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time

最近Blog写的比较频。
基本上是结婚以来最频的一段。

倒不是忽然多愁了善感了;也不是内分泌紊乱了月经失调了;更不是夫妻不合了分赃不均了。

真相只有一个——俺们换了一个变态的中年妇女做大领导。
她的爱好是喜欢看人加班。

其实我完全可以不鸟她。她不认识我,我不认识她。

于是项目经理特意开了个小会,说兄弟们,虽然我是历来不支持加班的……但是……所以大家就给点面子,每天晚走一个小时……

其实我也完全可以不鸟他。但是我不能不鸟钱。
虽然加班也没有额外的收入,但是不加班却会影响我明年的固有收入。

所以,只有化悲愤为产量,随便写写东西来装样子。
日系企业文化的悲哀,已婚男的悲哀,奔三的悲哀,房奴的悲哀,莫过于此。

已有3条评论

  1. 我也不能不鸟钱。。。。

  2. 私企的快乐,未婚小姑娘的快乐,二十出头的快乐,也是房奴但是主要是男人还的快乐。
    就是我前两天跟我们的sb领导发生了冲突然后我终于很爽很爽的拍桌子骂了他然后我就回家待岗了

  3. 我又不是永远25岁的谭校长.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