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202

从地铁一期贯通那天开始算,差不多有两个多月没坐202路有轨电车上下班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从1996到2017,除去大学四年及两次比较长时间的出差,差不多有15年的时间,202与我朝夕相伴。

最早乘坐202是在八十年代的小屁孩时代,彼时电车还没有经过改造,噪音大且晃得厉害,车里还有一种特殊的漆包线加热混合黄铜的味道,不难闻也不好闻。
每次去大姨家都要坐。票价7分钱,一般上车都会有人让座。
我总是跪在座位上,看外面的风景。
妈妈总是让我提早一站从座位上下来,下车前用手绢把座椅擦干净。

7分钱的时代如果遭逢雨天,我妈是坚决不会带我坐电车的。她说70年代雨天漏电死过人。

小时候娱乐少,在大姨家住的时候,逢闷热的夏夜家里待不住人,大姨夫就会领着我到楼下溜达。
他往往把我扔在路边自己就跑去跟邻居抽烟唠嗑了,我就坐在电车道旁看那时不时擦出的电火花玩。
电火花呈蓝绿色,有时是“啪”的一瞬,有时如尿不净滴滴答答个没完。这东东其实辐射蛮大,大姨家离电车道100米左右,晚上看电视,遇到画面一扭就知道是过电车了。
02年换车后,电火花就很少见了。

95年的暑假和96年的寒假,因为怕补课被教委抓,所以班主任老肖头把假期补课的地点放在东财校园里。初中生在高校里上课,提前感受氛围。
上学放学都离不开202,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
因为是假期,所以上学放学时间比正常都要宽松一点,尤其放学,少年少女们擦出火花的也不少。
202鉴证了某些人的狗血剧情。不用瞎猜,男一男二女一啥的都轮不到我,我只负责棒打鸳鸯。

高中时期心无牵挂的我们放学的时候总要在车站集合以后结伴走,等一辆两辆甚至十辆八辆的都不叫事儿。
一来二去,同年级常坐车的都认识。五班的光腚哥最能闹,车一开动就随便搂过一个同学(通过校服识别,不论男女,男的居多)大声问:“认不认识我?好现在认识了。喜不喜欢我?”
要是回答喜欢,就拽着人家手说:“今晚跟你回家。”
要是回答不喜欢,就“噗通”跪下,抱住人家腿装哭:“你不爱我了吗?你真的不爱我了吗?我是光腚啊!”
……连乘务员都喜欢看这出戏。
这哥们体育特招,练十项全能的,一般人躲不开。

那时车次很多,202车站也密集,前一辆车还没走就能看见后面车上面的“辫子”。
高二到高三有个时期,早上早早出门,坐一站之后下车换下一辆,上车后跟认识的同学打声招呼后,再下车。
所以那个时候202一共10站,我要下9次车。
我没那么傻缺,这么干当然有目的。直到毕业也没什么人猜到我究竟想要干啥,只是怪咖的名声更盛了。

大概在2002年左右,202从黑石礁延伸到了北河口。车体和轨道都进行了改良,噪音问题得到了很大改善。
车是从机车厂定制的,商标“大连人”。
讲真,这JB玩意儿比日本人的老货差远了——
下雨天轨道内积点儿水,停运;雪天轨道结冰,停运;新线路东财门外供电有问题,经常在那里趴窝;三发电门口有个小坡,同样经常趴窝。
我确实不清楚日式车时代下雨,车能不能过积水,因为那时轨道旁边修的一米多深的排水沟,根本就不积水!
神奇的是,后来三发电拆掉盖了万达广场,趴窝病不药自愈。

刚工作那两年,高新园区这边企业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早上七点以前坐车上班的还没那么挤。偶尔能遇上一个同事小苏,内蒙来的姑娘,年龄比我小半岁,迄今为止我见过唯一的达斡尔族。
起初,遇上了就一块儿等个座聊两句呗。没出三个月就聊出心理阴影了——成天给我介绍女朋友。可我大学时期跟蒙古妹子喝酒喝出心理障碍了,根本不愿意接触。只好成天躲着她走。
小苏本人倒是小巧玲珑的,体重只有我当时的三分之一。

小苏没干多久就离职了,我也养成了不等座的习惯。但我会等一个门边角落的舒服的位置,倚着栏杆站着。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202变得越来越挤,所有人都不傻,不等一辆车的话,适合站的好位置都捞不到。

