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

老师:请同学们用“老去”造句。
臭宝:我爸爸肚子不太好,老去上厕所。

这篇文字憋了好长时间。虽没具体统计,但一定是跨了年的。
因为我并不喜欢沉重的话题,可有些东西绕不开。生而为人,到了特定的阶段,柴米油盐、生老病死、人前人后,林林总总,你根本就他妈的绕!不!开!

衰退

新年伊始,90后全体跨过18岁大关引发了一场全民狂欢。对于我这个即将奔四的80前来说,这并不是个很合时宜的话题。

都说我的记忆像硬盘,这不准确。
毕竟是模拟时代过来的人,要我自己来比喻,我的记忆应该是一盘录像带,随着岁月的增长,逐渐消退模糊,直至混为一团,空余模糊的轮廓,却不会有坏道那种完全无法读取的情况出现。
20年并不很长,我仍旧记得当年的好多事。狼狈的是,我已经记不清究竟发生在98、97或者是99。
这对于我来说,很痛苦。

倒是有一件事情是确实被记住的。
98年过年之前,化学老师上课的时候为了活跃气氛,讲了个乌龟老虎和马甲的小笑话。过完年回来第一课,徐老师的嘴都快合不上了——她那个笑话被本山大叔在春晚上讲了一遍,也就是说,不管人家承认不承认,我们看来她这儿才是原产地。听了几句追捧之后,她又故作严肃:“好了,上课不说了,个破晚会有什么好看的,除了一首歌还不错以外,剩下都没看头。”
那首歌,指的是王菲和那英的《相约一九九八》。
所以这次没什么好夸耀的,能记得具体是托了人歌名的福。

年轻的时候,对“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说法嗤之以鼻,固执地认为只要不是枯燥的历史政治教材上的车轱辘话,想记总会及得住。
然而如今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不仅需要专门写文档进行专门的记录,还得仔细归类加标签进行管理,在各类软件上设置提醒才能确保不会误事。
什么提笔忘字啊,话在嘴边啊,哥们你好面善啊已是常态。有时某些概念不要说筋骨肉,连皮毛都忘得一干二净,仅存一些趾甲缝里的兹泥儿而已,想去搜索详细资料,都酝酿不出关键字的存在。

况且描述“遗忘”是很尴尬的,因为要是知道忘记了哪些,就不是真的遗忘。

除了记忆上的,身体上的退化要更严重。

元旦几个初中就开始混在一起的老家伙们小聚了一下。天冷,人没到齐的时候体贴的队长让服务员搬两箱啤酒放在了空调底下,嗷嗷吹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开始推杯换盏。
——冰啤酒虽爽,已经不是我们这个年龄在三九天能碰得了的了。
本来都20年以上的交情,知根知底,又没有灌酒的必要,自给自足,到量为止的事儿。可坏就坏在好多人不敬畏马克思大人,不会用发展变化的眼光看问题,38岁的身体岂能跟20年前相提并论,胃是上去了,可肝肾上不去啊……

所以我以前特别不理解我爹,他每次跟战友或者同学喝酒,都是“不和正好,一喝就大”的状态,跟同事就不会。
现在理解了。

落伍

那天的局Andy后到的,她跑去看演唱会了。
五个老男人的圈钱局。齐秦李宗盛王杰吕方张洪量。
本来打算去瞻仰一下活体李宗盛和哑嗓子王杰的,可查时间的时候发现,臭宝第二天期末考试。而这一天老婆大人不休息。
想都没想就放弃了抵抗,去他妈的小李,专心在家里带孩子吧。

但是小李的到来让我想起一首20年前的歌——《最近比较烦》。
1998年,周华健38岁,李宗盛40岁,品冠26岁。
2018年,我38岁,再次品味小李跟华健部分的歌词,句句戮心。

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
家是我最甘心的负担
女儿说六加六结果等于十三
太太每天嫌我回家太晚
女儿太胖 儿子不肯吃饭
我的头发只剩从前的一半
每天的工作排得太满

中年人的悲哀,大约被小李写尽了。

几乎不听新歌,新歌没这种味道。网易云每天给我推的歌里,要么是05年以前的,要么不是中文。
某点小说看不动了,全是老套路。
主机游戏,根本没时间碰,手机游戏,全是垃圾骗钱的。
电视剧,十多年没看了,浪费时间。
也就每周看一两部电影。
要不是陪闺女看了些无脑综艺,85年以后出生的没演过电影的明星,怕是一个都不认识。

什么A站B站C站,不就是视频播放+聊天室么!
什么视频直播,不也就是视频+聊天室么!
什么贴吧,不就是BBS么!
什么小程序,不就是java小游戏么!
什么X乎,不就是个突出装逼属性的Q&A么!
什么XX头条XX新闻,选的东西根本不如rss自助啊!

