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46)

上一个阶段,协弃市累计病例是19例,全部病愈出院。 但是,进入新阶段之后,输入病例已经有7例了。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出头的留学生。 再次印证了协弃市汇集了东北不愿离开的贪官和土大款这一事实。 有关方面的管制措施未见根本性的放开。对企业的管理可能反倒严了,每天上班都要求我们刷市民二维码签到。 正规的餐饮面积够的允许恢复堂食,同样要...

每夫吐槽(045)

Kelly接到村里党支部微信,通知要捐特殊党费。“原则上普通党员不超过1000元。” 她大为光火。理由是:“‘捐’是自愿的,不自愿的应该叫交”。 就此,我跟她展开了亲切而友好的辩论。我说:“也没用错啊。如果是‘献助’,那就是你说的用错了;可是‘捐’还有一个意思是‘赋税’,也就是苛捐杂税的‘捐’。这个解释的时候,是强制的,不用自愿。”...

每夫吐槽(044)

年前因为某个想看的影片没速度,一冲动再次买了一个月的迅雷会员。 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把落下一年多的柯南和海贼王,以及JoJo第五部全季都给下来了。 谁料想一个漫长的假期全给补完了。 这十来块钱花得真值。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一年买一次迅雷会员。 进入一月份以后,好像有个什么“办法”要实施了,虎扑也做出了只有注册手机号的用户...

每夫吐槽(043)

真的来大姨夫了。 上上个周四,我阴历生日。按照中国人传统过虚岁,正好40。 正赶上老婆单位年会,并且她说手术前要好好玩一把,回来晚。 于是我计划下班先去我妈那里待一会儿,吃碗面,八点半去托管班接孩子回家。 谁知下午开始被拖着跟客户开个傻逼会,一直开到晚上七点,眼瞅着我妈家是去不成了。 仪式感还是要有的。我还是决定吃碗面...

每夫吐槽(042)

上上周,礼拜天晚上胃疼,一宿没睡。礼拜一请假去二院。 排队叫号期间无聊,看医生面板,发现高中同学王老师当天在门诊,而且就在消化内科的隔壁,肾内。 发微信聊一下。她说:“别的忙帮不上,帮你插个队没问题。” 抬头看一眼大屏幕,已经叫了10个号,我第11。想想马上就到了,为这点事儿欠个人情不值当,就婉拒了,继续聊微信。 肾内一共只有4...

渐行渐远的网易云

我曾经曰过:“BAT三家,我最喜欢的是网易。” 确实,印象中,网易是一众国内垃圾服务里,相对吃相端庄一点的那个。反正之前是没怎么喂过我屎。 然而,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网易云音乐这个播放软件,用起来越来越不舒服了。 最跳的是VIP试听功能。 VIP花钱听新歌稀罕歌,无可厚非。哪怕你把一半的歌手都划成VIP,我还可以听不花...

每夫吐槽(040)

上个月底改版之后,忽然心血来潮,琢磨了一阵开缓存的事。 开了一次,留言提交失败,关了; 换个姿势又开了一次,因为开发了范围内跳转的功能,缓存不能及时更新,又关; 找到了清缓存的函数,调试环境下添加也完成了,才发现css缓存之后变得稀奇古怪的,算了。 内心戏再怎么波澜壮阔有个毛用。 老婆说,新车的语音识别功能可能是坏掉的,要...

每夫吐槽(039)

这个十一过的,各种工具变得举步维艰。 之前9刀一年撸的“还珠”VPS,彻底ping不通了。 而花钱买的一个则现象比较奇特,在单位短短续续,在家没问题,在手机上彻底连不通。 不得已,又买了一个提供给海外华人用的国内的。反正我的主要目的是翻公司的小墙。而且又可以用网易云听歌了,一举两得。只是百你妈的度喂的屎实在难咽,现在用dogedo...

每夫吐槽(035)

组里新来个实习生,名叫X晨宇。 小伙子理了个复古的汉奸式中分,长腿长手,看上去英姿飒爽。 刚来就赶上部门团建。我们这次去周边城市,要住一宿,并且要买保险,所以要登记身份证。 小谷要了小孩的身份证号之后,忽然破口大骂:“妈的HR都是吃屎长大的吗?这孩子是女的,我给她分男的房间里了!” 臭宝这个假期有点儿忙。 先是7月21号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