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难忘

周记No.526

这周又没有去读朋友们的博客。因为又有人过世了。
这次是我姥姥。

100虚岁,无论怎么算也是喜丧。所以除了我妈之外,几乎没有人悲伤。
即使是我妈,她的情绪也很难用一句悲伤来形容。更多的是一种把大boss打得只剩一层血皮却发现自己弹药空了的沮丧。就是沮丧,她反复念叨的两句话就是:“唉,没过去这个年;就差两个月就100周岁了。”

我也不悲伤。
我也沮丧。
姥姥出殡那天正好是我阳历35周岁生日。亲戚们不知道也就罢了。老爸老妈忙得头拱地,根本忘记了我生日这回事(当然他们记得比较清的是我阴历生日)。无人祝福不算什么,顶着风雪爬山下葬也无所谓,只是陪着老妈那些闻讯而来的朋友鬼扯这事儿实在恶心——本来我就讨厌这种应酬,何况是在生日这种日子。可是老妈哭得死去活来,这帮人除了我又没人认识,只能硬着头皮上。
非不能也,实不愿尔。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当他们在给我庆生了。心情豁然开朗。

老人家不在了,大姨家的表哥表姐以及外甥,估计是最后一次参加家庭聚会了。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无论是舅舅们还是外甥们行动上的温良恭俭让还是嘴上的“家不能散”都显得很滑稽。

姥姥去世的当天,本应该回家守灵的。可是臭宝的舞蹈班所在的音乐学校有场汇报演出。臭宝已经为此练习了近两个月,放弃的话太对不起孩子。心不在焉地看演出。发现学舞蹈的孩子是幸运的。无论学乐器的还是声乐的,只要不是出类拔萃地安排了双人合唱或者双人合奏的,都是在对口型假唱或者滥竽充数。
幸亏没给孩子报声乐。不然小小年纪别的不会先学会假唱,而且是花钱自投罗网。事儿太恶心。

老婆大人银行工作的一贯尿性,31号当天是要干到半夜的。而晚上几个远道回来的哥们儿要一块跨年加给我庆生。即使摆出了双孝在身+不是正日子这样高大上的理由也没躲开。就把孩子姥爷临时叫回了家。
奈何老婆大人洁癖发作,非要我下班先回家给孩子洗头。因为“不能让臭宝头发脏着过新年”。
好吧,把小祖宗头发洗好吹干,把电视节目固定到她最喜欢的跑男跨年。临出门的时候臭宝放声大哭:“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艹,这可咋整?灵光一显,臭宝认识那英啊。
“臭宝,你就看这个台,等那英出场的时候,爸爸就往回走,好不好?”
臭宝答应了。

如你们所见,那英第三个就出场了……

已有13条评论

路过的人
    1. 我还以为她会压轴呢。真失望。不过我姑娘除了她就只认识跑男了,而跑男一定是开场。

      1. 学龄前儿童竟然能认识那大妈,也不枉她在江湖上混那么些年!

        1. 我闺女可是个超级电视儿童,追了两季好声音了。

  1.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节哀顺变,生日快乐。看到的更多的也是生活转捩,往来继续。跑男如此,那英亦如此。

    1. 没怎么哀,也不快乐.日子总要过下去.

  2. 节哀,不过做为经历过这个的人来说,其实就看感情了,我估计你感情也不是很深,哈哈

    1. 确实,我姥姥没带过我,只是听过她讲故事.从我爹妈认识的那年姥姥就一直生病.
      再加上对几个舅舅在赡养问题上有看法,对老人本身倒没啥.

  3. 忘了问了,你是做什么开发的

    1. C/C++.
      最近一年玩驱动,纯C.

  4. 跟我我爸的外公前年去世时差不多的情景

  5. 看起来就是悲喜交加的日子

    1. 没什么悲喜,太忙了.

  6. 100岁,安然去世好过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却病痛的折磨下度过好的许多。

    1. 最后两年基本卧床,也不好过.

    1. 37岁守寡带大6个子女,肾坏死35年,被儿媳妇搞得没有“家”,难说幸福。

  7. 总归还算好,日子有盼头。不知道今年春节晚会上会不会用那英了…

  8. 最近你家丧事有点齐…
    那姐还是蛮吸引人的 唱歌什么的 我现在这个年代的还觉得比现在的歌还好听一些

    1. 世纪末时候的歌确实比现在的好。但是那英吧,唱啥都一股大茬子味儿,不是特别喜欢。

  9. 毕竟9为尊,99更是尊 没有撑到100整,也许是好事

    1. 看着老人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小辈的也难受。这时也算得上是解脱。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