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姑的一些回忆

之前@阿钧写了一篇怀念十年前汶川地震的文章。看到后我立刻就回忆起了2008年5月12号所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那是无比屈辱的一天。

一切还得从之前一天——5月11号说起。那天我老姑从待了三天的ICU(重症监护室)里出来了,二姑坚决不让老姑再回家(原因后述),非要让哥哥嫂子给找个地方安排。我妈实在没办法,求到了我老丈人头上。老丈人一个朋友是开敬老院的,借着面子把人拉过去了。

12号一早人家打电话过来,嫌味道太大,高低不让住了。我妈只好联系车,给拉到一个康复医院。
那家康复医院一开始说得好好的,只要有口气在的都收,结果人一拉去就不干了,同样说这味道太大,白天还能在走廊里放一放,天黑必须抬走。
太平间旁边的走廊也是走廊。
我妈没办法,把我叫到医院,我们娘俩一下午就在各种打电话托关系。
外面下着小雨。

老姑有点幡然醒悟的意思,躺着不能动弹,只是哭,我们娘俩也不好跟她发脾气。
只有我们娘俩——
我大爷从老姑送去抢救就一直在装死;大姑已经气得精神病发打人毁物被关起来了;我爹跑去做脚趾手术,根本不能下地;二姑在家里怄气。

没什么进展。我跟我妈俩也抬不动,我只好把(二姑家的)表妹打电话叫了过来,死气白咧回老丈人的朋友那儿再碰碰运气。
人家死活不答应,而且理由很充分:味道太大,把人家的老头老太太都给吓着了。我妈想再给二姑打电话问能不能拉回家,当时表妹就翻脸了:“你们当大的不能老欺负我们老实!”,一屁股坐马路边上就开始嚎……人家跟老丈人也确实是很铁的关系,非常无奈地同意再在走廊里放一宿。

晚上9点多,回到老丈人家(丈母娘丧期中,回去陪老头),老头倒没说什么,我老婆把我好一顿劈头盖脸,大概意思就是你们家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刚结婚就透支我老丈人的信用)……
宝宝心里苦啊,憋屈劲儿别提了,一宿没睡。
这一天下来,我妈中午晚上都没吃饭,我也没吃晚饭,只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一人喝了一瓶可乐。
饿又累,闻了一天臭气,光叫救护车的钱就花了2000多,,还tm遭遇各路白眼,受各种埋怨。
谁还有心思关心什么劳什子地震的事。

13号到单位了才知道地震有多么严重。不过,千里之外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家里的事情重要。
好在我妈又死皮赖脸地托到了一个关系,13号下午我又请了半天假,跟我妈把我老姑拉到了一个临终关怀中心之类的地方,算是把事情给应付了过去。

没过几天老姑就去世了。
也没什么葬礼,出殡那天到场的只有我们娘俩和二姑一家三口。具体的日子完全记不住,横竖就是5月20号左右吧。到现在整10年。

我爸兄弟姐妹5个,老姑是最小的一个,64年冬天出生,再上边最年轻的二姑也大了她8岁。15岁不到的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所以她的一生充分演绎了一个叛逆期没人管的孩子野蛮生长,长大以后会是个什么鬼样子。
老姑这个人,其实之前写过她的一件事,除了神经分裂的奶奶,家里所有人都被她得罪了个遍,也就一直对我和我妹不错了。
西虹市方言里,形容这种人有个特别好的词:主囊。

关于家族之耻,真没什么好事儿可讲,就说说她是怎么把全家人挨个得罪个遍的吧。

先是我大爷。必须要说,我大爷不是个担事儿的人,找他打麻将喝酒聊天没任何问题,一旦要商量点正事儿,立刻开始打官腔,“再考虑考虑,再商量商量”之类。即使是这样,后期他对老姑基本上不闻不问还是很过分的,后来我才知道原因。
原来我大爷的找的第一个对象,是奶奶家邻居,都挺熟的。还没怎么样呢,老姑就跑去跟人借钱。第一次借的少,人家给了,第二次借20块钱,人家不乐意了,告诉了我大爷,我大爷就揍了老姑一顿。老姑怀恨在心,跑去跟我爷爷告黑状,硬是给搅黄了……
以我堂姐的年龄推断,这事儿最晚也发生在75年,那时候老姑才10岁,亏她有这个本事!

