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燕盘旋而来的怀念

上周的某天,是穆的生日。

同样的阴冷让我想起,上次给她庆生,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虽然我中意的数字是13,毕竟10是个更好计算的值。
那年是我工作的第二年,穆和bassara都还在读研。
本来约好的人还有几个,但到日子能出来的就只剩我们仨。

傍晚的时候给她俩打电话,以为会迟到了。得到的答复确是不着急,去青泥洼桥的不老美店找她们就好。稍微加了一会儿班后,到达那个店里时已经不早了。
谁知道这俩家伙从上午十点就在那儿弄头发,弄到七点多竟然还没搞定。
好吧,我说我去麦凯乐楼上的电游厅待会儿,你们出来再给我打电话。

大约七点半,才从发廊出发去吃饭。本来为六七个人定的位置,只坐了我们三个。
天很冷,喝了好多汤。
开了瓶红酒,当然还有蛋糕。

坐在火锅店里聊天耗时间,好不容易到了快10点,步行去一个叫“火鸟”的酒吧。
当时穆经常拽着我和Bassara去听歌。她特别中意驻唱乐队的主音吉他。
10点是酒吧开始表演的时间,我们去到成了唯一的一桌客人。
叫了三瓶啤酒,跟鼓手和女主唱聊天——一共四个主唱,三男一女,叫他们主唱是因为这几个家伙不会任何乐器。
酒吧老板在纠结还要不要开场。开吧人太少不上算,不开吧我们明显冲着表演来的,又是老客儿(虽然是学生)。
好在10点半的时候又来了一桌,也是熟客,挺大方的那种。

于是开始表演。开场歌之后,那桌的老板点了两首Beyond的歌。
穆喝得挺开心,给小吉他送了个花环。一个花环好像是20块钱。
鼓手之前聊天的时候知道是穆的生日,就撺掇小吉他献歌。
小吉他唱歌不怎么好听,不情不愿地唱了一首《爱的初体验》。
关系不错的贝斯和DJ也一人唱了一首歌送给穆。
土老板也点了一首,送给穆。实际上这个晚上只有5个客人,点啥都给唱。

刚过12点就往回走了。Bassara回租的房子,穆回学校宿舍。
先送完Bassara后,穆笑着跟我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我没听她的。虽然后来后悔了,但也不打算写出来了。
第二件是劝我跟Q和好。原话是:“都多大了,别跟小孩儿似的。”
于是我第二天回归了班级论坛。一个月之后借助班级论坛的空间开了博客。

后来她们俩拜贝司手为师,学吉他。
后来那个酒吧黄了。现在是个母婴商店。
后来Bassara毕业去了某著名审计事务所。跳槽,跳槽,跳槽,终于跳离了协弃市。
后来穆毕业去了上海,倒追一个江苏人,嫁了。
后来我再也没去过酒吧。

某种程度上说,穆是我的精神导师。朋友里她是唯一一个肯跟我交流些精神或神经方面问题而我又肯听的。

这十年,真是过得飞快。
我怀念2005年,并不仅仅是怀念单身狗的日子。

已有5条评论

  1. 西虹市?夏洛特烦恼的梗?

    1. 昨天都有人能看出我在深圳了。决定今后都用西虹市代替。反正是同一个地方。

  2. 青春啊,回忆起来总是那么美好,虽然尽他妈都是些操蛋的事!

    1. 人做的事多了,按照比例总会有一些操蛋事的。现在少是因为基数变小了。

    1. 不是这篇。上篇里。

    1. 你是说头像边上的?

        1. 既然让你看见了删除线,显然就是不想直接去掉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