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夫吐槽(079)

这不到一个多月的风向实在是转得太快,是我四十多年生命中从来未曾经历过的。
记得若干年前,某位博主说过:“在贵国,只要活着就是一件魔幻的事情。”
这位已经当成公知给批倒批臭很多年了。

关于小阳人这件事,本来是应该写个单篇的。
闺女阳了,老婆阳了,我也跟着居家了两个礼拜,却啥事没有。
但是这一波居家,补了11月以来各位朋友们的博文,从封控到中招,大家的经历似乎都差不多。
咱也没什么独特性,这单篇不写也罢。

11月末还是走“20条”的政策。彼时金州有大面积阳性,市区也有零星出现。当时是出现一例只封一个门洞,而且只封3天。但是教育系统还是压力山大,11月30号(周三),全市中小学还是停课了。几天后又觉得太违背上头指示,又要求12月3、4(周六周日)学生连做两天核酸,凭借两份报告截图才让返回学校。
12月5日早上仍旧很严,报告没出来的不能进校门。
12月7日(周三),“新10条”公布。晚上,托管老师终于开心地表示,晚间托管和校车可以恢复了。
12月8日(周四)一早,臭宝班里就有三个小朋友发烧。老师把他打发回家之后,立刻上报学校,学校上报到教育局,教育局研究半天,说你们怎么这么会赶时间,新精神刚下来,谁都不知道该怎么整。要不画九宫格吧——于是老师午休时联系家长,让21个孩子回了家。
晚上托管老师如临大敌,把臭宝安排在校车的角落里,全程要求校车里孩子不准摘口罩,并且都没让她进托管教室,而是跟我们联系后直接让她回家了。
当晚,班主任紧急开了个家长会,表示“已经按照上级指示画了米字格,明天的课线上线下同时进行,可以正常到学校也可以申请居家。同学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体委问:“老师,明天的一二九长跑怎么办?”
老师说:“正常比,谁能到学校谁上,咱班就是都走下来也不能弃权。”

12月9日(周五)。
一是家里实在没人看孩子,二是我觉得早得好过晚得,早得不耽误期末考试,便照旧把臭宝送到了学校。
一共11个孩子选择到学校参加线下课,而一二九长跑的人数要求是10男10女。
这还比个屁。
这11个孩子被关进了一个实验室单独“观察”。老师们在办公室上网课,孩子们虽然在学校,却要选择投屏看——这还不如在家网课呢,因为要提问的时候要跑到麦前面才能回答问题。
间操也不让出去。午饭由教导主任亲自给搬进教室。
晚上放学校车也不能坐了,好在大了,自己也能走回家。

12月10日(周六)。清早开始下大雪。
11点,老师紧急通知开家长会。说,周四发烧的三个孩子里两个阳了。要求全班孩子当天都要去做核酸确认一下。
于是下午赶紧带着臭宝去做了核酸,回来后还放她玩了两个小时的雪。
晚上臭宝开始咳嗽。

12月11日(周日)。早起臭宝就咳嗽发烧。10点多的时候烧到38.8℃,吃了片布洛芬。到傍晚已经维持在37℃左右了。
核酸结果迟迟没出来,我们心知凶多吉少。19点多,开车去核酸点,一家三口又各自做了一支单管核酸。
20点30,臭宝的前一天报告出来了。果然阳了。我们两口子联系各自的领导请假报备。我们领导说:“你先别来公司了,一切听社区安排。公司这边给你走居家手续,但是一天肯定下不来,你第一天就请个有薪吧。”

12月12日(周一)。早上跟社区报备。社区表示你们家有阳的都别出门了,居家观察一周吧。第七天的时候我们上门给你们做核酸,转阴了再出门。
——鬼知道这tm是哪一版政策。
臭宝一天都没烧,只是咳得厉害。
傍晚出了前一天的核酸结果,母女俩阳,我阴。
从这一天开始,倒也没完全不出门,下楼拿快递或者去买个汽水啤酒还是有的。

