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45)

Kelly接到村里党支部微信,通知要捐特殊党费。“原则上普通党员不超过1000元。”
她大为光火。理由是:“‘捐’是自愿的,不自愿的应该叫交”。
就此,我跟她展开了亲切而友好的辩论。我说:“也没用错啊。如果是‘献助’,那就是你说的用错了;可是‘捐’还有一个意思是‘赋税’,也就是苛捐杂税的‘捐’。这个解释的时候,是强制的,不用自愿。”
Kelly回去想了几个小时。又来跟我辩论:“当赋税讲的‘捐’是名词,捐党费的‘捐’是动词,所以不能用赋税来解释。我还是要生气!”
她赢了。
旁边小葱同学全程旁听了我俩的争论。敲了一会儿键盘后,开腔:“捐躯的时候,‘捐’还有牺牲的意思。所以你的钱牺牲了,这解释完美不?”

上面这个故事告诉你们,抬杠可能是程序员的职业病。

我老婆虽不是党员,她们那半国有性质的单位却也“号召”“捐”款。
这个“捐”绝壁是名词的那个“捐”。

疫情得到控制,复工遍地开花,协弃市政府的控制措施反而更严了。
公司之前的一人一桌被警告了,周末连夜给加上了挡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weixin_20200309190708

离公司最近的就是金拱门。从这周开始,之前的自助点餐机也不让用了,为了“避免接触”,只能通过手机APP或者微信小程序点餐。

几个群疯转市政府通知,要求下载市民云APP,填个人信息,生成二维码。有二维码才能上地铁和公交。
而二维码的生成是需要实名认证的。两种手段,面部识别或者走支付宝的实名。
那一刻真产生了不匿名,毋宁开车的冲动。但想想开车上班的一系列麻烦事,果断怂了。
想必开发的人也没想到,还有支付宝没验过脸的人存在吧。

小区封闭的时候,小区收集了手机、住址,让做了一个二维码,后来没人查。
刚复工的时候,区公安局手机收集了手机、住址、身份证号,让做了一个二维码,也没人查。
这回市政府又收集。反正今天第一天,地铁只有广播里嚷嚷要查,却也没人查。
麻痹的,什么都要再搞一次,身份证里的芯片到底有什么用?!无权读身份证信息的部门,也应该无权收集我那些隐私才对吧。
等我闺女毕业,高低要换个老头机,怼死这帮些拿鸡毛当令箭的。反正我手机套餐里一个Byte的流量都不送。

话说上个礼拜六,全家驱车出门,目的之一是还年前就该还的移动宽带的电视盒子。
好容易找到一家开门的大网点。只开了一扇门。保安把我拦在耳房,要求排队等里出来人了才能进。
——“特殊时期,大厅里客户不能超过15个。天天来查。”
——“那营业员呢?”
——“营业员不管。”

业务不复杂的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个大厅。每个业务都得办个十几二十分钟。

还完盒子。来都来了,我还是顺便问问自己的卡相关的事。(当天是2月29号)
——“现在18块钱的套餐有2G流量是吧?”
——“是。”
——“我要是今天新办一张,这个月月租是18还是几毛钱?”
——“论天算,是几毛钱。”
——“那你们现在那个送流量的活动,能查一下送到几月份吗?”
——“稍等………………到7月31号。”
——“谢谢,我今天先不办新卡了。”

即使隔着口罩,明显能看出柜台MM在笑。
她笑有她的道理,我问也有我的道理。各取所需。

出营业厅的时候,耳房里已塞了20多人。要是真有发个热的就gg了。

我手下有个小孩,189年毕业来的,算我半拉徒弟吧。她家是内蒙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莫旗)的。在正月初四左右的时候,莫旗封旗了,不准入也不准出。
2月1号没回来。2月10号没回来。2月29号还是没回来。
当然协弃市的规定跟全国大多数地区一样,外地回来的,先自行在家隔离14天才能上班。
关于工资,辽宁省规定的是2月9号以前的全额发,2月10号以后的自行商议。
我们公司完全遵守国家和省里规定。9号之前分文不差,10号以后的,先拿有薪假顶。有薪假不够的,周末加班顶。实在没法顶的,对不起只能按无薪事假算。
小姑娘本年度本来就只有3天年假,还用光了。
设她上周六3月7号回协弃,隔离14天之后就是3月23号。
从2月10号到她上班一共欠了25个工作日。这意味着不算节假日,得干到夏至之后她才有周末可休。

昨天晚上她微信里说:“她认了,合同该咋办就咋办吧。要是欠公司钱,她就通过微信转。反正人是不会再出现在协弃了。”
至于莫旗解没解封,早已不再重要。

唉!

我是感叹她的命运吗?不,我是感叹缺人干活啊!

