

    1. 我也觉得跟安检小哥换一下我也会像他那么干。

    1. 你是在夸我的肚皮吗?

  10. 记得金喜善还多亏了三星的广告,那时候漂亮得不得了的小金上来一句“san2性咸示器”,当时我以为她跟大连银学的中文。

    1. 我没印象= =只记得世界杯大使和TCL。

  11. 韩国女演员我能记得的都是比较有特点的,比如金泰熙。最近跟媳妇凑热闹看了几眼龙八夷,比较喜欢蔡贞安那样的。

    1. 这俩都不认识。我媳妇儿现在在pad上看电视剧,牵累不到我。

  12. 哈哈哈哈哈哈,喝碘酒笑死我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