然后是我爸。
80年代初,爷爷去世了,奶奶神经分裂,上头四个哥哥姐姐除了二姑招了女婿以外,都结婚出去了,二姑还管不了她。
老姑把初中混完,成天在家里无所事事,在街上瞎混,坑蒙拐骗的。
那阵不是严打嘛,大姑非常担心,就要我大爷跟我爸想办法,给老姑安排个工作。按当时的惯例,爷爷不在了,应该由我大爷的单位负责解决工作。而且我大爷在万人大厂,工资稳定,福利也是嗷嗷的好。但我大爷记仇,就是装死。
没办法,大哥不行只能找二哥。我爸托关系把老姑安排到了他厂子下属的一个饭店工作。我爸单位要小得多了,鼎盛时期也就200来号人。那时候还没有三产的提法,那个破饭店就是为了安排厂里各种家属而开的,为了解决社会上的盲流问题嘛!对了,我老姑这个年龄,跟文革迫害完全没关系的,想要学的话上完高中或者中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反正饭店里的都是些智商欠费的家伙。老姑忽悠他们,说自己有关系,能买到议价粮议价油。骗了接近10个人吧,好在第二个受害者的大哥跟我爸关系很好,发现事儿不对直接找到了我爸。我爸发现得还算及时,押着老姑挨个登门道歉,把钱给人退了回去。钱的损失还不算太大,骗来的钱老姑只花了一小部分买猪头肉吃了,我爸大概往里填了40块钱(约两个月工资),外加请厂子保卫科的几个叔叔喝酒平事儿;但我爹的人可算是丢大了,以至于不得不主动要求借调到公安局,离开厂子,让事情冷却下来。
算起来,我爹68年下乡,72年当兵,回家的时候已经是76年了,跟老姑是最不亲近的,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再说说我大表姐。
大表姐是大姑的女儿,只比老姑小四岁,她们俩是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
事儿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跟我也有关系。事情发生在我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跟老姑不一样,大表姐虽说学习也不好吧,但不惹祸,规规矩矩地中专毕业,分配到涉外的南山宾馆工作。
80年代的日本鬼子还有送小费的习惯,有个鬼子送给表姐一块正版的迪士尼米奇电子表。
表姐回奶奶家的时候,把表送给了表妹。表妹那时候才4岁,二姑怕弄坏了,就给收了起来,长大再戴。
结果老姑不知道怎么想的,把表给偷了出来,巴巴送到我家,说是大表姐看我上小学了,特意送给我的。
给我就戴着呗,88年除夕,戴着表回奶奶家过年,我妹看着表就哭了——二姑父之前以为表被她玩丢了,一顿好打。
找老姑来对峙,她死不承认,非说表是表姐放在家里,不是给表妹,而是说好了要给我的。二姑当时就气得不行,但大过年的也不好跟她一般见识。
第二天,大姑一家也回来了,大表姐一脸问号:“我以为大致是小男孩,根本就没想着给她,就是留给静静的啊!”大姑夫面子过不去,把表姐好一顿训,说她光想着妹妹不想着弟弟……
多年以后,表姐还说起这事儿,说起因不过是当时老姑一看到表,就说她有认识人,能把表卖出好价钱,可表姐觉得挺稀罕的,没答应……

二姑父是最冤的。
那时候奶奶、二姑一家三口、老姑都是住在爷爷厂子的家属大院里。大院没有自来水,每天晚上的时候集中供水,每家都得去挑水。
二姑父当时的工作三班倒,休息和白班的时候挑水,二班和三班的时候时间来不及,就用之前留下的水。反正家里缸够大。
那天姑父三班,也就是夜班。白天的时候老姑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要洗澡。这就意味着姑父得在上夜班前先去把水给挑了,要么上班迟到,要么全家没水喝。
姑父没搭理她,躲在屋里睡觉。
当天晚上,姑父上班去了,二姑下班回家。老姑就跟二姑告状,说姑父偷看她洗澡。
二姑直肠子,跟姑父吵架,吵了一个来月。
好在那是暑假期间,我跟表妹白天都在家,大姑和老爹调查的时候,我们两个目击证人都能作证,那天白天老姑根本没洗澡。
从那以后,二姑父没跟老姑说过一句话。