我其实是个非常喜欢吐槽喜欢抬杠的人。可现在的BBS早已不是当年的玩法,上来就站队扣帽子,既没有逻辑又没有幽默感,这种规则下打嘴仗,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再加上贵国日新月异的敏感词列表和如芒在背的实名制,还是不玩了吧。
20年前我觉得自己是退休后坐在公园里的太阳底下破口大骂针砭时弊的那种型;
现在我觉得自己可能等不到领退休金就已经憋成抑郁症了。

QQ——看不起,
百度——没文化,
微信——太臃肿,
微博——太肤浅,
大众点评——不信任,
手机支付——不安全,
打车软件——缺乏使用场景,
共享单车——在协弃市就是个P,
地图——还没我脑子好使……
似乎要自绝于人民了。
可我真心觉得不用4G的生活模式没什么不好啊。

我特别赞同“人就应该活在自己的时代”的说法。
虽然漫画意甲武侠国摇港片电视游戏之类,当年也是流行文化,没有多高大上,但就让我静静地死在当年里吧。

生离

感谢政府感谢党,我和我周围的人,很少有兄弟姐妹。

所以比起其他年龄层的人,同学和表亲就要更亲近一些。
然而,这些年来,工作以后,尤其是结婚以后,尤尤其是有孩子以后,尤尤尤其是孩子上学周末需要上各种班以后,见个面,坐一下聊个天都是很奢侈的事。

表妹小我三岁,从小玩到大。三年前她换了联通的柜台的工作后,除了每年初一,就只在奶奶的葬礼期间说了几句话。
17年夏天她帮我买个手机,顺便吃了个饭,聊到人家烧烤店打烊,真是攒了好几年的话啊。

同学们也同样,除了那些天各一方的——波士顿的rock,上海的bassara和穆,北京的汤球球和join——在协弃市的各位,也是聚少离多。
3P一年见3次算多的,灯和徐大炮每年最多也就见上一次,队长李子徐二黑哥波波虽然是隔三差五出来喝个酒,这个“三五”往往也得有两三个月。
喝得也不畅快,要么因为家里的孩子和长辈缺席的,要么因为加班晚到或者喝一半去加班的,都是寻常事。

按说搬了家,应该把朋友们叫回来认认门温个锅。
可老婆大人搬完家后就没休过周六周日,这种活动女主人不在家总归是不好。
两年了,不讲究就不讲究吧。

当然我知道很多时候怪我自己,我只喜欢传统的面聊,不喜欢聊电话粥,也不喜欢用IM工具,甚至最近的一年连朋友圈也不刷了。
不联系也好,当给大家省钱了。

高中班群里三个月有人冒一次头,是远在洛杉矶的钢牙,她说过年回来,好久没聚了。
其实我想回,姑娘啊,偶们身在协弃市的各位也一样啊,上次见面还是五年前在你婚礼上呢。

宝宝是我初中和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
我工作的那年,他出了国,先是去了奥地利,然后是德国,后来没了消息。
在过去的15年里我们只在2007年见了一次。我都不知道这样还算不算朋友了,应该是算的吧。
某天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串数字,那是宝宝家的固话号码。
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拨出去。这年头,谁还用固话啊……
那就,这么断了?
还是等他打来吧,我的手机号从毕业之后就没换过,他应该是记得的,吧。

死别

周日,是大表嫂去世10周年的日子。
犹记那时带着古怪心情写博的状态。
侄子喊了我,可因为臭宝有课,去不成。
不应该,但没办法。

几天前Dolores死了。
唏嘘了一下。人家虽然成名已久,可不过大我9岁而已啊。

我奶奶活着的时候,对于不得不扔的老东西,往往会感叹一句:“到寿了~”
而今奶奶,姥姥都走了。大舅、大姑和老姑也不在了。
老婆家那边,丈母娘、二大爷也走了。

小时候,父母双方加起来,远房亲戚就只跟老姨奶一家有少些来往。特不理解,难道父母那代人,只隔了一辈的就不亲了吗?
现在明白了,起初是亲的,但那位唯一的纽带不再了之后,哪怕是仪式性的往来也断了,就逐渐真的不亲了。

就像表妹家的孩子,跟臭宝也是差了三岁,可两人在一块玩的次数一巴掌都数得过来,所以等哪天我们俩中的一个不在了,这亲也就自然断了。

我从小经常被寄存在大姨家,表哥表姐大我好多,却总是哄着我玩。
然而因为在姥姥的赡养问题上产生了龃龉,我被老娘限制跟大姨家人接触,所以很久没见过她了。(人家本来是冲着我的舅舅们去的,而且说的有道理,实在不能理解俺娘为啥要强出头)
去年年底大姨被查出肝癌,虽然做了介入,但能不能过去这个年还得看天。
去家里看望了一次。17年后再次登门,屋里简直一塌糊涂,大姨也瘦得不成样子,还不敢当面哭。
难受。

那些熟悉的歌星影星啊,都是567字头的人,
球星则是678开头都有。
到我60岁的时候,56字头的人该就会陆陆续续地领盒饭了。
所以40岁的经历不过是以后的愈演愈烈的预演。
死着死着,人就习惯了吧。
想要比7字8字开头的活得更久一点儿,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啊!

