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49)

部门长滞留日本四个多月,遥控指挥之余,憋出一臭屁,名曰KPI。
内审经理做了几张表,每天都要收集数据。套公式倒没什么,公式准不准可就两说了。
反正就是设计书、测试用例、代码、BUG等各种产出物,多了不行,少了更不行。
搞得叫一焦头烂额。
结果一孩子不小心,内部邮件CC给了客户的PM。客户PM对部门长一通问责,意思大约是,你们这么搞是不是想做两份东西,内部的跟外部的不一样啊?不行!
于是,热热闹闹的考核,无疾而终,终年18天。

关于本地疫情的形势,先给外地的朋友科普一下:
黑龙江因为防境外不力,导致多起疫情;然后有个吉林舒兰把吉林搞得乱糟糟;五一期间又有个沈阳工作的回吉林老家带回了病毒,把刚刚清零的辽宁又弄得风声鹤唳。
有个笑话比喻得很好。
说东三省在一起喝酒。辽宁喝得正好,黑龙江喝得躺桌子底下了,吉林有点上头,坐那发呆。辽宁说:“今天这局就到这散了吧。”说完起身要走。吉林“啪”地又开一瓶,说:“大哥,你还不能走……”
而且沈阳这位病人发现的日子,刚好就在协弃市发文件公布中小学复课时间的第二天。

疫情管理以省为单位本来就不合理,协弃离沈阳400多公里呢。要是独立不犯法,协弃早就脱离辽宁扯旗了。
但就因为这个,疫情本来就不重的协弃市又搞得紧张起来。从上到下装也得装得像一点。具体到我们的变化就是,每天上班,不仅要看“绿码”,还要看“国务院行程”。
至于说是否侵犯隐私,是否有必要看两个码,根本没有商讨余地。
令我纳闷的是,国务院那个APP,为毛非跟我要蓝牙权限?

好在没再次延期。5月18号,协弃市的小学中高年级终于开学了。
纸器时代特色吧,开学第一天每个孩子要带5张表,大多数家长可能都没看,我看了。里面既有“告知书”,又有“承诺书”——两头主动。这我就纳闷了,到底是谁求着谁啊?

各种脱裤子放屁的“安全措施”。包括但不仅限于:
每个孩子要准备2+1个口罩,上下午各一个,备用一个;
取消值日生,每个孩子要自带湿巾,放学前自己擦地;
午餐从餐盘变成饭盒,同桌两个轮流吃,餐具每个孩子自己带,(出于安全考虑)只能带勺子不能带筷子叉子;
取消共用水龙头,所以不准刷筷子,也不准洗手,每人自带消毒湿巾或者洗手凝胶;
各个年级分时段上下学。尤其是早上,去早了也不行,不是对应年级的,门口警察不会往学校里放;
头天晚上睡觉前量一次体温,第二天早起量一次体温;
一张纸质表,各种保证各种签名的,尤其上面有个当天早上体温,理论上要求早上填新鲜的;
微信上要接龙,还要给班主任发家长的“市民云”截图和“国务院行程”截图,家里住几口大人就要发n*2张,日期也必须是当天的,而且每天7点以前就要发出去,因为学校7点半跟班主任要;
早上进班级和中午午休结束,会为孩子各测量一次体温,确认高于37.3度的,就会启动应急观察机制。

就因为最后这个,班主任老师开学前的视频家长会上反复强调:“孩子但凡有点不舒服,哪怕只是拉肚子,就千万别来学校了,因为真的会很麻烦。”

可能老师的嘴开过光。第一天下午,臭宝班就有个小姑娘发烧,反复确认后的体温是37.4度。
于是,应急方案启动。
家长把孩子接去指定医院,又是验血又是核酸又是胸CT的。
全班学生、班主任以及上午讲了课的科任老师一起,被关进了隔离教室。也不给讲课,也不让讲话。每隔40分钟全体量一次体温。或者说,一下午光量体温了。
放学也延迟了一个小时,也就是等六年级最后一个班走掉之后又过了20分钟,才让接。
这还不算,因为不确定第二天要怎样。

到了晚上7点多,老师通知8点开家长会。家长会上,老师出示了小孩的检查结果和诊断记录,以及市(!)教育局的批复。
然后说第二天一切照常。
人家小孩就是个急性咽炎。
明知道不会有事,可流程却偏偏要走。据说臭宝她们班这次占了个全省第一。

于是这两周来,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手机更新市民云上的资料,然后截图。
真有人看日期,然后追着班主任的责问责的。

上周四,她们班又有个倒霉孩子,不想上课,就在下午量体温前一个劲地搓脑门。老师一量39度,差点没当场吓死!
当晚又是紧急开了个家长会,强调纪律。

唉,就说这视频会议系统都这么腻害了,这期末是不是就没有劳民伤财还没乱用的关一个教室里的家长会了?