剩下大姑二姑和我妈,都挺苦大仇深的,按时间顺序来吧。
01年,老姑在社会上跟人合伙玩仙人跳,事败被抓住了。
也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还是在局子里被吓的,非要承认自己是组织策划的。
本来事儿就不大,要是家里使点儿钱,就给弄出来了。但是几个哥哥姐姐觉得鉴于她之前的斑斑劣迹,进去教育一下也好。就没管。婆家更是迫不及待办了离婚手续。
老姑被送到沈阳的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两年。家里对外都宣称是因为法X功被抓的。
之前老姑下岗清算,有两万多块钱在大姑手上。大姑怕她乱花,一直没敢给她。这次正好用这笔钱。
老姑进去刚一年,大姑那边受不了了——劳教所三天两头打电话,叫给充钱,老姑自己的钱已经花光了,大姑还往里贴了不少。算下来,蹲个笆篱子每个月要花2500块,我上大学一个月才500啊!
不给钱又怕老姑受欺负。于是大姑又让我妈想办法,把老姑给捞出来。
老妈发动了她在沈阳所有的关系,终于在03年过年前用保外就医的办法把她弄出来了。
经过我妈的实地考察,在现在的体制下,老姑这种人根本吃不到苦——劳教所吃的是不好,但是可以花钱买啊!一根火腿肠10块钱,一个黄瓜猪头肉30,还可以挂账!干活也可以不用去,交罚款就行。老姑每个月2500的开销,就是这么来的。
老姑一点儿也不思悔改,还是整天在外面瞎混,而且自己有多少钱完全没个B数,成天去找大姑要“自己的钱”,理由还冠冕堂皇——要去看孩子。
大姑终于气得一病不起,20多年没犯的神经分裂症彻底复发。
P.S:老姑家的那个94年的小弟也是个小白眼狼,表妹给他打电话,说你妈明天出殡,他直接把电话挂了。

03年闹非典,市面上找保姆困难。我妈觉得老姑在家待着不是个事儿,正好去给我姥姥当保姆。都是亲戚知根知底,还能给小姑子弄点零用钱花,省得老姑在家跟二姑老打仗,一举多得。
征求我爸和我的意见的时候,我们俩都表示不同意,但我妈还是一意孤行地干了。
到了5月份,有一天我妈上午10点回去看我姥,发现老姑并不在家。我姥姥说她出去办点事儿,一会回来。
我妈就发狠一直等,等到了晚上8点才见人影。
当场质问,老姑辩解说:“大娘说她能自己吃饭。”
我妈气得七窍生烟,要是能自己弄饭还找你干什么!!
第二天,我妈就带着我把老姑的行李铺盖全扔回了奶奶家,跟家里的三个姑姑一顿吵吵——对,二姑和大姑被老姑的语言迷惑,竟然枪口一致指向了我妈!
我妈勃然变色,当场表示:“以后你们姊妹三个的事儿,我一概不管!”从那年开始,我妈过年就没回去过。
还有两个插曲。其一是我爸知道这事儿之后,也跟我妈打得不可开交——他觉得我们娘俩处理奶奶家相关的事情的时候,不应该把他绕过去。可我妈当时已经上头了,哪还顾得上那些!
另外一个是大姑父遭受了无妄之灾,当面对峙的时候,老姑乱咬,非说我姥姥在家里骂我大姑父。好在大姑父心里明镜似的——俩人根本没照过面,一个85岁老太太骂他图啥?