未来

工作很稳定,可心里知道程序员这活儿干不了多久的,以后该干什么完全不知道。
比工作更闹心的是生活。
不省心的孩子,不省钱的老婆,以及不省油的老娘。
“每天在杀人与不杀之间徘徊”?不不不,年轻人才会那么想。
年届40的男人啊,忍一忍,天就亮了。

天没亮?再忍一天。

我看那前方怎么也看不到岸……

已有25条评论

  1. 老去不可避免,可他妈的我觉得老的太快了!没啥感觉,儿子都快两岁了,虽然他出生时的情景不是历历在目,但这两年莫名其妙的就过去了……我不知道我能活到多少岁,但总有时日不多的感觉,过年、生日、各种节假日,我都想装作不知道。

    1. 对,担心的也是孩子。虽然对父母有些不敬,但是心里想的就是万一到了那时候,孩子该怎么办。

  2. 本来看到你说记不住的时候想吐槽你记性的问题来着。可是看到生离死别之后,反而还是沉默了。 = =、说句实话,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老师,让我们学会了很多,然而到最后,我们全部被他教死了。

    1. 说记性不好的参照物是自己。我觉得自己的记性还是能战胜全国78%的同龄人的。

  3. 你这是生活过的多压抑啊,居然能说出来那么多的事情,现在这个岁数真要是想坐下痛痛快快的聊一下也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1. 压抑是常态,说出来好受一点。

  4. 三十岁以前留着以后回忆吧,三十岁后的不都写博客了嘛!记性不好,控制欲强,可不就又建个站了嘛!
    近来与我同一个曾祖的近房姐姐得癌症去世了,我工作生活里忙得连追忆的空闲都没有。慢慢都习惯了死亡了。
    面对未来吧,自寻出路,自受甘苦。向死而生,老而弥坚。以此共勉。对了,程序员可以去教书的吧!

    1. 25岁以后就都写博客了。记不起来的大多是工作上的事情。
      教书也得有人要才行啊。我不是热门的前端程序员,C语言虽然经典,可并不受追捧哦。

  5. 不知不觉,我已经是奔四的人了

  6. 还是博客上发牢骚最解气。微信太憋屈。尤其公众号大号前几天的打撕原创的架,不就是当年博客原创不原创。。感觉越来越退步的节奏。

    1. 公众号什么的完全不关心。
      腾讯出的东西我都不关心,从OICQ时代开始,对抄袭者与生俱来的鄙视。

  7. 生老病死,自然之法,不要想太多。

  8. 赡养和争遗产的问题导致不合全国各地都适用啊
    本来周末一大早心情不错,读完这篇牢骚尤其是最后一段,负能量剧增

    1. 赡养问题,我姥姥家这边真不是谁出钱的问题,而是都出钱了,有人不想出力的问题。我妈这个出力的站队站得莫名其妙。
      我觉得现在的苦恼都是年轻时候优柔寡断的恶果。报应不爽,怨不得别人。

    1. 很久没关注那玩意儿了,纯属巧合。怎么不说他们像我?

  9. 来瓶二锅头

  10. 人总会老去,然后在老去的过程中不断领悟,领悟到最后顿然觉醒: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11. 赡养和遗产一直是个大问题,兄弟姐妹不合都是因此而来,主要上一辈在思考能力足够的时候没有好好安排好财产问题。

    就是父母年纪大身体差,所以母亲一直跟我们提二胎的事我都不同意,一个都足够折腾的了。

  12. 这文章我来回看了两次!且行且珍惜!

  13. 我现在基本就是一喝就大的状态

    现在和别人说BBS这三个字,估计都没人知道是啥

    1. 你也玩过?玩的啥bbs?

  14. 《最近比较烦》这首歌我也印象深刻,虽然听歌的时候并不太能体会其中的无奈和自嘲,但里面唱的“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还是给小时候的我很大压力,总害怕我父母突然就赚不到钱了,然后我们全家露宿街头。。。

  15. 过了三十才知道,时间过得飞快..这每天都是做重复的事情,但却又很充实。

    1.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生命一天一天的消失.

  16. 负能量小多,管他呢,过完今天,明天再来考虑。你也算是超过30岁的老程序员了。棒棒哒
    你女儿也是厉害了~~

    1. 是超过35岁的老程序员.

  17. “不省心的孩子,不省钱的老婆”这个说出了多少男人的心声啊。以前的时候总觉得日子过得特别慢,现在嘛,总觉得时间走得特别快,眨眼睛,一天一周一月一年就过去了。到了现在才体会到光阴的重要性和不可逆,所以还是好好珍惜眼前,活好每一天吧。

  18. 岁数大了就老去想这些事儿
    闹心
    联动了今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中产男子的岳父因患感冒 在大医院之间折腾的死去活来 倾家荡产 并且凄惨死去的故事的我的心情…

    1. 说起来我的一死党,12月份的时候陪他老丈人去洗了个澡,出来后老头儿直接送医院了,不久之后挂了。
      那哥们现在心理压力老大了。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