12月13日(周二)下午,老婆开始咳。我只是有点喉咙发痒,也不知是不是看球熬夜熬的。
12月14日(周三),老婆全天头疼欲裂,低烧,强烈恶心。早上吃了一片布洛芬,没到一个小时,不知道见没见效,全吐了。我赶紧跑到药房去买药。附近药房退烧药还有,只是每人限购一盒。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因为买药排了大约30个人的队。因为老婆发烧不太厉害,主要是头疼。当年庄泳的广告太过于深入人心,我就买了盒芬必得。回家一看原来这货竟然也是布洛芬。但是老婆大人吃了片芬必得之后头疼确实缓解了不少,能睡着觉了。
12月15日(周四)。臭宝继续咳嗽,不发烧。老婆大人特别清醒地发高烧,她还挺高兴地表示只要头不疼一切好说。到38.7℃的时候又吃了一片芬必得。傍晚,老婆烧退了,零星咳嗽。而我看了两场半决赛,嗓子还是有点痒。
随着比赛日的结束,我那点嗓子的不舒适也消失了。

12月17日(周六)。社区的人给送来一个抗原试剂盒,说现在的政策是先看抗原结果,然后才做核酸。
臭宝一试,两道杠。
问社区那接下来怎么办?社区说我们也不知道。

12月18日(周日)。老婆大人买的抗原试剂盒也终于到了。一家人特别虔诚地捅了鼻子——她俩阳,我阴。
12月19日(周一)。因为缺少轮换队员,公司的政策已经变成了不看核酸,只要不发烧就可以去公司。为了看决赛,我昧着良心把社区搬出来跟领导说事儿:我闺女还阳,社区说我还得居家观察。

可能我们也是最后一批听社区指挥的了。19号又问社区什么政策,社区分片小姐姐说,上她那取3个试剂盒,测完后无论阴阳,社区都不再限制我们活动。

老婆单位已经无人可用了。但她们作为窗口行业还是要有一点操守的,要求核酸检测阴性才能回单位。
老婆大人周一测,周二出结果,阳。
老婆大人12月20日(周二)测,周三出结果,阳。
老婆大人12月21日(周三)测,周四出结果,阴。
于是,她周五就高高兴兴去上班了。

我这一直不烧很忐忑啊。是不是家里这种病毒不够猛啊?这要赶上过年再阳多痛苦。


我也想上班啊。可是臭宝她们老师偷懒,跟学校申请了一周的全体居家学习。
12月23日(周五),臭宝她们迎来了史地生政的线上期末考试。按照瘟都的要求,本身这四科到初升高也是开卷考试。初二结束的时候考,考试时只让带书进考场,最后成绩算入初升高总分。
但这玩意儿变成线上考试之后就成了群魔乱舞。两个监考老师盯着50多个摄像头,角度什么的还都不一样,现在的孩子又都狡猾,调成看得到脸就看不到手的角度,老师也没法管他们着什么东西找答案。
兼之这个破考试最后还要在“问卷星”小程序上提交答案,那简直手机就没从孩子的手上离开过。问家长,对答案,搜答案,谁不干谁傻子。
监考老师的要求始终只有一个,要在摄像头里看到孩子的脸。
还是监第三场的体育老师最通透,从始至终一个字没说。
我算知道我们那个新来的连Hello World都不会写的小孩为什么会有C语言成绩了。线上考试真呵呵。


这两个礼拜在家,被小混蛋气炸了三次。我觉得自己没死已经强过历史上98%的周公瑾了。

第一次:用我手机登路由器管理APP,把非5G信号的那枚WIFI密码改了,从而突破了我设置的路由器黑名单,让她自己的iPad能够联网。
后续:我过了两天才发现。把她iPad锁了起来。把密码改了回来,把路由器管理APP设成加密启动。
结果:所有不能连5G的电器都要重新连一次。老婆大人买的那个摄像头,重置一次好麻烦的。

第二次:在笔记本上选择我的用户名登录,然后选“忘记密码”–“手机认证”。把我微软账号的密码给改了。然后删掉手机里的验证信息。这么做的目的是放开笔记本上她的账号的应用限制,放开微信小程序和浏览器。
后续:她拿我手机在厕所里改的,那边一改我这边PC就收到邮件了。可我又不能把一个女孩从厕所里揪出来。出来后她倒是大方地承认了,我想把密码改回来,太过于着急,短时间内选了多次重置,账号被锁定一天!而且密码还不让改回原来的,我还得重新想一个能记住的复杂密码,累死好多脑细胞。
结果:我改了手机密码,并要求她每次只能在我监督下用我手机——我恨微信提交作业!