这一惊一乍的,我要是老师,早就辞职不干了。
小道消息说,教育局好像真规定了疫情期间不准辞职?

注:夫=大姨夫。

已有28条评论

  1. 宏,一个月的码就出来了,每天发一张,还有个和教育比较烦。这一套骚操作除了甩锅(还甩不干净那种),能有什么作用呢;为了防疫需要繁琐操作可以理解,哪怕在隐私方面有点不清不楚,但是毫无用处的防疫手段究竟是图个啥。另,舒兰那个是因为瞒报黑龙江返程史吗,疫情期间造谣小心被抓起来弹小JJ。

    1. 每天发一张很容易搞错日期,还不如一天搞一次。和教育我忘了,一直是我老婆在弄。
      现在的防疫手段就是为了应付上级,表示“我们做了”。舒兰那个官方不是说是黑龙江返回吗?

    2. 又查了一下,我自己记错了,改还不行吗

  2. 好奇这些个老师要是真辞职不干了还能干啥?自己办补习班现在肯定死路一条。

    1. 去年真有从体制里跑出来办校外辅导班的。春节过后没听说。我们这边所有校外机构都还不让开门呢,能忽悠家长的就上网课,不然就只能饿着。

      1. 根据我多年的亲眼所见,体制内跑出来的老师,无非:
        – 跨省跑到其他公立学校继续当老师
        – 跑到私立学校继续当老师
        – 办独立辅导班
        – 掺和私营辅导机构
        – 做生意
        反正这5样现在都不切实际。

        1. 对啊,所以现在不管上边的政策弄得多恶心都得忍着。不说别的,光是每天早上收集所有家长数据日期还不能错这事儿换我就早炸了。

          1. 炸不了。你对正统编制内的忍耐程度可能不太了解。
            我这里,疫情爆发后光是居委会让居民填表就填了七八遍,内容无非是姓名+联系电话(外地回流人员有单独登记)。就这么个复制粘贴的工作都能做到从居民人人配合变成人人嫌弃。
            我感觉编制内的生物都和海兔一样。

  3. 咱这小地方相对而言还是轻松多了,没那么多花架子。

    1. 东北的官僚主义传承。

  4. 真的是能折腾。

  5. 贵市真有趣。我们这里怎么没听说这么多,感觉家长们拼了命也想给神兽关进笼子里去……

    1. 东北经济上不去,一个重要原因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非常严重。协弃市本来有个不听省里的老大还挺好的,十几年过去了,又变回对省里唯唯诺诺。

      1. 我听说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跟地区文化有关系,甚至可以说跟本地文化相关。你举的这个例子,让我想起我们苏南某个领导五年前调去某北方省城当某大国企的一把手。去了一年跑回来了,说那里不走市场经济,完全是关系经济+黑社会——上来就灌酒,灌完了送一麻袋钞票办事,不收钞票让马仔天天堵门。

        1. 大连本地就是个殖民地历史。也没怎么打过仗,本地人特老实,不管是俄国人、日本人、苏联人、CCP、KMT还是东北人,谁来就往那一躺,听任摆布。大连在80年代很强,是因为老工业有日本人和苏联人留下的底子(这俩都非常喜欢大连这块地方),对外开放之后日本人最喜欢来大连投资。本身是计划单列,有钱的时候省里也根本管不了,90年代的话事人三儿是上升期高干子弟,更没人拦他路,所以一派朝气蓬勃。并不是他这个人能力有多强,而是省里根本管不了他。但是人走了之后,继任者面对大笔赤字(这厮至少透支了5年财政),就只能靠房地产卖地填海捞钱,别的啥都不管,民生就下来了;再往后成了废太子之都,省里开始严管,就完全变得跟老东北一个臭德行了。
          可以说大连历史120年,只有最近这不到20年的时间受东北人管制,也是历史上最惨淡的时刻。

          1. 嗯昨天听说我司的二把手(南京人)上周启程去贵市的机构当领导了……祝他……

          2. 新市长是从天津新区调过来的。只要胆子大上边有人能搞来钱,辽宁省的领导都是怂包蛋。

          3. 话说我对大连的印象也极好,我觉得在南方人民印象里北方除了青岛应该就是大连的印象最好了吧。日、露对它印象好我觉得毫不稀奇……

          4. 跟青岛没法比。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民生产品,重工业也被薄三的搬家政策搞废掉了。现在除了房地产和传统的重工国企,就只有我们这种对日软件外包算是实体经济。千万别来大连旅游,我们这有的全国哪儿都有。

