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508)

周末好忙,只能拖到周一补。

继续跟驱动较劲。跟一个子设备的连动出了问题,上周五到这周二加班加点也没搞明白原因。周二晚上实在没招了,跟老陈说弄个示波器回来吧,跟哪个学校什么的借一个也行。老陈立刻在集团内部联系了一下,从无锡借了一台过来。
某通大师果然内力深厚,示波器周三中午就到了!当然收费也挺厉害的,RMB300大元。
跟老唐用了一个下午就摸清了原因,而且其中大部分时间在捣鼓示波器(下面文字过于专业没兴趣的可跳过):
串行输出管脚一次必须送信2Byte的整数倍才认为送信完成,片选才会拉高继续执行受信。只送信1Byte时会等待另外一个Byte,不会触发接收中断。
通俗一点儿,就是那个楼上扔鞋的笑话,芯片扔了一只鞋,等着让它扔第二只呢。
好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虽然加了几个班,但是心里有一种干倒了BOSS的愉悦感。
老陈显然也这么认为,他立刻就批准了买示波器的预算。

但是还示波器回去的过程就显得小家子气了——让无锡过来出差的马生捎回去。500*600*350的箱子,虽说飞机,虽说不沉,毕竟别扭,任谁都不愿意带。然而马生终究是推辞不掉的,谁叫他是和他们部门长一块过来的呢?他不带难道要部门长带??
再说谁叫他们的部门长现在也是我们的部门长,老陈一句节约成本可谓一击KO。

周五下午请了半天假去参加臭宝幼儿园家长会。
等待入园的时候看到两架直升机就那么绕着人民广场突突突地飞。大事将至的赶脚。06年做国内项目的时候,海事局的一客户还信誓旦旦地说,国内只有舟山那边有一架直升机,这玩意儿成本太高,买得起养不起,言犹在耳。
家长会没讲几句要紧事儿,大部分时间在给新入园的小小孩儿家长吃定心丸。而我们这种作为混龄管理的大班部分的家长们,跟班主任已经打过了两年交道了,相互知根知底。老师也没显出什么热心和耐心,只是平平淡淡地交待回家后教育孩子作为哥哥姐姐不能欺负弟弟妹妹了事——估计这是预见到大班孩子吃喝拉撒全部自理、是非曲直都能说明白,家长不会再给她甩红包了吧……
本来还要听写需要家长自行采购的教具列表。某小朋友的奶奶直接说:“记不下来,直接发群里吧!”
就散会了。

科普一下我上头都有谁。
我汇报给阿兵哥,阿兵哥汇报给老陈,老陈汇报给老板娘,老板娘汇报给无锡人,无锡人汇报给春桑,春桑汇报给老板(,老板汇报给老板娘)。
周六,部门海边活动。这次活动的时机有点儿微妙。现任部门长即老板娘大人即将淡出根本就没去,老陈还没得到正式的上位命令,恰好名义上那位大头从无锡来大连交流而且要分一部分项目过去,名义上的上级的上级春桑一头雾水啥都不想管……
于是就出现了无人做决定的有趣现象。
到了海边之后就开始烤肉撸串。因为经费有限,连扑克都是我们自备的。六箱啤酒不到半个小时就干光了。以至于客户的胡先生挨桌敬酒的时候我们用的都是空杯。
老陈不愧是当领导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丝毫也不觉得尴尬,就那么悠哉悠哉坐地在我们桌上,12个人三副扑克,大连传统玩法“娘娘(跑得快)”。
还是春桑面子上过不去,以个人名义去小店要了两箱酒,才有了把客户轮倒的弹药。
返回的时候也是同样,司机师傅打电话过来问助理什么时候往回走,一个一个都说随便看大伙,最后还是部门助理MM自己定的时间——司机师傅的电话费花得好不值。
一百多号人就坐在岸边的棚子下吃喝玩,一个下水的都没有——谁知道天津那边会不会飘过来什么。也有人怕海蜇。当然怕海蜇的跟怕水脏的不会是同一批人,因为被毒死的海蜇是蜇不到人的。
我也没下。该出太阳的时候下了两周雨,这个八月底的水温对我来说已经下不去了。
谁叫咱现在跑五人六足都分到老年组,都不能跟妹子只能跟妹子她妈搭档了呢。