已有42条评论

  1. 反而更严格了?广州应该几乎复工了,该堵车的还是照样堵车。像我司,分批上班,有一部分还是安排在家远程上班。上班其实更多的就是开会,找人沟通事情,没有其他事情。。。

    1. 大约一周前同省的丹东宽甸一下子出了三例,省一级官员为了保乌纱开始了新一轮表演。
      我tm都不知道宽甸在哪。

  2. 还有比健康码更牛逼的二维码啊😯 大兄弟在看着你

    1. 你是新闻上看见的健康码吧。那就是个txt,根本没执行。
      这段时间国内简直是群魔乱舞,各个不同级别的政府都把自己当盘菜,拍脑袋政策层出不穷。

  3. 挺好的。破了不少案件。很多走投无路的陈年案犯主动投案了。

    1. 所以我觉得解禁后会迎来犯罪高峰。

      1. 话虽如此,但是封禁期间建立了一批基因库。犯罪成本越来越高了。

        1. 但总有低智商罪犯的存在啊。不管有没有基因库,以现在的各种监控手段,城市里犯罪只要警察想抓是很容易就能抓到的。
          可不管抓到抓不到,受害者都是受害了。

          1. 话是这样说,我所在社区2017年被偷报案到现在,按发票计算损失超过1万了,屁都没一个。

          2. 那就是警察不想抓。不是命案重伤害,或者金额很高,或者涉外涉宗教民族,他们就是不愿意动弹。我妈的同学,女婿是我们这市刑警队的中队长。丈母娘新买的iPhone9被偷了,找他,他想了想,说,不够人情的,又给买了个新的。

  4. 前些天常委先捐了…… 剩下可以想象

    1. 请党员先捐吧。我群众觉悟低。

      1. 大学没有入党感觉是挺正确的选择

        1. 看志向吧,想在体制内混的还是要入。想升得快要加入民主党派,那玩意儿门槛更高,还永远不得重用。
          我连入团都是被逼的。

          1. 入团不是初中的事吗,那时候你觉悟就这么高了啊。。

          2. 别人是初中。我一直没搭理我们团支书。
            到了高二,班主任发现还有个人不是团员,吓坏了,才来吓唬我。

  5. 我们也“自愿”捐款了。。。不捐也可以,但是公布每人的捐款金额 XXX捐款 0 元。。

    1. 那我就捐1元。

  6. 看来早日实行一人一桌的办公很有必要,
    这移动电视盒子还需还?我的是安装时就给买断了,随你处置…

    1. 看来误会了。这个一人一桌不是办公区,而是指楼下饭厅。我们公司饭厅本来就没多大地方,1000人规模的公司饭厅只有18张图里这样的桌子。
      电视盒子有50块钱押金的,所以当然要还。

  7. 抬杠可能是程序员的职业病……我觉得不是抬杠,是认死理。反正我已经不想再参与任何社交媒体上的讨论了。
    生成二维码这事在我这个落后地区鸟用没有,现在用得是微信,很多人手里都是非智能机,更别说有智能机的只会用微信发祝福短信和赚钱App,让这些人扫二维码真是太难,更别说还要填东西。居委会说可以找亲戚朋友(?)借手机申请后打印出来,问题是封锁的小区里根本就没任何一户人或一个店有打印机。我这边走的是手机实名(最省事,但是没手机的老人就很麻烦,我至今未找到无手机如何申报)
    身份证里的芯片里面写的就是一身份证号,技术上可复制。收信息的现在应该是省级单位。各省信息不对称,央视已经播过了,各省的不通用,政策不统一,信息接口接不上(typical)。
    你说大家都是写代码的,程序员都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话说还有欠公司钱一说?辛辛苦苦卖血卖汗打工还得给公司钱,这是工作还是养狗?狗都不如吧,更像是蛀虫。
    感叹缺人干活的是你,不是公司,你可以一个人干3个人的活啊,开一份工资干三个人的活,还能给公司省钱,公司多高兴。

    1. 所以我非常讨厌杠精这个词。
      我也觉得二维码的事情是省里的要求。因为本来官宣已经连续10天左右没有新增了,结果丹东宽甸一下子出来三个,估计省里一下子毛了,又赶紧要求搞样子货。从执行来看,地铁公交只是贴了个二维码让扫,但根本没人查,就知道市里根本就没想认真执行。辽宁省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大连从上到下是绝对不愿意听省里的。
      欠公司钱的说法是有的,可能指的是保险和公积金公司交的部分。再追究的话可能是合同损失,就是找人代班引发的成本问题。但刚毕业的小孩,这两项应该都没几个钱。这也是我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写bug,不愿转管理岗位的根本原因——狗屁倒灶的事情太多。
      本来也没给小孩分什么技术活。但是调整文档格式啊,写会议记录啊,内部的进度报告啊之类没什么技术含量还贼繁琐的事总得有人干吧,不抓小孩来干的话多浪费人力啊!