          5. 太谦虚了。我要去看二百五高地。

          6. 203高地?实在没什么看头,有20分钟足够了。四月下旬那里倒是可以一并看樱花。

          7. 那是你不懂我。江阴炮台我都能一个人兴致勃勃的走半天,像二百五高地这样著名的地方我绝壁能够上下来回的看个仔细。

          8. 那个山顶上就一门炮,占地不到20平米。从山脚到山顶的路倒是挺长的。

          9. 可惜了。不过我还可以看故垒、乃木保典阵亡处,以及从当年沙俄的角度俯瞰旅顺湾。

          10. 乃木的碑在北坡山下,我还真没去过。因为每次去都是在南坡看樱花。
            本地传闻,乃木保典不是被俄国人打死的,而是因为进攻不力被他爹砍死的。

          11. 那肯定是谣言了。希典又不傻。

  6. 养娃好操心^_^

  7. 3人喝酒,全班关隔离,,,看的我发笑,,博主好文笔,佩服佩服!!

  8. 唉,每个地方各有特色吧,我们这学校还要求必须要保证每多少学生一个水龙头以方便洗手呢。

    1. 我们这边的学校现在已经根本不考虑家长的承受能力了。

  9. KPI GDP PPT 洋名没有好好用

  10. 搓脑门的孩子估计也是愁的。

    1. 最后老师和家长的结论就跟这差不多,说他题不会做愁的。不然还能怎样?

  11. 每天要在某个小程序上报孩子的体温,虽然我一直都是瞎编的,早上8点多系统会提示,哪里会去测量。公司也要求在公司的系统里面每晚报健康情况,算算应该有3个月了,不间断的上报。
    那个什么码,路口会检查,但完全就是看一下你有没而已,我就弄了个截图,每次下班回家路过,就打开截图给他们看一眼。

    1. 对啊。到处都是形式主义。这一卡一码的设计,完全没有顾及红绿色盲的人群。

  12. 此时此刻,我们这里还好。emmm

  13. 我们这儿也是,每天三个口罩。。。湿巾还得是消毒功能的。。。孩子们上课下课规定了出去的路线,每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小于1米,每每到课间就是排队去洗手间的。。。还让自己带水。。。去操场做操就是折磨,平时5分钟走完的路程现在10分钟以上。。。。

    1. 我们这儿间操取消了,体育课改为在教室里看体育比赛录像。

  14. 搓脑门,这小盆友厉害啊。

  15. 青岛的流程略微简化一些,反正也差不太多。就是没有那么聪明的小朋友,搓脑门制造发烧,厉害啊。

    1. 自己怎么闹都可以,但如果真的再次启动预警机制,连累到别人就不对了。

  16. 搓脑门那个操作可太秀了,现在的熊孩子真的是比我们那个时候厉害。

    我们这边疫情期间到没搞什么码,地方小。也就是出小区,去超市量体温带口罩这种全国人民一样的操作。坐公交车可能麻烦些,需要实名登记啥的。
    医院到是严格,疫情期间避之不及,所以一直没去过。今天去看个病人,发现进都进不去,说是要控制医院人流,一个床只能有一个陪护的人,还专门有个什么陪护证。

    1. 我们这边这期间住院可爽了,病房里只让住一半的人。但是去门诊都很不爽,取消了挂号大厅,全改网上挂。导致的问题就是有很多大夫磨洋工,门一关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叫下一个。

  17. 公司那边怎么都打不开网站,家里的网络可以,还间歇性的,之前是家里不行,公司行~~ 读书那个没办法的,其实很多东西看上去没什么,但是惊弓之鸟,流程定好了就得去执行,万一是又咋办~ 只是这样太折腾老师,孩子,家长。

    1. 我自己做了个土防火墙,误伤的可能性很大。
      我一点儿也不反对流程。但是流程明明是可以优化的啊。

  18. 我一直就不理解,这个健康码有什么意义,既然健康码可以反应出是否感染病毒,但是到别的省份还需要隔离检测!

  19. 之前一段时间大家都觉得疫情被控制住开始放松警惕,很多安全措施如同虚设…
    现在出现反弹问题,口罩一下又开始紧张。
    我女儿一天戴口罩就是上学路上和放学路上,在学校不用佩戴。

    1. 我们这边口罩的量和价都毫无波动。毕竟远离祖国心脏。
      我闺女学校正相反,在教室必须戴,出校门现在可以放松。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