我的等是守规矩的等,有些人的等是不守规矩的等。
兴工街始发站的站台,两边都有栏杆,宽约一米五,雨棚上面有提示等坐的靠左侧排队。但偏偏有人不守龟腚,站成两排等坐,只给不排队的人留中间的小缝隙过。
我不等坐的时候最喜欢从中间碾压过去,撞得那些在右侧排队的家伙们吃哑巴亏。
也有不哑巴的,10年左右有个50来岁的人,总喜欢站在非法的那一侧,脸冲外屁股朝里倚着栏杆。有人碰到他,嘴里就骂骂咧咧,什么那么大地方就不能侧身没素质之类,浑然不知自己才是违规那个。
有一次,我还没靠近他,他嘴里就已经开始碎碎念:“你们别碰我,都不会侧身吗?”之类。
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不但没侧身,反而沉肩狠狠地给他来了一下。
老家伙就急了:“麻痹的不会侧身啊!”然后就要动手,又看我块头大,色厉内荏状:“你再碰我一下试试?!”
“自己撅个腚,还叫别人侧身,我不好这个!不试!”扬长而去。
我琢磨着自己的急智怎么也值两个鸡腿吧……

有人觉得我毛病多。而我觉得不守规矩的就应该受到惩罚。
还有一种人,投机取巧,装作不等座直接往前走,一直到队伍的最前面才停下往队里钻。
我最喜欢走在这种人后面,等他们要往队里钻的时候突然发力,把TA怼上车。
既然不守规矩,就要有被怼的觉悟。

日子一年一年的过,202变得越来越挤,终于成了西虹市最有名的地狱线路之一,尤其是下班的时候。
我膝盖不好,下班的时候不是终点站,又不敢跟人挤,逢周五有的时候四五十分钟都上不去车。
在车上腾挪辗转找位置,是必备的生存技能。
最痛苦的还不是挤,而是无法动弹的无奈。比如旁边出现一位满身水泥点子的民工大哥啊,比如旁边出现一位满身“海的味道”的钓鱼老爷爷啊,比如旁边出现两位印巴血统的小黑兄弟啊……
我非常非常害怕印巴小哥。我不知道他们的鼻子跟华夏人种有何差异,为啥一个二个都使唤比狐臭还刺激的味道的香水。

有一年早上,车刚开出站台就有人说车上有小偷,把他手机偷了,并且抓了一个人。
司机二话不说直接拉了一车人到星海公园站,因为那里有个派出所。
爽翻了,直接跳了9站啊!
巴不得天天闹小偷。
可惜最近两年来,手机都在手上掐着,兜里揣零钱的人也少了,202虽然更挤了,小偷的故事却仿佛没以前那么盛行了。

爱不爱坐能不能抢都得坐,毕竟是专线的轨道交通,一旦上车了时间就基本能够得到保障。
比其他跑马路的公交和私家车靠谱多了。

地铁的快速便捷把202的情怀灭了个净。
昨天臭宝晚上有课,我下班的时候直接去接,坐202换车比地铁要少走一点路。小农心理爆发,为了省那三块钱,决定再坐一次202。
岂料竟无法忍受它的慢了。
上次如此糟糕的体验,还是2001年秋天开学,从家里的雷鸟1G换成宿舍的K6II350。心脏仿佛变成了一个满电的劲量兔子,一直在梆梆梆梆地敲个不停,嘴里也在无声的碎碎念“妈的怎么又红灯,妈的哪个傻逼又把轨道挡上了,妈的臭宝提前下课了怎么办,妈的哪来的傻逼非从下车门上车瞎耽误功夫……”

两个月而已,202其实本身没有任何变化。变的是我。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没别人快就成了缺点。
如同大多数人从事的职业,即使不犯错误,没有进步也是罪过。
心有牵挂,唯求快捷。年少时的情怀早就随着肚腩的增长呈反比消失了。

可能退休的时候才能再次感受回悠闲的节奏?也许吧,但愿28年后这玩意儿仍旧存在。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已有13条评论

  1. 10个站下9次车是为了什么呢

    1. 因为到终点了,没有第11站可以下。

  2. 电车最后会变成观光线路吧,毕竟本地人没几个有闲工夫慢悠悠的晃。

    1. 稍微有一点点意义,电车站分布比地铁要近一些,某些情况会少走几步路。而且便宜。

  3. 还没见过有轨电车,大多数印象还是电影、电视剧里的样子。

    1. 一点儿也不美好,应该被时代淘汰了。

  4. 享受过地铁的快捷后,公交车的慢、堵,真真是考验耐心

    上下9次车,莫非是追求的“刷满X返*”?

    1. 真不是。
      其实就是不想在家里多待+不想太早到学校。另外是想搜集一下每个班级女生的作息时间,当个掮客赚点零花钱,结果没人来买。

      1. 那么上下车费不是要耗很多?还是西虹市有月卡,次数随便坐?

        1. 20年前是有学生月票的。

  5. 坐公交车会坐出感情的,奇怪的是坐地铁就没这种特别的感觉。

    1. 可能因为没光景看。

  6. 我还是骑马好了。(玩笑)

    1. 不开玩笑,你养不起。

      1. 我家在乡村,并且以前养羊的,不缺草。

        1. 马不出力的时候才吃草,出力的时候必须吃豆子。

  7. 还挺巧来,我们这的202还是多少,似乎也是大辫子的电车

    1. 我们这个电车的编号是70年代的时候定下来的,不知道当时是不是有统一安排。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