第三次:在笔记本上试出了她妈妈的密码,登录以后放开了自己账号的网络和应用限制。
结果:我看她上课时的表情不对才发现又被攻破了。把老婆的密码改了之后,重新给她账号设置限制。
网络攻防,仍在继续……


世界杯也结束了。按说也应该写一篇单篇。
但是真没什么激情了。梅老板真不是我的青春。
都说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我的青春属于90、94、98、02、06,止于10。
它早就死去了。

到楼下某连锁小超市买啤酒。
收银阿姨说:“要不要办张XX银行信用卡?”
我:“不用。”
收银阿姨说:“要不要免费办一个我们家会员,有积分优惠的。”
我:“不用。”
收银阿姨说:“要不要关注一下我们公众号,有优惠信息的,还能送货上楼。”
我:“不用。”
收银阿姨说:“要不要把啤酒用胶带缠一下,好拿。”
我:“用。”
收银阿姨说:“你总算有一样用的了。你说办个会员多好,省个一块两块的不也是钱吗?”
我:“这一块两块就当我充会员免广告了。”


这期间还补了漫画版《海贼王》。放弃动画版差不多有两年了。我对和之国篇就不怎么感冒。只是隔两三个月看一波漫画。
橡胶果实变幻兽果实这件事实在是无法接受。日漫固然是有血统论的不良传统在,但这为了给主角开挂变身超级赛亚人也拗得太生硬了。弃了。
等过个五七八年一气补个结局拉倒。


希望这是2019-nCoV这个标签最后一次在本博出现。

已有12条评论

  1. 感觉现在都在阳,我还战战兢兢,不想也不愿意阳。

    1. 逃不过的吧。

    2. 跑不了。

  2. 幸好你还要上班很多年,不然能被闺女直接送走。

    1. 所以延迟退休是在延长我的命啊!感谢郭嘉。

  3. 你闺女可以啊。。这手段层出不穷,我都想不到这么多种策略。。。你整个旁路网关吧,锁定她的设备和可用网络

    1. 网课这东西太恶心了,不能一刀切的感觉太难受了。

  4. 12月8号社区还迷茫,现在不会迷茫了:关我啥事,别找我。

    1. 我甚至觉得社区的人会有失落感。

  5. 现在社区会说:你问我怎么办,我还想问你怎么办。。我还羊着呢,你走开。。经过这魔幻的一个月后,希望永远别来了。

    1. 真的是百感交集的一个月。

  6. 看了令爱和你斗智斗勇突破上网限制的一段,感觉这娃未来不可限量啊,哈哈。

    1. 什么不可限量,最多就是去干运维呗。007的工作我还要为这个高兴么?

  7. 妹妹未来可期呀叔,这就开始和您聪明斗智斗勇了,哈哈哈哈哈

    1.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上初中的时候也上网课,可能还会更加不堪。
      但这不能代表我不生气。

  8. 政策变就变,小民唯有跟着政策走。

    但操蛋的是,上头政策都变了,下边还瞎JB自己搞一套。

    上两周校园很多阳了,市教育局领导要求家长自己选择线上线下教学,学校很多家长选择线上,导致到校学生不多,就给上面点名批评了。

    最后应该很多家长投诉教育局,直接放假了,但线上教学不停,直到原计划的放寒假那天。我小孩班主任住楼上,也阳了,发高烧,咳出血了,还得每天布置作业,晚上批改作业后再录讲解视频。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上面操蛋,下面更操蛋。

    1. 这一个月,我们这的教育局先是想捂着,然后又强调出勤率,最后又怕出事都给撵回家了,又经历了学校空荡荡被批评的反复。曾经有过某天号召学生尽量返校,第三天又号召学生尽量居家的荒唐事。
      大城市的行政能略微好一点。我们这个废太子之都,想升官的不想惹麻烦,只为在副省级行政单位升半格,到点走人。不想升官的更是以推脱为第一要务。
      有事的时候太把上头当回事,没事的时候又不把上头当回事。
      真是醉过方知酒浓,现在才知道当年为啥要提“不折腾”。

  9. 呵呵,终于熬了又一年,你还没阳么

    1. 完全没有。

  10. 电视剧《三体》第一集就说了,一切都是偶然~

    1. 可是恩格斯亚圣说:“所谓偶然的东西,是一种有必然性隐藏在里面的形式。”

      1. 百度了下,这句话前面还有一句:被断定为必然的东西,是由纯粹的偶然性构成的。

        1. 误会了吧,我没有争辩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这种问题根本就不是刘慈欣这个级别能研究明白的问题。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