      1. 哦,要是保险和公积金的话那还真算是欠公司钱。不过这可能各地都不一样吧,我在北京的时候都是下一个月结上一个月的保和公积金,一般也只有旷工一个半月以上才能遇到这种情况。不过看样子这一差不多了,这小娃也真快有45天无法复工了。

  8. 用纸板多好,看我那边的图片,经济实惠,你这个挡板成本高呀~~ 哈哈哈,在国内,隐私是完全不被重视的,你再怎么防范没啥用,该被卖的信息还得被卖,哪些收集的信息鬼知道跑哪里去了,最后可怜下小妹妹,她心理肯定想,以后没了大致叔叔的用心指导好可惜~ 😄

    1. 我估计挡板可以填发票走成本,纸板不好弄吧。反正我们物业是包出去的,只要提要求就行,并不用公司自己亲自搞,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多了去了。
      能防一点是一点,自我安慰呗。
      一个小妹妹,一个叔叔,谁占谁便宜呢?

  9. 讲真,一堆二维码真心扯淡。

    我先在是死宅在家,闷了开车在小区里动动。

    捐钱这个,老夫也是捐了200.

    一家子全是爬梯里的至少四位数起步。

    1. 在小区里动还要开车,也太勤快了吧😅

      1. 初中的语文老师,当时住在教室隔壁的房间里面,没厕所,他上厕所是骑摩托车去的。

        1. 懒病无药医。
          想起我一个小学同学,刚买新车那会儿,想吃豆腐脑。步行一百多米的市场非要开车去。结果双黄线调头被警察抓了现形。

      2. 不然车电瓶没电了

        1. 你不会先把电瓶负极拆了么?三分钟都用不上。

          1. 咳,没啥必要。毕竟明天就要开车去上班了。

  10. 郑州昨天开始限号了,小葱同学机智,哈

    1. 限号说明全面恢复了呗。

  11. 其实各个部门收集了你的隐私也是没人看的,没人用的,仅仅只是用于表示这事我做了,方便甩锅而已。权力机关真想要你的隐私信息,你也赖不掉。

    1. 我明白各个部门的操行。我担心的不是他们本身,而是会被有意无意有价无价地漏给有心的人。

      1. 不敢说不会发生这种事,但目前的大环境下,但凡有点脑子的公职人员都不至于冒风险去赚这点小钱。或者说,具备条件卖这些信息的人也不屑于去挣那些小钱。就像大医院的医生,根本不屑在感冒发烧这种小病上赚钱,但住院开刀什么的,该往高价上整的一点不手软,红包收起来一点不心虚。

        1. 就我所知,公职人员能接触到数据的防范意识非常差,根本没把这些数据当回事。有人要表,或者要密码,就会给。当初我老婆银行上面要求给长期不动户打电话,有的账户都二十多年历史了,根本没留电话。为了完成任务,他们的一个领导动用私人关系,要来了社保的二级管理员密码,发给了每个银行职员,通过公网登录社保,根据姓名和身份证号查电话,然后打电话。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二级管理员不能修改,但社保账号和缴费情况一览无余,更不要说电话和身份证号了(银行本来就知道身份证)。像我老婆这种比较懒的,又把活包给了我……我的微博实名制用的名字就是那次留下来的(所以完全记不住,现在也注销不了)。

          1. 类似你说的这种情况虽然我没碰到过,但肯定比那种卖信息的要更容易发生,毕竟体制内嘛,别说什么私人关系,就工作需要该互相帮忙的还是得互帮,虽然可能违反工作纪律。总体上来说,做这些事的一般不会搞什么骚操作,老老实实利用信息办好自己的事就算完了,毕竟搞出点什么事来,一层层追查下来,谁都讨不了好。像你这样利用别人信息去实名微博的,要是又发布不良信息造成影响,被网警追查到人,然后又追查怎么泄露的……当然了,天朝嘛,不出事大家都平安无事,出事了就看谁背锅。

          2. 那次我真的收集了不少贼有钱的和贼没钱欠缴好几年的,只不过找不到路子卖。亲自打敲诈电话又太危险。

  12. 嗯,我也捐了100.而且是部门已经统一帮你捐了的情况下,再告诉你还钱的。。。

    1. 直接扣也许能抵税?