周日老婆给臭宝报了个职业体验活动,全程下来4个小时,大人的陪同票30一位。觉得略贵,就跟老婆说去外面逛逛。劳动公园里小时候我一直感兴趣的那片老师和老妈从来不让我进的小树林,被一帮念佛经的大妈们占领了。
路边找个座位坐一会儿,被蚊子咬得受不了,遂跑出公园,去了对面星巴克。
一大杯焦糖什么什么喝着觉得嘴里黏糊糊的,又去隔壁汉堡王要了个七喜,一共49。
起先还挺有负罪感的,转念一想老婆一个罚单够进来这儿四回的,就释然了。

就在那儿坐着无聊的当口,有个戴红领巾的小正太拎着个袋子过来推销:
“叔叔,我这里有一瓶牛奶一瓶酸奶,20块钱。卖的钱用于慈善。叔叔,你喜欢喝酸奶吗?”
“不喜欢。”
小孩儿不依不饶:“叔叔,那你喜欢喝什么啊?”
我就喜欢这种多话的孩子,于是和颜悦色地跟他说:“海蜇。”
小正太立刻就被这个非常规的答案逼暴走了,一边跳脚一边碎碎念:“海蜇不是拌黄瓜的吗,怎么能喝,怎么能喝!”
旁边的女子,不知是他妈还是老师,嘴角直颤,欲言又止的样子,一个劲拿卫生球眼白我。
爱谁谁,真当星巴克里坐着的都是傻逼了?
海蜇本来就可以喝

已有22条评论

  1. 还没有机会参加过孩子们的家长会

    1. 没什么用。耽误时间。估计我姑娘上学以后我也会是这个想法。

  2. 哈哈,喝海蜇~这个不错。

  3. 现在幼儿园的费用超过大学生的费用,赚小孩的钱比赚大学生的钱好赚。

    1. 好在有逆天的公立幼儿园存在。

    1. 不是熊孩子也讨厌。最讨厌道德绑架。

      1. 干得出那事的只能是熊孩子,好孩子才不干!

  4. 没仔细看,开始还以为300RMB的示波器呢!原来是借~

    1. 这邮费真不便宜。

  5. 逼着人家小孩子做红会的工作嘛

    1. 不是红会。不知道是什么鲜奶企业赞助的活动。

  6. 示波器我这里一堆一堆的 可以给你打折哦

    1. 不早说……早说也没用,我不负责采购也不负责批钱,有回扣也不是我的……

  7. 你上头人不少。。。老板娘亮了。

  8. 小孩子天真 你就别欺负人家了~~

    1. 我一共只说了五个字,而且始终如沐春风的,哪里欺负人了.

  9. 文采越来越好了,这么多的事情说起来一点不乱

    1. 不带这么夸人的。我会理解成以前都很乱。

      1. 哈哈,怎么能这么理解呢

  10. 妈的,从小就被你这种叔叔带坏了……

    1. 我一共只说了五个字,怪我咯?

  11. “科普一下我上头都有谁。”……细思极恐!你们那边扑克玩法叫“娘娘?”平时咋说?像俺们直接叫“打娘娘~”细思极恐……话说我是奔着你的配图来的,真心感觉被骗的五体投地了。。。

    1. 我们这边的跑得快类的玩法叫打娘娘,3小2大,带龙不带炸,非常简单的玩法。
      谁规定配图要跟内容有关系了?再说本博名破袜子,所以这张图可以配任何内容啊。

  12. 硬件调试起来,很容易就以为管脚插错(松)了然后鼓捣半天

    1. 倒没有。是已经做好的开发版。我们不做硬件,做驱动。
      倒真有一块版的芯片是坏的,白忙活了一天。

    1. 不是第一次用。不知道配什么图的时候我就把这张请出来。

    1. 追踪动态或静态电压信号。一般用来抓某个时段的动态信号,来判断芯片的工作状态。

  13. 原来是做半导体集成电路的呀。无锡这里产业挺多。

    1. 不是,是做嵌入式的,不负责硬件。这次弄的比较底层,客户要求操作系统以上的都要我们来弄。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