二姑是最吃亏的。
老姑结婚以前,就天天跟二姑在家打仗。二姑嘴笨,大姑处理的时候各打50大板的话,十之九点五都是二姑受伤。
老姑从沈阳被放回来,头几年还好,06年开始,本来是保外托辞的股骨头坏死和糖尿病就真的成了大病。
可以说老姑这人一点儿科学常识都没有,哥哥姐姐跟她说,你糖尿病不能吃那么多大米饭,不能没事就吃饼干,不能喝可乐,不听。
逢年过节,二姑好心跟哥哥姐姐说别让她吃了,想劝劝她,当面答应得好好的,转身就骂二姑告黑状。毕竟三个大的也没住一起,受伤的还是二姑。
二姑06年退休了,厂里返聘她回去干了一年,第二年没法干了,因为老姑已经卧床起不来,需要人照顾了。
糖尿病还天天喝可乐,那威力~
一年里,老姑被半夜拉去抢救两回。
开头还好,08年开始老姑糖尿病足引起溃烂,两只脚烂得不像样子,还散发恶臭。老大装死,大姑被关,我妈由于之前的事件发誓不上门,而且在忙活我结婚的事,所以所有的重担都落到了二姑身上。
床前床后,接屎喂饭,上药擦身,都是二姑在照顾。
二姑本来就胆小,加上气味实在太恶心,二姑经常打电话给我爸哭。
就这样,老姑嘴还不老实,天天骂,说自己不能走是二姑害的。
这才有了老姑最后一次被拉上医院,二姑坚决不同意她再回家的事。
也正是客观上对二姑有亏欠,我妈豁出去不要脸了也得把老姑给安置了。

一晃就是10年。
前两天给我爸打电话,问他记不记得老姑忌日到底是哪天,他直接说:“那谁记得住。”
“要不要去坟上看看,毕竟是整年。”
老爸沉默了很久,说,还是算了吧。

已有13条评论

路过的人
  1. 唉,真是个大坑。为什么有人活成了这种样子。

    1. 没人管且饿不着呗.

  2. 真尼玛不作不会死啊……
    哪家都有奇葩,这位老姑是我见过最奇葩的

    1. 双商极低的表现型人格。

  3. 不作死就不那么快死。这老姑完全就是一奇葩,自找

    1. 对啊,全家都看不上眼的存在。

    2. 我们这儿有句土话,专门形容这种人的:又熊又不老实。

  4. 你老姑故事挺多,也怪她自己太折腾了,落得个这么下场。
    既然她是最小的一个,按习惯应该叫小姑或者幺姑吧,你们怎么叫老姑?

    1. 山东习惯,晚辈管长辈喊“小”不尊重,要换成“老”。

      1. 我其实也有这样的疑惑,已经看到答案

  5. 七大姑八大姨的,我都搞不清楚了。好多称呼和我这里的差别太大

    1. 都发生在我奶奶家,没我姨什么事啊。

  6. 看开头还想来句“患难见真情”,读到后面这他妈的什么玩意。
    你家族也真是体现了一般东北家庭特色了,“打麻将喝酒聊天没任何问题,一旦要商量点正事儿,立刻开始打官腔”。一堆大老爷们,没一个能拍板干活利索的,最后都搞得后患无穷。

    1. 主要因为我奶奶不能主事儿,各家本来都是先考虑自己,更何况是一个拖后腿的小妹。
      不过要是我奶奶神智清醒,我大妈、大姑和我妈能先打个头破血流。
      男人本身在自己的小家就不掌权(钱),大家想挺直腰杆也难。

        1. 主要是妈宝男嘛,我奶奶不能管,所以家就没人管,都是各顾各的。

  7. 你这个家族情让我想到了我家啊~😂

  8.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摊上这么个亲戚这辈子也是够了,我要是你老婆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肯定不跟你结婚。

    1. 带我老婆回奶奶家的时候,她已经卧床了。

    1. 每家都有矛盾,但我奶奶家因为有这么个事儿精,所以矛盾都集中了。

  9. 家家都有个奇葩老姑,唉。

答对问题,留言框就会出现

我尊重并感谢每位用心的读者。
如果对本文无感,请不要浪费时间,毫不犹豫地点叉关闭,
因为我是否会在贵站留言,只取决于您的文章内容和订阅通道的畅通。

你好,新朋友。留言前请先填写昵称邮箱