  13. 讲起捐款,我们村有微信群。不知道哪个先捐了100元,然后发了出来,然后几乎所有人都捐了,毕竟一个村的,不捐感觉不好意思。😳

    1. 我同事担心的是,很可能老家村里让捐一次,然后单位党支部再让捐一次。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算哪边的。

  14. 年休假不是最短都有5天吗,怎么还有3天的说法。
    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
    第二条
    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连续工作1年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以下简称年休假)。单位应当保证职工享受年休假。职工在年休假期间享受与正常工作期间相同的工资收入。
    第三条
    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

    1. 是我记错了。她是18年来的,但当时是实习生。19年才毕业。19-20是第一年,三天假还是送的。

  15. 咱也认捐了一百块,看吧,是认捐!
    我们天天都要填表,三次被枪对着。终于又回来了两个人,我这个月还是忙得要死,科室缺了三个人,接手了个重活。

  16. 程序员的职业病目测是最可爱的职业病。

  17. 这就是一切听指挥啊

    1. 全国一盘棋,全省一盘棋,全市一盘棋,全区一盘棋。
      根本不是一盘棋。

  18. 捐款“自愿”,大家懂的~

    1. 这时候就体现出我们这种私企的优越性了。

  19. 各种机构、app都来收集个人信息,很多无权收集这些信息,所以遇到这些特别的事情了就有机可趁。
    国外也是一样,有留学生组织打着领事馆的幌子去收集领区的留学生信息(领事馆默许)。不断宣传让大家都填写……
    P.S.“刚复工的时候,区公安局手机了手机……”,收集应该是打错了

    1. 谢指摘,已改正。
      在国外毕竟是无法强制的,可在国内,不填的话连家门都进不去,或者连家门都出不去。

  20. 我也“捐”了,单位有令,不得不照做
    每天通行,不得不亮码,实在不便

    1. 我们这些码,除了出过确诊病例的小区以外,统统没人查。

  21. 在这次大考验的过程中,有人展现了担当和中流砥柱的品质,也有人丑态百出,在利用GUO难为自己牟取名和利,甚至以侵犯别人的权益为代价。

    1. 这种时候不应该靠人品,而应该靠法律和制度。很遗憾没看到。

  22. 捐那个,我就不“杠”了哈~
    我们其实是二月十号已经部分恢复了,但就是一周两天,三月份是一周三天,下周就是一周五天工作,车堵得似乎比之前都严重,因为原来可以选择公共交通的人也都自己挣扎着开车上班了,毕竟相对安全些,但我还是公交+班车,三环堵得仿佛没有新冠疫情一样。但其实这背后是一个个“我要吃饭”“我要工资”“我不想公司倒闭”呐喊的灵魂吧?
    这种工时的算法合理但总觉得欠缺了些人情啊……

    1. 真的是灵魂的呐喊。我们公司周围的小饭店估计有一半再也开不起来了。现在我们市政府要求的是一律不准堂食,有的小饭店开了两天之后觉得不上算又关了。
      至于那个小孩的事,我倒觉得正常。公司大了就不能讲人情了。而且只是个应届生,也没有挽留的必要。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23. 你们公司行动力很强,说加挡板马上加了。我们职场默认就有挡板,直接略过。

    只是听说在省公司上班的一天到晚要带口罩,憋死同事了。而我这就是到了办公室,直接放飞自我,脱下口罩爱咋咋的。前阵子还在职场聚餐,估计领导看了要惊死……

    我们公司没有听说减薪,也没听说要用年假顶。本来年后就是销售淡季,多个人,少个人上班都无所谓了。

  24. 我们公司捐款,原则上不超过100……

  25. 咦我这是没回复成功吗。

    1. 并不是。第一次留言需要验证。

  26. 也让我捐了,我问了句是自愿的吗?那边开始提高嗓音做我的工作了。
    特别反对现在动不动就面部识别验证,就因为支付宝验证过了,能再支付宝小程序使用的就用支付宝。
    至于你说的用老人机,还是算了吧,在这疫情期间,不会使用微信在线订购的老人可怜得很。

    1. 老实的老人才会吃亏。要是敢不让我妈出门买菜,她能怼死看门的。

      1. 你那边很民主嘛没人敢捆敢怼人的老太

        1. 性质不一样啊。口罩是国家规定的,二维码是区公安规定的。而且区公安发布的时候特意说明,没有手机的可以手动登记。有红头文件不怼它作甚。

  27. 给了50.我其实觉得既然在印钱,捐不捐的也没必要吧。。。

    1. 不一样。印出来的钱也不一定会给你啊。

  28. 道德绑架太多了,捐点钱能给到真正需要的人也就算了,大概率成了“郭美美”挥霍的私房钱,亦或是进了某个贪官的小金库……

    1. 对。老百姓对慈善结构的信任已经降到海平面以下了,修复之前实在不合适号召捐款。

  29. 一人吃完会消毒后再许人吃吗

    1. 这个没有规定,所以连样子都不会作。

  30. 每天吐槽还是每夫吐槽?

    1. 夫。夫=大姨夫。

  31. 党内每年有会有几次额外的特殊党费上缴的,一般是扶贫、救灾这类名义来要求捐款,毕竟党员基数大,这次的特殊党费最少都有一两百亿咯。

    1. 反正我只是群众,党的规章制度还有KPI什么的跟我没啥关系。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